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電影看藝術治療

香港都市人日忙夜忙,有時甚至連好好吃一頓飯看齣電影也是難事。work / life balance像是一種無法兌現的空想。然而,覓食為生存,也不能忽視心靈及精神的需要。

Jessica (HK) - - Lifestyle - Text: 蔡大寶

Our earth is only one polka dot among a million stars in the cosmos. Polka dots are a way to infinity. -Yayoikusama

近年坊間流行藝術治療填色art jam,其實電影也是有治療作用,因為電影是一面向外讓我們看世界的窗,也是一面讓我們靜觀自己的鏡。這次MOVIE MOVIE Life is Art 盛夏藝術祭( 8 月 24 日至9 月30日)便有多套具療癒作用的電影,在悶熱的夏日猶如一杯洗滌心靈的涼茶。

不可控制的幻象

很多人愛上草間彌生的南瓜與波點,這位88 歲的日本國寶最近在東京新開的個人藝術館更是一票難求。但其實原來這位自稱是現代愛麗斯夢遊仙境的女主角,在真實世界是個常常看到幻覺的精神病患者, 10歲那年便被診斷患上神經性視聽障礙及精神分裂。這些疾病令她困擾得想自殺,但繪畫卻助她釋放恐懼,抒發情感。草間彌生其後在美國與Andy Warhol等成為知名的前衛藝術家,將她不可控制的幻象化成靈感的素材,並創出無人不曉的自我風格。回日本後她一直在精神療養院生活──白天到工作室畫畫,晚上又回療養院。她的畫風獨特,不住的波點是無限宇宙的延伸。今次在電影節中將首映她的紀錄片《點止草間彌生》,讓大家一睹她這傳奇的人生。難得是香港藝術館總館長譚美兒及拍賣行佳士得代表更會為大家導賞。

如果說畫畫的治療作用幫助了草間彌生克服天生的精神病困擾,音樂則是神級結他手Eric Clapton 後天悲痛心靈的救贖。很多人聽過令人感動的“Tears in Heaven”,當年 Clapton 4歲半的兒子 Conor 從樓49家意外墮樓亡,傷心欲絕的 Clapton 寫了這首歌。年青時甚不羈的 Clapton 成名很早,倫敦甚至試過被人以塗鴉“Clapton is God”寫滿街頭。事業風光,但喪子亡痛卻令他的世界瞬間崩潰了。慶幸他還有音樂,他親口說過“The blues are what I've turned to, what has given me inspiration and relief in all the trials of my life.”藍調音樂拯救了他,也治療他的傷痛,讓他繼 續彈下去,並影響了John Mayer、方大同等音樂人。《Eric Clapton:藍調人生》讓我們耳濡目染音樂神奇的療傷作用。黃志淙與港大Big Band更會到戲院進行免費分享兼音樂會,以現場演奏解構Clapton 音樂的魅力。

以藝術療癒

還有米芝蓮三星大廚 Massimo Bottura,《惜食廚神》記錄了他在米蘭世博後率領名廚開設「明日餐廳」用剩食招待過萬難民及貧窮人士。喜歡煮食的朋友知道烹調可以是很療癒的活動(只要你不是搞派對或要去 impress 男 /女友或其家長)。但我想更療癒的是成果是真的可以讓人嘗到愛心與溫暖。

這些藝術活動都具療癒作用,而且大家不用擔心要畫得多好、彈奏得多厲害又或煮得多引人垂涎才有作用,重點是在過程中要心無旁鶩全情投入,並且在最後學習欣賞成果。當然我們看到《雲妮侯斯頓:永恆的天后》又或《梵高帶你油麥田》時可能也明白藝術只能輔助,不可能是根治一切的靈丹妙藥,但觀賞這些電影時得到的一些啟發領悟,不正是任何治療內重要的一環嗎?

也許有時我們改變不了世界,卻可以改變自己的 mindset,又或像《改潮換代西太后》的 Vivienne Westwood,乾脆我行我素,做個堅守自己信念的人,不為他人而活,那亦是一種看破世情的歷練。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