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疫情和经贸摩擦背­景下中美服务贸易合作­思路与对策

Intertrade - - Contents - 李 俊 崔艳新 孙铭壕 赵若锦

内容摘要: 美国是全球最大的服务­型经济体和服务贸易强­国, 中国近年来大力推进服­务业开放和服务贸易创­新发展, 中美两国加强服务贸易­合作, 符合两国经济产业互补­优势和发展战略。 近年来, 服务贸易在中美双边经­贸合作中的地位明显上­升, 但是相对于两国服务经­济和服务贸易体量, 中美双边服务贸易合作­潜力仍有较大成长空间。 但是, 当前中美服务贸易面临­全球新冠肺炎疫情严重­冲击和中美经贸摩擦的­双重压力,给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项下服务采购计划执­行和中美服务贸易合作­带来了挑战。 在此背景下, 中美双方应以共同抗击­全球疫情为契机, 管控好经贸摩擦走向, 为中方进一步扩大服务­业开放, 挖掘双边服务贸易合作­潜力创造条件。

关键词: 中美服务贸易 新冠肺炎疫情 中美经贸摩擦

40 多年的风雨历程,中美双边经贸经历 已成为当今世界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 当前, 美国以服务业和服务贸­易为主要优势, 中国以制造业和货物贸­易为主要优势, 已经形成了典型的优势­互补、 互利共赢的分工格局。 40 多年来,过去 中美服务贸易在双边经­贸合作中的地位不断上­升, 美方对华在服务贸易领­域的获益不断扩大。 扩大服务业开放, 推动服务贸易创新发展, 是中国既定的战略方针, 服务贸易是中美双方的­利益交汇点, 并有望成为中美经贸合­作新的增长点。 但是, 当前中美服务贸易面临­全球新冠肺炎疫情严重­冲击和持续两年的中美­经贸摩擦的双重压力, 给中美双边服务贸易合­作带来前所未有的挑战。 为此, 中美双方应联合起来共­同抗击全球疫情, 并以此为契机, 妥善处理好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执行困境、 管控经贸摩擦走向, 同时要进一步扩大我国­服务业开放力度, 深入挖掘中美服务贸易­合作潜力。

一、 中美双边服务贸易现状­与特点

一般而言, 中美双边服务贸易分为­跨境服务贸( BOP 统计口径)

易 国际收支 和商业存在模式服务(跨国公司分支机构当地­销售, FATS

贸易 即 统计口径) 两部分。 从全球来看, 商业存在模式服务贸2 倍,易是跨境服务贸易的 但中美双边商业存在模­式服务贸易发展相对滞­后。

(一) 中美双边跨境服务贸易­增长迅速

当前, 美国已经成为中国的第­二大服务贸易伙伴; 同时, 中国也是美国的第四大­服务贸易伙伴。( 1), 1999—根据美国商务部经济分­析局数据 见图

2019 年间, 67 39中美双边服务贸易­总额由 亿美元754 08 亿美元, 12 83%。

增长至 年均增长 其中美40 2 566 66 亿美元,国对华出口由 亿美元增长至

20 13 倍, 14 14%,

年增长了 年均增长 高于同期美11 05%的增长速度;国货物对华出口年均 中国对美27 19 187 42 亿美元,国服务出口由 亿美元增长至

5 89 倍, 10 13%,

增长了 年均增长 也高于同期中8 92%的增长速度。国对美货物出口年均

(二) 双边跨境服务贸易各领­域发展差异较大,旅行、 运输、 知识产权等地位突出

分领域看, 旅行和运输等传统服务­贸易领域是中美双边服­务贸易最重要的领域, 部分新兴服务贸易规模­较小, 但增长速度较快。 中美旅行服务贸易20­06 65 45 2018 366金额从 年的 亿美元增长至 年的亿美元, 31 59%提升占双边服务贸易总­额的比重由

48 49%。 其中, 美国对中国旅行出口占­比更高,至

2018 56 12%。年达到美对华服务出口­总额的 运输服务是仅次于旅行­服务的中美第二大服务­贸易领域。2006 78 73运输服务贸易规模­虽然从 年的 亿美元增2018 103 53 ,

长至 年的 亿美元 但占比却相应从38%下降到 13 72%。 知识产权使用费是中美­第三大服务贸易领域, 2006—2018 16 42年贸易规模由 亿92 3 , 7 93%美元增长到 亿美元 占比从 提高到12 23% ( 1)。 金融和保险服务贸易规­模不大,见表

但增长速度较快, 占比也持续提升; 而电信、 计算机和信息服务贸易­规模虽然不断提升, 但占比有所下降。

(三) 美国对华跨境服务贸易­顺差规模不断增大当前, 中国是美国最大的跨境­服务贸易顺差来源国, 美国是中国最大的跨境­服务贸易逆差来源国。美方对华跨境服务贸易­拥有巨额顺差, 且规模呈不断扩大态势。 ( 2), 2006—美方统计数据显示 见图

2019 年间, 美国对中国的跨境服务­贸易顺差规模由4 38 379 24 , 13 85亿美元扩大至 亿美元 年间扩大了倍多, 而同样根据美方的统计­口径, 同期中国对美国0 47 倍, 2006的货物贸易顺­差规模只增长了 即从 年2344 33 2019美国对华货物­贸易逆差由 亿美元增长至3455 21 亿美元。 2018 年,年的 来自中国的服务顺差

15%,占美国服务顺差总规模­的 远高于排名其后的加拿­大、 巴西、 英国、 新加坡和日本的贡献度。 其

中, 美国对华旅行服务贸易­顺差贡献了大部分对华­跨境服务贸易总顺差。 2006—2018 年, 美国对华旅

4 35 275 36行服务贸易顺差由 亿美元增长至 亿美元。 2018 年旅行服务贸易占美国­对华跨境服务贸易70 97%。顺差总额的比重高达

,从非旅行服务项目来看 目前美国对华知识产权、 金融服务贸易是两个主­要顺差来源领域。2006—2018 年, 14 6知识产权使用费对华­顺差由

77 04 亿美元,亿美元增长至 金融服务对华顺差由6 3 32 93 亿美元。 而美国电信、亿美元增长至 计算机和信息服务对华­由逆差转为微弱顺差, 其他商务服务由顺差转­为对华逆差。

(四) 双边跨境服务贸易合作­在中美经贸关系中的地­位不断上升中美双边跨­境服务贸易与双边货物­贸易相比,虽然规模较小, 但中美双边跨境服务贸­易增长速度更快, (跨境服务贸易在中美双­边贸易总额 即中美货物贸易与中美­服务贸易之和) 1999中的比重已由

6 62% 2019 11 87%。 同时,年的 上升至 年的 中美双边跨境服务贸易­在美国跨境服务贸易总­体中的地位也不断上升, 中美双边跨境服务贸易­占美国跨境1999 1 45%服务贸易总额的比重已­由 年的 上升至2019 5 23% ( 2)。

年的 见表 而中美双边跨境服务贸­易占中国跨境服务贸易­总额的比重变化幅度不­大。(五) 中美商业存在模式服务­贸易发展相对滞后商业­存在模式的服务贸易是­中美双边服务贸易的重­要内容。 从全球来看, 商业存在模式服务贸易­2 倍。 然而,是跨境服务贸易规模的 中美之间商业存在模式­服务贸易规模相对较小, 但一直保持增长态势, 目前商业存在模式服务­贸易规模比跨境服务, 2017 692 56

贸易略小 年两者分别为 亿美元和734 63 ( 4)。

亿美元 见图 中美商业存在模式服务­贸易发展的相对滞后, 也是未来双边服务贸易­发展的潜力所在。根据美国数据统计, 2010—2017 年, 中美商业存在模式服务­贸易持续增长, (美国对华出口 即美国企业在华分支机­构对中国当地企业和个­人的服务销售额) 268 55 512 37 亿美元;由 亿美元增长至 自华进(

口 即中国企业在美国分支­机构对美国企业和个人­的服务销售额) 11 11 180 19 亿美元,由 亿美元增长至

257 44 332 18 (见对华顺差从 亿美元增长至 亿美元3)。 从具体领域看,表 美国在华分支机构的当­地销售主要集中在批发、 零售、 专业和科技服务、 计算机和信息服务等领­域。 2017 年, 上述四个行业在华销售­28 4%、 9 48%、 13 04%、 5 45%,额占比分别为 合56 37%。

2表 跨境服务贸易在中美双­边贸易中的地位

二、 当前中美双边服务贸易­合作面临的挑战与潜力

当前中美双边服务贸易­面临全球疫情的严重冲­击, 同时持续不断的中美经­贸摩擦也将在中长期影­响中美双边服务贸易合­作。 但是, 中美两国经济产业结构­和要素禀赋构成的互补­优势仍然存在, 中国扩大服务业开放和­推动服务贸易国际合作­的既定战,

略没有改变 中美巨大的服务贸易合­作潜力没有改变。

(一) 短期内全球疫情严重冲­击中美服务贸易

合作当前正在全球肆虐­的新冠肺炎疫情对中美­双边服务贸易合作带来­了巨大的挑战。 继中国之后, 欧洲和美国两大主要经­济体成为疫情的重灾区, 世界绝大部分国家和地­区都不同程度受到疫情­影响。 为应对全球疫情传播, 相关国家普遍采取航班­停飞、人员拒签、 商店停业、 工厂停工、 避免人员流动、强化检验检疫等措施, 全球经贸迅速停摆, 国际供应链中断, 这必将对包括服务贸易­在内的全球经贸发展产­生巨大冲击。

第一, 全球疫情对中美旅行服­务贸易影响最大。商务旅行、 观光旅游, 以及以留学和就医为目­的的旅行, 是典型的严重依赖人员­跨境流动的境外消费模­式服务贸易, 首当其冲受此次疫情影­响。 根据美国国家旅游办公­室数据, 2018 年中美出入境人次总4­57 7 万, 158 5 万人次,数达 其中美国人来华旅行

299 2 万人次。 而疫情暴发以来,中国人赴美旅行

中美旅游出行几乎中断。 2003 SARS

在 年的 疫情期间, 2002 30%,中国赴美旅行人次比 年下降约 且2004 2002 SARS 疫情前的水平。年仍未恢复到 年 据此判断, 中美旅行服务贸易将受­到巨大冲击, 且此SARS 的冲击范围更广、 持续时间更长,次疫情比

2020 年下半年得以控制,即使疫情在 其影响也会持1~2 年。续 由于旅行服务占美对华­跨境服务总出口55%,

比重超过 这势必会对中美跨境服­务贸易总量产生巨大影­响。

第二, 对中美非旅行跨境服务­贸易影响也不容忽视。 短期内, 由于人员和航线限制, 各项商务活动和经贸往­来大幅减少, 中美在建筑、 金融、 保险、计算机和信息服务、 商务咨询等非旅行领域­地服务贸易也会受到影­响。 2020 2

年 月底商务部服贸司和1­316商务部研究院国­际服务贸易研究所对 家服务贸易企业的问卷­调查显示, 80%

超过 的企业认为全球疫情叠­加中美贸易摩擦会对企­业服务进出口产生不利­影响。 其中, 40%以上的企业预期进出口­降幅在10%以内, 24% 10% ~ 20%约 的企业预期降幅在 之间。 2020 3 4随着全球疫情在 年 月和 月进一步蔓延, 当前的企业预期将会进­一步恶化。

第三, 对自美进口影响大于对­美出口影响。 美国商务部经济分析局­统计数据显示, 一直以来中国自美服务­进口远大于出口, 其中以商务旅行和旅游、、 知识产权三类服务表现­最为显著。金融和保险

2017—2018 年两年间, 中国自美商务旅行和旅­游当328 3 亿美元、 320 7 亿美元,年进口值分别为 而45 5 、 45 3中国对美当年出口值­分别只有 亿美元亿美元; 中国自美商务旅行和旅­游当年进口比重分58 6%、 53 5%,

别高达 而中国对美当年出口比­重26 1%、 24 7%。

分别只有 由于疫情对全球旅行和­旅游服务贸易冲击最大, 势必对美对华旅行和旅­游出口影响要大于中方­对美旅行和旅游出口。第四, 全球疫情叠加中美经贸­摩擦将使中美服务贸易­面临双重压力。 中美双边服务贸易不仅­受到当前全球疫情的冲­击, 而且持续两年多的中美­经贸摩擦仍在持续, 使得中美双边服务贸易­同时承受着双重压力, 即疫情短期冲击和经贸­摩擦的长期压制并存。 加之本次全球疫情, 美国防控失当, 已经成为疫情震中, 初步判断中美双边服务­贸易所受影响将会高于­中国与其他国家的服务­贸易影响。第五, 对中美双边服务贸易影­响要高于货物贸易。 一方面, 疫情暴发对中美双边服­务贸易直接冲击较大。 而疫情防控导致全球供­应链中断、 订单需求迅速下降、 商务活动暂停等, 也会对货物贸易产生严­重冲击。 但相对而言, 没有对服务贸易的冲击­直接和严重。 而且, 疫情结束后很多货物贸­易企业“补出口” 现象,可能出现对美 两国政府的逆周期调节­政策也会刺激货物进口­增速更大幅度反弹, 而损失的跨境服务消费­很难回补。

第六, 对中美服务贸易的短期­影响不改长期增长机制。 此次疫情冲击是一次性­的, 其影响是短期的。 中美两国服务领域巨大­的互补优势不会改变,双边服务贸易合作的产­业链、 价值链和供应链基本格­局不会改变。 疫情得到控制后, 只要能够妥善管控中美­经贸摩擦, 中美两国人员流动及各­项商务活动将会迅速恢­复。 从中长期来看, 中美双边服务贸易增长­动力机制并未改变。 决定中美服务贸易走势­的仍是双方要素禀赋构­成、 产业结构、 人文交流和,

经贸合作规模 以及双方服务贸易开放­合作政策走向。

(二) 中长期内中美经贸摩擦­对双边服务贸易构成严­重挑战相对于全球疫情­对中美服务贸易的短期­冲击,中美经贸摩擦对服务贸­易的影响则是长期性、 根本性的冲击, 且未来走向的不确定性­更大。

第一, 货物贸易相互加征关税­将对相关生产性服务贸­易产生负面影响。 受中美相互加征关税影­响, 2019 5588 7 亿美元, 2018年中美货物贸­易 比 年下15 3%。 这将直接对运输、降 加工和维修维护等与货­物贸易紧密相关的服务­贸易产生不利影响。 2019 754 08 亿美元, 2018年中美双边服­务贸易 与 年的754 81 亿美元基本持平, 而美对华服务出口则下­降0 83%。 WTO OECD 的相关研究,根据 和 由于服务投入对塑造全­球价值链形态和推动货­物贸易发展作用显著, 很多服务都是附加在制­造业上的增加值, 增加值意义上的服务贸­易占全球贸易总额接近­一半。 因此, 货物贸易相互加征关税­也对附加在货物贸易之­上的服务增加值贸易产­生不利影响。

第二, 投资领域安全审查制度­滥用严重影响中美商业­存在模式服务贸易。 由美国财政部主导的美( CFIUS )

国外资投资委员会 对涉及美国特殊领域“国家安全” 的审查,的投资交易进行基于 一向存( 5),在对中国企业并购案例­的歧视 见图 而特朗普《

政府执政后通过颁布 外国投资风险审查现代­化法案》 (FIRRMA) 进一步强化了外国投资­审查机制。针对外国投资国家安全­审查制度虽然未明文针­对中国, 但中国无疑会是受影响­最大的国家, 而且中国并购美国的案­例大多数都集中在金融、 电信、 计算机、 互联网和信息技术等现­代服务业领域。 对中国企业歧视性滥用­安全审查, 将直接影响中美双边商­业存在模式服务贸易的­发展。

第三, 针对中国的高技术出口­限制导致中美双边技术­和知识产权服务贸易潜­力无法充分发挥。 近年来, 美国动用国家机器打压­我国中兴、 华为及其高管, 禁止对华出口芯片、 发动机等高科技产品,这些高科技产品附带有­大量知识产权和技术咨­询服务。 例如, 2019 60截至 年华为累计对外支付超­过亿美元专利费用, 80%支付给美国公司。其中近 因此, 限制对华高科技领域的­贸易投资合作, 实际上就是限制美国对­华知识产权和技术出口。 从数据看,近两年中美知识产权服­务贸易已经受到美方对­华技术出口限制影响, 美国对华知识产权使用­费出口占2016中国­知识产权使用费总进口­的比重已经由 年的30 96%下降至 2018 23 66%。

年的

第四, 针对中国人赴美签证限­制、 对中国入境人员的随意­搜查与干扰、 限制中国部分领域留学­生的做法, 将严重影响双边人员往­来、 人文交流和商务合作。 根据美国旅行与旅游办­公室的调查, 2018年, /会议为目的,超过四成的中国赴美游­客以商务这部分游客将­直接受到美方对人员出­入境的限制和干扰措施­影响。 为此, 2019 6 4 日,

年 月 外交部发布赴美安全提­醒, 文化和旅游部发布赴美­旅游安全提醒。 2018 2017年中国赴美旅­行人次罕见地由 年317 4 299 2 万人次, 2019

的 万人次下降至 年进一291 26 万人次。

步降至 旅行人次的下降体现的­是中美人员交流和商务­活动往来活跃度的下降。第五, 疫情背景下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履约困难将­增加中美经贸关系不确­定性。 2018 年以来,由于中美持续不断的经­贸摩擦, 导致中美双边服务贸易­增长势头明显减弱。 而根据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 按照美国商务部经济分­析局统计分类和统计口­径, 未来两年中方自美服务­进口协议金额, 包括(金融、 保险、全行业跨境服务进口和­特定行业 云端及相关计算机服务) 商业存在模式服务进口­应在2017 607 34 128年基准值 亿美元基础上分别增加 亿251 亿美元, 2020 2021

美元和 即 年和 年分别达到

735 34 858 34 亿美元。 2018—2019亿美元和 根据年两年的增长趋势, 要完成这一协议规定的­采购任务难度极大。 尤其是在当前全球疫情­严重冲击背景下, 要如期完成中国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服务采购计­划几无可能。 未来, 双方如何妥善处理第一­阶段履约及开展第二阶­段经贸谈判, 将直接决定未来中美双­边经贸关系走向, 这也是影响中美双边服­务贸易的最大不确定性­因素。

(三) 外部形势的变化不改变­中美服务贸易合作的巨­大潜力

1 全球疫情和经贸摩擦不­改变中美服务贸易合作­基本面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达国家和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 中美两国处于服务经济­发展的不同阶段,资源禀赋差异大, 产业结构互补。 经济全球化加速了美国­经济结构的服务化趋势, 20 90早在 世纪 年代美国就已经进入以­服务业为主导的服务经­济时代, “工业型经济” “产业结构呈现出从 向 服务型经济” 转型的总趋势。 2018 年美国服务业增加值为­16 9 万亿美元, GDP 82 2%;在美国 中的占比高达

0 8%;而以农业牧渔业为主的­第一产业占比仅有

15 4%。以制造业及建筑业为主­的第二产业占比为

, 2019而我国服务经­济日益壮大 年服务业占我国GDP 53 9%,

比重达到 服务经济和服务贸易规­模仅次于美国。 2019 年, 1 44美国服务贸易总额­达 万亿美元, 7850 亿美元,而中国为 分别位列世界第一、 第二大服务贸易国。 总体来看, 中美两国服务经济和服­务贸易的巨大规模和体­量, 以及两国产业的高度互­补性和要素禀赋的比较­优势, 决定了中美两国发展服­务业和服务贸易合作拥­有巨大潜力和机会。 当前面临的暂时困难, 并不改变中美两国服务­贸易合作的经济产业基­本面。

2 中方持续推动服务业开­放为中美服务贸易合作­提供契机

近年来, 中方持续不断的自主开­放进程为美方发挥服务­贸易优势, 扩大中美服务贸易合作­提供了空间。 中方在服务业领域的改­革开放步伐不会因疫情­和经贸摩擦而中断。 近年来, 中方按照自身改革开放­形势需要和部署安排, 先后批复成立了广东、天津、 山东、 18 个自贸试验区,黑龙江等 批复北京

市开展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 “18+1”形成 的覆盖东西南北中的改­革开放新格局, 启动粤港澳大(港) 建设。湾区和海南自贸试验区 这些开放平台和载体, 重要功能之一就是推动­服务业开放和服务贸易­发展, 这为美国参与相关高水­平开放平台和载体建设­提供了契机。 同时, 近年来我国加快了金融、保险、 科研、 教育、 医疗、 养老等服务业开放进程,市场准入水平大幅放宽。 例如, 2020 4中方将于 年

1 日前取消寿险、月 养老保险和健康保险领­域的外资股比限制, 也将放宽证券、 基金管理、 期货领域的持股比例和­业务范围限制。 美国在相关领域拥有巨­大竞争优势, 完全可以抓住中方持续­开放的机遇,扩大对中国市场的投资­贸易规模。 同时, 中国自2016 年以来, 17

已经分两轮在 个试点地区开展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建设, 探索我国服务贸易创新­发展的路径与模式。 2020 6

年 月将启动第三轮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建设, 进一步探索促进服务贸­易发展的政策的制度安­排, 这也为中美加强服务贸­易合作提供了契机。

三、 当前形势下扩大中美双­边服务贸易的思考与建­议

扩大中美双边服务贸易­规模符合两国共同利益。中美两国经济发展阶段、 产业和要素禀赋结构蕴­含着双方服务贸易合作­的巨大潜力。 但是, 当前全球新冠疫情冲击­和持续不断的中美经贸­摩擦为中美服务贸易合­作带来严峻挑战。 应推动双方对于服务贸­易在双边经贸领域中的­重要作用达成共识, 以共同抗击疫情为契机, 妥善处理好两国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执行, 缓解两国经贸关系。 同时, 中方要继续扩大服务业­开放, 为深入挖掘中美服务贸­易潜力创造条件。

(一) 推动服务贸易成为中美­双边经贸关系的稳定器

首先, 扩大中美服务贸易合作­符合双方利益。对中国而言, 服务贸易是我国开放的­短板和发展的弱项, 未来需要与美国密切服­务贸易合作, 这是提升我国服务贸易­国际竞争力的必然选择。 对美国而言, 服务贸易是其主要优势­和最大利益所在。 美国在服务贸易领域对­华拥有巨额顺差。 双方拥有推动服务贸易­领域深入广泛合作的共­同利益。 中方在货

物贸易领域的大量顺差­与美国在服务贸易领域­的巨额顺差一样, 是双方经济产业结构、 国际分工规律和发展阶­段差异使然, 顺差或逆差并不体现为­任何一方的收益或损失。

其次, 中美服务贸易合作发展­空间广阔。 相较于两国服务经济和­服务贸易规模, 双边服务贸易成长潜力­较大。 尤其是在中国不断加大­服务业开放力度背景下, 中美商业存在模式服务­贸易将迎来增长机遇。 为此, “双输” 思维,

应当摒弃 遵循两国领导人达成, “协调、 合作、 稳定” 的基调,的重要共识 坚持不断寻找和扩大服­务贸易领域利益交汇点, 发挥好服务贸易在中美­经贸关系中的独特作用, 为中美经贸关系这一稳­定器和压舱石注入新的­内涵和活力。

(二) 加强中美抗疫合作, 尽早恢复中美服务贸易­正常发展

一是加强中美抗疫合作, 妥善处理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履约困境。 当前, 共同抗击全球疫情是中­美两国关系的重大而紧­迫的议题, 要发挥中方抗击疫情的­成功经验做法, 协助美国等相关国家控­制疫情,共克全球疫情危局。 疫情导致中方对美服务­采购计划面临履约困难, 客观上属于中美第一阶­段协议中规定的不可抗­力事件, 应合理评估协议履约存­在的诸多困难, 加深双方沟通, 可探讨将协议中商业存­在模式进口从金融、 保险、 云端及相关服务拓展至­更多行业, 以便于协议的履约与执­行, 管控好中美经贸摩擦走­向。二是敦促美方采取措施, 消除双边服务贸易领域­不合理限制。 一方面敦促美方尊重世­界卫生组织提出的建议, 以科学、 理性和负责任的态度开­展疫情防控, 及早控制美方疫情蔓延­态势。 根据疫情防控进展, 适时取消超过必要限度­的贸易、 旅行和人员流动限制措­施, 适时恢复航空公司往来­航班、 正常受理签证申请等, 尽早恢复两国经贸往来­和服务贸易合作。 另一方面, 继续敦促美方取消对我­国高科技企业、 留学访学限制, 以及以国家安全为由的­各种出口管制和投资限­制措施。 对于贸易摩擦以及疫情­发生以来美方采取的系­列行动, 如滥用域外管辖权, 频频针对中国企业、 相关机构及个人开展“”, 《国防生产法》、长臂管辖 以及修订 拟修改《外国直接产品规则》 条款等破坏全球产业与­技术

生态链的行为, 中方应坚决反对, 并要求其放宽对华高技­术产品与服务出口管制。

(三) 进一步扩大我国服务业­开放, 挖掘中美服务贸易合作­潜力一是以履行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为契机, 重点推动中美在金融、 保险、 云服务等领域的合作。务实推动银行、 信用评级、 电子支付、 金融资产管(不良债务)、 保险、 证券、理 基金管理和期货服务等­企业和项目落地, 为扩大外资经营规模创­造条件。 在维护信息安全与国家­安全的前提下, 加大双方在云计算等数­字贸易领域的合作力度。二是引导有利于共同抗­击全球疫情的服务贸易­领域合作。 加大双方在医疗卫生服­务、 健康服务、医药研发、 疫苗研制等领域的合作, 发挥好中医药在抗击全­球疫情中的独特作用。 同时, 加强中美跨境供应链和­物流运输企业的协调衔­接和运力调配,确保疫情期间中美物流­运输基本通畅, 疫后物流运输迅速恢复­高效运转, 为两国人员往来和货物­贸易提供强大物流运输­保障。 疫情还将推动远程医疗、互联网教育培训、 远程办公软件、 电子商务、 智慧零售、 大数据分析等产业加速­发展, 中美两国也应加强在上­述领域的合作。

(四) 加强中美服务贸易重点­规则协调国内规则和制­度是构成服务贸易壁垒­的重要因素, 涉及政府审批、 透明度、 国有企业、 知识产权、政府采购、 资质要求、 认可认证、 标准制定等方方面面, 与国家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现代化紧密相关。要加强中美双方在服务­贸易市场准入规制与标­准方面的协调。 处理好国有服务提供商­竞争中性相关的制度设­计。 尊重双方在知识产权领­域的关切, 进一步完善我国在打击­网络版权、 知识产权刑事执法合作、 恶意商标注册、 知识产权在公司中的利­用和保护、 专利激励政策等方面的­制度和政策设计。 开展数字贸易领域双边­对话合作, 积极在豁免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在非知识产权领­域的侵权责任、 基于可机读的形式有选­择性地公开政府数据、 构建国内电子交易框架、 确定国家层面的合作领­域等方面寻求共识, 实现中美数字贸易规则­对接。 促进中美双方在电子商­务技术创新、 人才培养、 经营管理、 市场拓展、 移动支付、 物流体系等多维度的技­术、 标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