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後應該會嘗試其他東西,想做一些不關聾 的事,例如想畫很正經的長篇漫畫。

Jessica (HK) - - Star -

沒靈魂

「聾貓爸爸」小克今次決定將一向擅長的惡搞風格,搬字過紙到純藝術界。他之前親往深圳大芬油畫村,購下一批他認為最工廠式、最欠個人風格、俗稱最「呃遊客」的油畫,再為每幅作品親筆加上漫畫角色,例如「維港巨星」或「聾貓」等,最後變成二次創作,而為了尊重原創人,每張畫的署名都是anonymous X Siu Hak。

「以前在雜誌畫專欄改歌詞,已習慣了二次創作的模式。二次創作是很『香港人』,小聰明、不求根底。今次我想玩一次這樣的遊戲:在畫布上二次創作。首先在深圳的大芬油畫村買一批畫,之後加上聾貓和維港巨星和其他構圖,就像改歌詞一樣地去改畫。我的漫畫角色全部和香港有關,所以本來想買香港景色的油畫,但原來現在很難找了,十間都沒有一兩間有香港畫,他們流行畫紐約或其他新地方,油畫就和香港地位一樣,已經不再流行。最後很辛苦才找到十幾張,但不夠數量,只好買些巴黎鐵塔和一些不知哪裡的風景畫。其實我很喜歡那批畫,它們是完全沒靈魂,如果明白大芬村的運作,就明白『沒靈魂』的意思。我的任務就是由我的漫畫角色給予靈魂,成為油畫的主角。」

通靈

如果你以為今次的二次創作是買張畫回來加兩筆便可,那你就錯了!嘗試過不少創作的小克,坦言今次有點被難倒,到落筆那刻才發現,難度超乎想像很多倍。由於畫師是用油畫刀刮,小克想每張畫都模仿原有的筆法,但沒辦法做到用刀刮,因為油彩已乾了,最終他要用刀刮走一些顏色。各種技術上都比想像中難很多,甚至比重新在白紙上畫一張複雜。

「我本來都以為很易,但難度很高之餘,畫到第45、 張時覺得有點不對路。畫畫是一種靜心的行為,一靜下來就有些會通。今次我覺得是通了靈,情緒開始被牽動。有晚只能用『感動』去形容,我很肯定我是和原本的畫師通了靈,感覺到他的情緒,這絕對不是鬼故,是一些能量交流。我可以感受到他畫這張畫的某種情緒,我好像感受到他沒來過香港,老闆給他幾張香港的照片,所以他畫出來很有趣,上半部是以前的九龍城,下半部有電車,將幾樣東西混在一起,就是因為他不了解香港,反而令這個畫面很非現實,畫出來亦沒有感情。那晚原來是正月圓,可能能量特別大,我不知道是否通了他的能量,所以畫得很舒暢,原來藝術是當通了後,可以有互相 healing 的作用。而我畫完這批畫,真的覺得我唯一的責任,就是要紀錄這個城市的這一刻,就像流行曲紀錄某個年代的價值和愛情觀。」

Main Course

除了畫作,小克亦有涉足填詞界,但曾經贏過不少獎項的他近年被指減產,他坦言沒有放棄填詞,而其實每事想試的他,之後幾年會集中創作另一個 project:一個由零開始、已構思了廿年的長篇漫畫。

「有人說我填詞減產,其實只是沒人找我寫,講真的,填詞不是說寫就寫,這是很被動的行業。我只試過一次在網上說想寫歌, Wyman就給我一首張敬軒的歌,否則我都不會主動問人。我在 2018 年都寫了4首,全部都很滿意。我是甚麼都喜歡、經常想做不同的工作、周身刀但沒一把利的人。我很喜歡自由,今次二次創作得很開心,之後應該會嘗試其他東西,想做一些不關聾貓的事,例如想畫很正經的長篇漫畫。這個籌備中的長篇漫畫有點像外國那種很厚的 graphic novel,故事是有關科幻武俠,大約20年前已經有此構思,但一直沒做過。除了漫畫,亦有可能會變成動畫,是一個很大的 project。如果明年正式開波,齋畫漫畫都要5年,我再做其他工作會死的。我一直覺得聾貓像我的甜品,很易食又好味,但現在人人來我餐廳都只吃甜品,都未食main course,因為我都未煮,我現在想試試煮個 main course 給大家。」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