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采取灵活措施避免中美贸易战的全面爆发

Intertrade - - 中国经贸 - 蓝庆新(教授) 赵乐祥

日, 中美经贸冲突不断升近

温, 301美方在公布 调查报600告以及宣布对中国约 亿美元的商品增加关税之后, 又准备对总值1000 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对华贸易战态势显现。 针锋相对, 600中国也对美国约 亿美元的商品25% 关税,加征 中美贸易战之势似乎不可避免。 然而, 在笔者看来, 中美之间贸易冲突升级是伴随着中国经济实力提升, 中美两国进入大国博弈的体现。 考虑到现阶段中国综合国力、 科研水平和人均居民收入等要素仍与美国有不小差距, 中国应增强自身定力, 不能处处示强, 要灵活处理中美经贸矛盾, 加强对美沟通, 避免中美全面贸易战的爆发, 继续深化巩固改革,开放四十年的成果 争取开放发展、 发达富强的时间和空间。

一、 美国挑起贸易冲突的内因

此次美国对华贸易战, 直接缘起是美中之间存在的巨额贸易逆差, 是美国政府为了维护本国经济利益而采取的贸易保护行为。 但这只是表面现象, 因为美中贸易逆差的态势已经持续多年。 此次贸易战的深刻原因在于以下两点:一是美国主流民意对政府的影响。 近年来, 美国主流民意对中美贸易存在着诸多不满, 许多人尤其是蓝领工人认为美中贸易逆差、 中 国商品对美大量出口是导致美国相关产业衰退、 失业增加的重要原因, 认为美国在全球化中受损, 而中国大大得利, 因此必须对美国产业进行保护, 在国际上实施贸易保护主义, 对华进行贸易制裁。 美国民间主流观点把全球化与美国利益对立, 把中美贸易与美国利益对立, 这种民意是特朗普能够大选获胜的重要基础。 特朗普政府要履行,

大选承诺 必须适应这种民意要求, 尤其是美国中期选举将近, 政府更需要民众支持率的提升。 其实特朗普政府对华贸易战一定程度上也起到了提升支持率的效果, 据美(CNN) 3国有线电视新闻网 月下旬展现的与独立民调机构合作的最新成果, 2018特朗普的支持率自 年2 7 个百分点,月以来已整体上涨这一期间正是中美贸易摩擦紧张的时间段。二是美国政府对中国崛起的担忧与遏制。 美国是世界头号强国,随着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国家崛起,其国际地位下降, 直接体现在其在世界经济领域中的地位下降。 当前GDP 2001美国 在全球比重已经从

32 4% 10 个百分点,年的 降了近

同时, 美国贸易、 投资、 美元等国际地位都不同程度下降。 而同期中GDP 4 2% 10

国 则从 上升了 余个百分点, 贸易投资地位不断上升,人民币国际化不断推进。 中国提出 “一带一路” 倡议,的 以其丰富的内涵和不断推进的务实合作, 引发了全世界的关注和诸多国家的积极响应。 中国日益走到国际舞台中间, 在国际治理体系中占据重要位置。 “一带一路”尤其是 连接欧亚大陆, 代表了世界治理体系中陆权时代的恢复, 直接冲击了全球资本主义推动的海权时代治理模式,引发了当今作为海权时代代表的美国担忧, 从经贸科技领域遏制中国成为维护其全球地位的先导性政策。 如美国此次对华贸易战也根据2017 8

年 月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301

启动的对华 条款调查做出的裁决, 在对华进行贸易加征关税的同时, 主要集中在通信、 新能源汽车、 机械设备、 航空航天等高科技领域, 并对这些行业的跨境并购进行阻碍。 这些征税领域主要涉及了“2025 ” 所支持的行业,中国制造并非传统的劳动密集型产业。 由此可见, 美国发动贸易争端的动因并非仅限于扭转中美贸易逆差, 隐含着对我国崛起的全面遏制。

二、 中美贸易战会对中方造成较大损失

中美贸易战一旦全面爆发, 势必给两国带来损失。 对中国而言,尽管近年来发展迅速, 但从经济发展水平、 技术创新能力、 市场完善程度、 政治军事力量、 国际影响力

方面而言 中美仍存在着不小差距, 与美国开展全面贸易战, 中方必然会有较大损失。从中美贸易利益来看, 中国产品对美国市场的依赖度远高于美国对华贸易依赖度。 美国是中国出口的最大贸易伙伴国, 也是中国最大的贸易逆差来源国, 2017

仅 年中2 91 万亿元,国对美出口 自美进1 04 ,

口 万亿元 对美贸易顺差1 87 万亿元, 而美方统计要比中20% 以上,方高 这里包括统计差异、 转口贸易、 服务贸易等方面的差异。 但毋庸置疑, 美中贸易巨额逆差是不争的事实。 如果贸易战打响, 对美贸易持续受阻会影响我国出口企业的利益, 降低出口企业的发展能力, 影响就业, 进而制约国内经济发展。从创新利益来讲, 美国是创新大国, 技术水平先进。 此次贸易冲突, 与中国的反制清单集中在对美农产品不同, 美国征税领域主要集中在中国具有行业竞争力和发展前景好的高科技产品, 加之对中国高新技术企业在美国投资进行限制,这无疑会影响到中国企业吸收国外先进技术开展创新。从投资利益来讲, 由于美国的经济地位和美元在全球的霸权地位, 中美贸易战爆发可能导致在华资本投资预期收益下降, 造成资本外流, 同时外商也会出于风险考虑减少对华投资, 从而降低了外资技术外溢效应和对中国经济增长驱动效应。从开放利益来讲, 中美贸易战有可能引发其他发达国家和新兴经济体国家的对华贸易保护。 欧盟、日本、 加拿大、 澳大利亚等发达国 家可能会追随美国采取类似的政策, 如印度、 阿根廷、 土耳其等新兴国家也可能采取相应措施, 从而引发羊群效应: 它们一方面担心中国产品在美国市场受阻后会涌向自己国家, 另一方面也对中国的发展存在担忧, 对中国技术转让政策存在不满。 从近年趋势来看, 我国与欧盟、 印度等贸易对象贸易摩擦持续不断, 一旦中美贸易战全面爆发, 这些国家可能对我国进行利益要挟。 如果中美贸易战演化为整个西方的集体行动, 同时带动与我国处于工业化竞争态势的新兴经济体大国行动, 无疑会对中国开放经济发展环境造成冲击, 阻碍我国对外开放的经济增长路径。 因为不仅中国产品对发达国家市场依赖程度比较大, 而且很多在高科技领域取得的成就都是向发达国家不断学习的结果。

三、 采取灵活措施防止中美贸易战的全面爆发

中美之间, 合则两利, 分则两害。 贸易战没有赢家, 在中方损失可能大于美国的情况下, 中方除了反制措施外, 还应尽最大努力防止中美贸易战的全面爆发, 积极对美沟通, 以灵活措施博取实际利益。一是注重对美民众的宣传, 阐明美中贸易逆差在全球化分工的本质, 缓和主流民意对中美贸易的误解。 通过各种媒体渠道、 人员交流渠道、 会议渠道传播或以白皮书方式厘清美中贸易逆差的实质: 即在全球供应链一体化的大环境下, 中国在中美双边贸易失衡中的贡献被严重夸大了, 中美贸易中, 80%

的美国自华进口是替代了来自其他经 济体的进口。 20 80

自 世纪 年代以来, 中国承接了来自发达国家和东(如亚洲四小龙)亚新兴经济体的产业转移, 这些产业生产环节转移到中国, 产品原产地发生改变,使得原来的诸如美日贸易逆差、 美韩贸易逆差转变成为美中贸易逆差。 同时在中国对美出口前十强企业都是外资企业, 其中美资企业也占一席之地, 贸易的核心利益并不在中国。 落实到企业层面, 中美贸易顺差相当部分是被跨国公司赚走了, 这是跨国公司全球价值链分工和全球发展战略的结果, 而不是中国给美国造成了产业冲击和失业。反之, 中国对美国出口的大量质优价廉的中间投入品, 供给美国企业生产, 可降低美国生产成本, 提升产品竞争力、 促进企业发展, 进而扩大雇佣人数, 也可使美国民众不受成本推进型通货膨胀的影响; 同时扩大中国企业对美投资更可以扩,

大美国就业 增加税收和人民收入。 因此, 不要将中美贸易与民众利益对立起来。二是加强与美精英阶层的沟通。 通过高层沟通、 智库合作、 学术交流、 企业合作等渠道向美国精英阶层传播中方观点, 即开放的中国希望与美国加大合作。 我国对美国产品、 资本、 技术需求强烈, 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4拥有超过亿中产阶级消费群体的中国, 在扩大对美进口方面, 中国人均消费品36 美元,进口大约为 远低于美国996 美元的水平, 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同时美国也可以放宽高技术产品对华出口, 增加中方对美进口;中国对美国在金融、 会计、 教育、( 27 页)旅游等服务贸易领 下转第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