对中美贸易失衡及其就业影响的测度与分析

隆国强(研究员) ① 王伶俐②

Intertrade - - 中国经贸 -

编者按: 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以来, 中美贸易冲突频繁, 呈不断升级态势。 美国普遍认为中美贸易失衡导致美国失业率居高不下, 而保障充分就业是美国政府的执政基础和美国民众的核心诉求。 中美贸易逆差果真如此巨大? 贸易失衡对美国就业的影响果真如此显著? 本文首先明确指出美国官方现有统计核算方法不科学、 不全面, 不能准确反映中美贸易逆差真实情况; 然后综合考虑香港转口贸易、 全球价值链增值和服务贸易三大关键因素对中美贸易逆差测算的影响, 重新测度中美贸易逆差实际值, 有力地证明了现行统计方法夸大了中美贸易失衡数额; 在此基础上, 进一步证明中美贸易失衡对美国就业影响被夸大, 指出与贸易失衡带来的潜在就业损失相比, 中美贸易给美国带来更多的就业机会。 文章准确把握中美贸易摩擦的根源, 通过引入科学测算方法, 有力地证明了中美贸易失衡及其就业影响被夸大, 进一步论证了中美经贸关系本质上是互利共赢的。 本文对当前妥善化解中美贸易冲突, 促进双边经贸关系健康发展具有很强的指导意义。 美贸易不平衡问题是影响双中边经贸关系的基础性问题,贸易摩擦、 汇率问题等皆源于此。近日, 美国以中美贸易不平衡为理“301 条款” 调查,由启动 再次威胁到双边经贸关系的稳定发展。 中美关于双边贸易的统计数据差别巨大, 影响双方对这一问题的认识。准确测度双边贸易差额及其影响,有利于双方理性开展对话, 增进互信, 相向而行。

一、 全面认识与测度中美贸易平衡问题的三个视角

中美两国对双边贸易统计差距巨大。 美方统计, 2016 年对华货3470 亿美元,物贸易逆差 中方统2507计的双边货物贸易差额为 亿美元, 相差近千亿美元。 造成这种差别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要全面准确理解双边贸易平衡问题, 需要三个视角。 第一, 要剔除香港转口贸易造成的误差。 中美货物贸易双边统计之所以出现巨额差别, 除了两国贸易统计由于计价原因导致的不同外, 一个更为重要的原因是香港在中美贸易中的转口作用。 中美两国, “原在统计货物进口时 均根据产地规则”, 将经香港转口的进口一并统计到对方进口, 但在统计出口时, 并未把出口到香港并最终转口到对方市场的出口额统计在对美或对华出口额中, 而是统计为对香港出口额。 按美方统计, 2016

年349 亿美元,美对香港出口额为 香

9 大出口市场,港是其第 但当年自

74 亿美元,港进口额 香港只是美

35 位的进口来源地。国第 由于香港长期作为中国外贸的重要中转门户, 2016 年香港对内地的转口贸2708 亿美元。易额高达 如果不将香港转口因素纳入考虑, 必然会导致中美双边货物贸易统计出现较大差别。 第二, 要从全球价值链的角度认识双边贸易的真实增值。 随着经济全球化不断深化, 全球价值链已经成为影响国际贸易统计的重要因素。 中美均是全球生产价值链上的重要经济体, 其出口中均包含大量来自其他经济体的转移价值。 中国对美出口商品中, 大量包括来自日本、 韩国、 中国台湾等的中间投入品, 甚至包括源自美国的中间投入品, 如对美出口的电子产品中往往有源自美国的芯片。 不仅加工贸易方式下的出口含有大量国际转移价值, 一般贸易方式中也含有国际转移价值。 同样, 美国对华出口中也含有国际转移价值。 由于中国总体上处于国际分工价值链的下游, 而美国总体上处于国际分工的上游,中国出口商品中所含国际转移价值的比重明显高于美国。 必须看到,当前的国际贸易统计方法已经明显落后于全球生产价值链发展的现实, 如果不将由此导致的国际转移

价值纳入分析, 而是直接用海关统计数据来分析两国贸易关系, 就不能真正体现两国的贸易增值与受益情况。 所以, 分析中美贸易关系必须从全球价值链的角度来认识双边贸易的真实增值。

第三, 要把服务贸易与货物贸易统筹考虑。 近几十年来, 国际服务贸易增长速度总体高于货物贸易, 服务贸易占国际贸易的比重越来越高。 双边贸易关系如果只关注货物贸易而忽视服务贸易, 是不全面的, 而且遗漏会越来越大。 中美比较优势不同, 导致两国货物贸易与服务贸易的情形迥异。 美国一直是服务贸易世界第一大国, 且对华连年保持巨额服务贸易顺差。 中国则在货物贸易上对美存在巨额顺差。 美方多年来只强调货物贸易对华逆差而不提服务贸易顺差, 夸大了双边贸易失衡程度。 因此, 理解中美贸易关系必须将货物贸易与服务贸易统筹纳入考虑。

二、 对中美贸易数据的再测算

为了全面准确地理解中美双边贸易关系, 必须对现有贸易统计数据进行测算与修正。 按照前述三个视角, 进行如下再测算。第一, 剔除香港中转及价格因素的影响。 2016 年, 美方统计当4628 亿美元,年美国自华进口 对1158 亿美元。华出口 中方统计当3851 亿美元,年中国对美出口 自1344 亿美元。美进口 由于两国均按原产地规则将经香港进口的对方产货物作为自对方进口, 因此, 为了剔除香港中转贸易导致的误差,可以使用中美两国的进口统计作为双边贸易数额, 2016

即 年中国对美 4628 亿美元, 1344出口 自美进口 亿美元, 中国对美货物贸易顺差为3284 亿美元。 由于两国海关进口统计均使用进口到岸价, 这一方法也消除了两国货物贸易统计中离岸价格与到岸价格差异的影响。第二, 从全球价值链视角测度双边货物贸易中的本国增值。 中美双边货物贸易出口中均含有自第三国或对方国家的转移价值, 不同产品、 不同贸易方式中转移价值占比, 需要进行专门测算。是不同的

“中国全球价值链课题组” 用两国投入产出表和海关统计数据对双边货物贸易的本地增加值进行了核算, 2017 6

据其 年 月发布的研究成果, 中国对美出口额中本地增值64 6% ,

率为 美国对华出口额中81 4%。 据此计算,本地增值率为

2016 年中国对美货物出口本地增2990 亿美元,加值为 美国对华货1094 亿美元。物出口本地增加值为

因此, 2016 年中美货物贸易增加1896 亿美元。 由此观之,值差额为

( 3470美方统计的货物贸易差额亿美元) 比中美双边货物贸易真1574 亿美元,正的增加值差额高出

83 2%。高估幅度达到

第三, 中美双边服务贸易。 国际服务贸易以四种方式作为统计范围, 即跨境提供、 跨境消费、 商业存在和自然人移动。 商业存在方式产生的服务贸易需要通过附属机构( FATS) ,

销售统计 另三种方式产生的服务贸易统计体现在国际收支( BOP) 统计中。 应该看到, 以商业存在方式实现的服务出口, 出口国企业取得利润, 但就业与增加值主要是在东道国产生的, 因此, 商业存在方式的服务出口与另三种方 式的服务出口对出口国而言,是不一样的, 不应混为一谈。

BOP 统计。中美双边服务贸易

, 2016

据美方统计 年美中服务进696 亿美元, 其中,出口额为 美对535 亿美元,华服务出口 自华服务161 , 374

进口 亿美元 顺差 亿美元。 , 2016 年,据中方统计 中美1181 亿美元,双边服务贸易总计

556 9美对华服务贸易顺差为 亿美元。 统计结果的不同, 源于双方统计方法、 抽样调查对象的差异, 难以判断哪边统计更准确, 需要双方就统计方法开展交流合作。

FATS 统计, 2014据美方 年美549 2国附属机构在华销售收入为亿美元, 中国在美服务机构销售收48 3 亿美元, (

入为 差额 相当于美国顺差) 500 9 。亿美元 目前2016 FATS 数据尚未公布,年 假定美国在中国内地投资的附属服务机构的销售收入平均增长率与中国服务业增加值增长率同步, 保守估计2016 年美国附属机构在中国内地612 亿美元。的销售收入为 据此估算, 2016 年美国对中国服务贸易FTAS “”统计销售的 顺差额 在550 亿美元左右。

此外, 美国很多金融、 保险、物流等服务企业在香港设立分支机构, 通过香港附属机构实现对内地。 2016

的服务出口 年中国内地自879 2 亿美元,香港进口服务高达

10% ,如果美资机构占到 则美在80港机构对内地服务出口也达 亿美元左右。综合上述分析, 美在华附属机(包括在内地和香港)构 对华服(FATS) “顺差总额”务销售 应600 亿美元以上。

在 意义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