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经贸关系的 GVC 特征及其新变化

Intertrade - - 中国经贸 - 张玉来副教授

近, 中日经贸关系出现新的最

变化: 一是货物贸易规模逐步回升, 并出现再创新高之势; 二是两国经贸关系最突出的全球价值( GVC) 特征,链 也由原来的单向度开始走向双向, 并以东亚地区为核心呈现多元化趋势; 三是伴随中“一带一路”

国 倡议的逐步落实以及两国关系的渐趋回暖, 服务贸易与跨境电子消费迅速增长, 这将推动中日经贸关系走向更加多元化。

一、 双边贸易稳步回升、 规模再创新高

2008 2012年金融危机和 年中“岛争”,日 都对中日贸易形成冲击。 但伴随着两国关系逐步回暖,最近, 中日贸易出现快速回升, 日方统计数字显示, 中日贸易规模在2017 年已经再创新高。 1如图 所示, 中国对日本出口全年达到18 4 万亿日元, 对日进口也上升14 9 万亿日元,至 而进出口贸易33 3 万亿日元,总额突破 创下以日元计算的历史最高纪录。

(一) 中日贸易稳步回升, 总规模再创新高

金融危机之后, 中日货物贸易21 7 万亿日元,规模曾一度跌至 但很快就企稳回升。 2012 年中日关系“钓鱼岛国有化”因日本单方面采取骤然降温, 双边贸易也受到严重影响, 特别是日本对华出口跌落至 11 5 万亿日元。 2013

但从 年开始又复苏, ,特别是日本对华进口 因“安倍经济学” 使日本经济复苏而迅速回升, 2014 19年对华进口一度突破万亿日元。 总之, 2009 2017从 年至年, 9中日贸易规模在 年之间增长了11 7万亿日元, 54%。增幅将近

其实, 从更长远来看, 2001 年中(WTO) 之后,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中日货物贸易就出现快速上涨, 尽管“岛争”中间有金融危机以及 事件影响, 但整体上仍然保持了增长趋势。2017 年,到 以日元计算的中日贸易再度刷新历史纪录。 而且, 即便换算成美元, 中日双边贸易额也重新突破3000 ( 3030亿美元大关 约合 亿美元), 形成再度冲高的趋势。

(二) 中国再成日本最大贸易国, 领先趋势扩大

2017 年, 日本对外货物贸易153 6 万亿日元, 其中,总规模为

75 3 万亿日元, 78 3进口 出口为万亿日元, 而中日贸易规模占比达21 7%。 ,

到 迄今为止 中国成为11 年之久,日本最大贸易国已持续而且与日本第二大贸易国美国的差。 2007距也在不断加大 年中国首次超过美国成为日本最大的贸易国, 25 2美日贸易规模为 万亿日元, 27 9 万亿日元。中日则达 之后, 日本对中国与对美国之间货物,贸易规模差距呈现扩大之势 到2010 年, 10其差额就突破 万亿日 元大关。 除中美之外, 东盟也超过欧盟成为日本的第三大贸易伙伴,欧盟排在第四位。 再从日本对亚洲, 2017的货物贸易规模来看 年已79 9 万亿日元, 这其中,达 中国42% 。 另外,的占比约为 在日本对亚洲地区进口货物来看, 其规模37 万亿日元,也升至近 而来自中18 4 万亿日元,国的进口为 约占一半左右。

(三) 日本对华货物出口刷新历史纪录

2017 年, 日本对华出口货物贸易规模创历史最高纪录, 14 89录得万亿日元。 2005 6

比 年增长约 万亿日元, 69%。 迄今为止,增幅近 虽然日本货物出口最大目的国仍是美国, 2017 15 1年出口规模为 万亿日元, 但是, 日本对华和对美出口已经相差甚微, 0 2 万亿日元。缩小至日本对中美两国的货物出口已占其货物出口总量的将近四成(38 3% )。 , 2009—2012

另外 年日本对华出口曾超过对美出口, 二者2 9 万亿日元规模。差额甚至高达 但受中日关系恶化影响, 2013 年开始,日本对美货物出口再次超过对华出口。 不过, 值得重视的是, 日本对华与对美货物出口的结构大相迥异,对华出口是以零部件等中间产品以及生产设备为主, 相反, 对美国则是以汽车等消费品为主。 这也体现出中日之间的产业链关联关系。

(四) 中日货物贸易结构发生新

变化

从日本对华出口来看, 排在第一位的仍然是机电设备, 但占比却(2008 年) 26%从十年前 的 滑落至2017 23%。 不过,年的 贸易金额相差不大, 3 3 元,十年前是 万亿日2017 3 37 万亿日元。年为 第二是一般机械, 18 7%其占比从十年前的

22 2% , 已经逼近机电设备,上升至

2 4 3 3贸易额从 万亿日元大幅增至万亿日元。 另外, 所谓一般机械的内容也发生了巨大变化, 十年前是以原动机、 金属加工机械以及分离机为主, 如今却是以半导体装置为最多。 这表明了中国产业升级的变化。 排在第三位的是化学制品, 12 6%其占比从 上升至15 4% , 1 63金额也从 万亿日元2 3 万亿日元。上升至 第四是钢,

铁等原材料 占比从十年前16 1% 11 8% ,

降至 金额也降至1 75 万亿日元。 第五是以汽车为, 9 4%,主的运输机械 占比 金1 4 万亿日元。

额为再来看中国对日出口情况, 贸易结构变化非常显著。 一是机电设, 20 8%备上升至第一位 占比从

29 6% ,大幅提升至 主要商品也从过去电视机为主变成了智能手机等通信设备为主, 3出口金额从 万5 5 万亿日元。亿日元大幅提升至

“其他类”,十年前位居第一位的

,主要是服装和家具 其占比则从32 5% 26 6% ,

下降至 降为第二位, 金额几乎没变, 4 8

从 万亿日4 9 万亿日元。元微增至 第三位是, 16% 右,一般机械 占比仍是 左

3 万亿日元。金额突破 最后是原材料, 2 万亿日元。出口金额也突破

二、 中日是东亚生产网络的 “双核心”

21 世纪以来,进入 东亚地区作为世界制造中心的特征愈加显著, “东亚生产网络”,形成所谓区域内产业分工特征明显, 地区内GVC 特征———中贸易呈现出鲜明的间品贸易在该地区贸易占比高达60% ( 2)。

以上 参见图 鉴于中日两“国的经济规模以及双方在 东亚生产网络” 中的分工特征, 中日两国GVC间的货物贸易关系更具有特征。 (一) 中国崛起夯实了东亚生产网络基础

1990 年前后,一直到 欧美日仍是世界三大制造中心。 当时, 欧( EU 前身)洲经济共同体 的区域9923 亿美元,内贸易曾达 是东亚3 4 倍;区域内贸易的 美加自贸区( NAFTA 前身) 的区域内贸易也达2106 亿美元; 地处东亚的日本也是当时的三大制造中心之一, 其贸易也主要面向欧美展开, 其贸易总3730 亿美元,规模高达 当时中日375 亿美元,贸易总额仅为 是日本对外贸易的十分之一。

冷战结束后的经济全球化热潮改变了世界格局, 全球制造中心转移到东亚。 21 世纪以来,特别是

WTO、伴随着中国加入 参与到全球经济之后, 这种趋势愈加显著。虽然欧美日仍是世界经济的主导力量, 但新兴市场国家的崛起已让东。亚成为全球经济的重要力量 在“东亚生产网络” 中形成了两大阵营: 一方面是以中国为主、 东盟为补充的生产加工中心; 另一方面就是以日本为主、 韩国为辅的中间产品生产制造中心。 加之日本和韩国企业不断加大对中国及东盟地区直接投资, 从而构建起紧密关联、 产业互补的区域内分工型的东亚经济圈。

(二) 产业分工型的东亚经济圈2008 年金融危机之前,到 东亚成为名副其实的世界制造中心。 该1 9地区的区域内贸易规模超过 万亿美元, ( NAF⁃成为超过北美自贸区

TA)、 ( EU)仅次于欧盟 的全球第二大经济圈。 不仅如此, 东亚甚至NAFTA EU的生产供给中心,成为 和

2500 亿美元,其向美国出口货物高达

27 2200对欧盟 国的出口规模也达 亿美元, 在东亚地区总出口中的占比29% 26%。

分别达 和

, “东但作为新世界制造中心

亚生产网络 与传统世界制造中心形成鲜明差别。

首先, 东亚形成了区域内生产分工体系。 伴随发达国家企业纷纷将生产基地转移至该地区, 这里对GVC 贸易特征———大量外形成了中间产品涌入, 而从该地区出口货物则以消费品为主。 从区域内贸易的中间产品占比来看, 东亚地区在60% , 50% 、以上 远高于欧盟的

34 40% 。 换言之,北美自贸区的 以苹果在东亚的产业链为代表, 东亚地区形成了跨国协作关系。

,“东亚生产网络”其次 将经济发展水平参差不齐的国家成功地。组织到一个生产体系之内 在这里, 既有经济发达的日本, 也有后来跟上的韩国, 还有迅速崛起的中国以及水平各异的东盟国家, 在现代化程度差异极大的国家之间, 建立起紧密的产业链联系。 相反, 在欧盟与北美, 虽然经济发展水平也有差别, 但产业分工基本是传统发达工业国家主导。

,“东亚生产网络”再次 形成了以中国为主、 东盟为辅的生产加工中心。 2010 年为例,以 中国成为世界货物供给中心, 对北美地区货物4285 亿美元,出口规模高达 对欧盟3729 亿美元。 而且,出口也达 这种特征也体现在贸易收支方面, 如中国对美国和欧盟的贸易收支均呈顺差特征, 2159 1190分别为 亿美元和

。 ,

亿美元 相反 对于处于产业链“上游” 的日本和韩国, 中国则呈现了贸易逆差特征, 125如对日逆差 亿美元、 919 亿美元。对韩逆差

(三) 东亚生产网络的四极体制“作为生产分工型的 东亚生”,

产网络 其区域内贸易形成了中间产品贸易为主的特征, 整体比率60% 。 而且,超过 由于中国成为制造基地, 所以还形成了以中国为。 2010中心的区域内贸易特征 以年为例, 3510中日贸易规模高达亿美元, 中国与东盟之间贸易规模3095 亿美元, 2216也达 中韩也有

( 2)。

亿美元 见图以时间纵向对比来看, 这种特征就会更加显著。 3 所示,如图 在 WTO 2000中国尚未加入 之前的年, 东亚的中间品贸易是以日本为核心的, 当时的中间产品贸易总额2358 亿美元, 其中, 日本对东盟( ASEAN)、 中国以及韩国的中间1018 亿美元,产品出口总规模达

“零部件供应商”。是东亚最大的

此时, 东亚跨国生产分工体系尚处于萌芽时期。

2009 年,但到了 中国成为区“中心”。域内中间品贸易的 中国对日本、 韩国以及东盟等的中间产2000品贸易规模相比 年均实现了倍增。 其中, 中日中间产品贸易额最高, 1238 亿美元;达 其次是中韩, 1040 亿美元;为 中国与东盟, 1077之间也突破千亿美元 达到亿美元。 从整个地区来看, 中间品,贸易总规模突破万亿美元 是2000 4 5 倍。

年的

(四) 中日作为东亚生产网络“双核心”

“在产业分工型的 东亚生产网络” 中, 中国和日本分别成为生产加工中心和中间品供给中心,就经济及贸易规模而言, 都堪称东“双核心”。 事实上,亚地区的 因日企大量投资, 东盟地区是该地区。 2000 年,更早的加工中心 东盟721地区中间产品进口规模为 亿美元, 660 亿美元。超过中国当时的

2009 “”,

年双方 换位 中国中间产2266 亿美元,品进口达 是东盟进1243 亿美元的约两倍。口量

“作为东亚地区中间品 供应商”, 韩国对日本呈迅速追赶之势。2000 年, 日本对东亚中间品出口规模就突破千亿美元大关, 当时韩国454 亿美元, 不及其一半。仅为 但到2009 年,了 韩国中间品出口实现倍

增, 1161 亿美元, 已逼近日本。达到

不过, 仅从日韩两国间经贸关系来看, 215 亿美元顺差,日本对韩国有显示其竞争力仍然领先, 特别是韩国在某些核心部件上仍依赖日本。再从直接投资角度来看, 日韩不仅为该地区提供中间品, 而且,也通过对外直接投资而参与到该地区的生产加工活动, 比如, 有大批日企和韩企投资中国进行生产。 截2015 年,至 日本海外生产占比已25% , 2 5突破 而在其投资海外的

,万家企业当中 亚洲占比将近67% 。 其中, 31% ,中国为 东盟18% , NIEs3 (韩国、四国为 中国台湾、 新加坡) 11% 。

三、 GVC 成中日经贸关系最突出特征 中日经贸关系与日企对华直接投资息息相关, 2001特别是 年中WTO 之后,

国加入 日本企业掀起,

对华投资热潮 这就逐步形成了“日本对华出口中间品为主, 而中”国对日出口成品为主 的贸易格局。 GVC 特征成为中日经贸关系的重要特征。

WTO

(一) 中国加入 为重要起点

1952中日之间早在 年就开启了“LT 贸易”,民间贸易主导的 但贸,易规模其实一直非常有限 直到1971 9 亿美元。 1978年仅为 年邓小平访日打开了日本对华投资大门,双边货物贸易真正步入增长轨道。2001 WTO 之前,但直到 年中国加入

10日企对华投资一直徘徊在 亿美元(1995 31 亿美元,上下 年一度突破

4), 2000 9 3亿见图 年也仅为美元。 WTO 之后,中国加入 日本企业加快进入中国市场。 当年, 日本21 6 亿美元,企业对华投资就达 之后年年增加, 2003 39年突破 亿美元, 2004 58 亿美元, 2005

年 年达65 亿美元。到 对华投资日企数量也, 2001 2220 家,迅速增加 年仅为

2010 年, 5565 家,但到了 则达 总30%。

占比突破

(二) 日本对华贸易的 “逆进口” 现象

“逆进口”,

所谓 就是日本企业投资海外生产, 再将其产品出口日本国内。 2001 “逆进口”年日本 在15% , 5 6进口总量中占比 金额达 万亿日元。 特别是来自亚洲地区“逆进口” 4 8 万亿日元,高达 占比85%以上。 2010 年,到 来自亚洲地“逆进口” 8 9

区 规模更达 万亿日元, 2001 年几乎实现倍增。相对

, 2001从中国对日出口来看年占比最高商品是以服装为主的纺织品, 29% , 2占比为 金额超过 万亿日元。 第二是机械设备, 以电视机及音响和办公设备为主, 占比28 5% , 2 万亿日元。 很显然,金额

“逆进口” 部分。这就是所谓 到了2010 年, 音像为主的机电设备进口3 4 万亿日元,超过 排名升至第二位(25 8% ), 而一般机械进口额也达

2 25 (占比 16 8% ),万亿日元 也就是说, “逆进口”日本自中国的 总5 万亿日元。

量超过

(三) 日本对华出口以中间产品为主

投资海外的日本企业, 最初从。日本国内大量采购相关部件 以2001 年为例, 日本为海外日企提供16 4部件采购的货物贸易量就达 万亿日元, 其中, 5 2对亚洲 万亿日元、 3 5

对欧洲 万亿日元和对北美7 6 万亿日元。 而且, 不同地区日企的国内采购比率也有所不同, 亚36% ,洲日企的国内采购率为 欧洲、 41 5%北美地区日企分别为 和42 3%。 2010 年, 海外日企国内采购率大幅下降, 28 5% ,亚洲降至

34 4% , 29%。欧洲降至 北美降至

(而采购金额也只有亚洲出现增长且是倍增), 9 7 万亿日元,达 欧2 6洲和北美则分别降至 万亿和4 5 万亿日元。在对华出口方面, 中间品占比。 2001一直呈增长趋势 年日本对26% ,华出口机电设备占比超过主要是半导体电子部件, 1总额近万亿日元。 其次是一般机械的占比20% 。 2010 年,也超过 到了 机电设备和一般机械等中间品的合计占46% , 6比仍为 但金额却高达 万亿日元, 增长两倍以上。 此外, 化学品和钢铁等原材料也相应增长, 8000 3 5

从 多亿日元增至 万亿日元。

GVC

(四) 中日贸易 特征从单向走向双向伴随中国经济与产业的转型升级, 最近, 日本对华出口构成也呈现出新的特征。 “一般机械”一是

“” 类,已经赶上 机电设备 这反 映了中国相关产业技术能力与综合。 2001竞争力的提高 年日本对华“” 26% ,出口的 机电设备 占比

“一般机械” 20% ,远超过 的 但2017 22% 。年二者占比均为 二是“一般机械” 的内容也发生变化,半导体装置成为主导, 目前其出口7352 亿日元,额跃升至 这也充分体现了当前中国产业发展升级的新趋势。 三是化学制品对华出口占比增长迅速, 这是因为日本在材料领域仍具领先优势, 导入高技术材料已经成为中国企业实现技术突破的新目标。 四是钢铁等原材料对华出口呈下降趋势, 这体现了中国相关领域的技术进步, 同时也反映了产能过剩问题。

另一方面, 中国对日出口也出现新的变化。 最突出的特征就是机电设备出口攀升至第一位, 这主要因为全球智能手机大量在中国生产, 同时也反映出中国企业在电气设备方面的技术进步和竞争力的提升。 其次, 食品和材料等商品的占, 2001比下降幅度较大 年食品出10%口曾占到中国对日出口的 以上, 5%。但如今已降至不足 再者, 服装等纺织品的对日出口下滑显著, 2001 25%占比已经从 年的2017 10% 左右。下跌至 年的 这既体现了中国产业结构调整升级的趋势, 也反映出全球服装巨头撤出中国的事实。

四、 中日经贸将走向多元化趋势

伴随着中日关系的逐步回暖,特别是中国新一轮改革开放进程的“一带一路”加速以及中国 倡议的实施, 中日经贸关系将走向多元化趋势。 4 10在习近平主席 月 日 博鳌亚洲论坛主旨演讲之后, 日本金融保险业已经表现出对华投资的热情, 如三井住友海上火灾保险已43 25经宣布将投资 亿元进入中国人寿保险市场。 很显然, 中日服务贸易将迎来发展高潮。以投资海外知识产权使用费(专利等) 为例, 2015 年日本海外4 4知识产权使用费规模达到 万亿日元, 显然, 作为日本企业的重要投资对象国, 来自中国的相关收入占比很高。 再如旅游消费, 日本观, 2017光厅统计数据显示 年到访700 万,日本的中国游客已突破 消1 5 万亿日元。费规模约为

此外, (EC)跨境电子消费

。也成为中日贸易的新特征 近年来, 全球电子消费市场发展迅猛,尤其是中国市场表现最为突出: 2016 5年中国电子消费零售额突破(5 3 万亿元)。万亿元大关 据日本经济产业省调查, 中国跨境电子21737 亿日元,消费总额已经达到其中从日本市场跨境消费规模已经10366 亿日元。 而且,达 该报告还预测, 2020

到 年其规模将超过1 9 万亿日元。

总之, 中日贸易关系, 除了货GVC 特征发生新变化之外,物贸易还出现了服务贸易以及跨境电子消费等新的特征。 今后, 伴随相关技术进步以及各种政策的出台, 这种多元化趋势将更加凸显。

[本文得到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一般项目 “出口解禁对日本军工16 BGJ048产业影响研究” ( ) 的资助。] (作者单位: 南开大学日本研究院; 责任编辑: 魏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