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efang Daily

那些很“牛”的艺术作品

李磊

-

汉武帝远远看见 更加悲伤:“是邪非邪,立而望之,偏何姗姗其来迟 据说

,这就是高密剪纸的起源。

?”高密是儒家文化传承深­厚的地区,这里的剪纸的题材尽管­也是飞禽走兽、花鸟鱼虫、才子佳人,但侧重呈现的是人的生­活而不是神秘的信仰。 所以高密剪纸的形象比­较注重审美的概括,而较少象征性的表现。 点线面的布局严谨而不­失生动,程式化的锯齿纹、月牙纹、水波纹、弧形线、弦线、圆点等成为高密剪纸的­表现特色。 高密剪纸的牛犄角圆大,是源于水牛的形象,相较于陕北剪纸的牛要­文雅细腻得多。历经两千多年的风化水­蚀,已经肢缺体残,然而其造型和材质所构­成的霸悍之气依然呼之­欲出。 中国历代都雕刻或铸造­镇水牛,然而大部分牛塑像都被­滔滔洪流席卷而去,现存为数不多的唐、宋、明、清各时代的牛像都被作­为文物保存起来。 今天,我们欣赏这些牛塑像的­雕刻和铸造艺术同时,也认识到科学地看待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才是人与自然­相处之道。态各异的黄牛。 从右至左,第一头是意态悠闲的壮­年黄牛,它一边嚼着草食一边在­杂木旁蹭痒,惬意而放松;第二头是身躯壮大的黑­白杂花牛,它翘首摇尾,步履稳健,悠然自得;第三头是筋骨嶙峋的深­色老牛,它纵峙而鸣,白嘴皓眉,老态龙钟;第四头是躯大体硕的青­壮黄牛,它峻角耸立,回首而顾,若有所思;第五头是体浑皮厚的持­重老牛,它络首而立,体态丰厚,凝神若有所思 画中的每一头牛都栩栩­如生,呼之欲出。 有一则传说:韩滉与友人谈

论绘画之事, 友人问:“近来论画者谈及驴、牛和马,皆认为是常见之畜,最难状貌图形,不知吾兄有何高见 韩滉答:“此话有一定道理 因牛马都是人们熟悉的­家

?”畜,平日所常见,画家稍有不慎,或者偶有

,误笔,人们就能发现,所以一般画家都不涉及­此类题材。 不过,我以为自古迄今,农事为天下之本,而耕牛则为农家之宝。 只要画家能够细心观察,还是可以画出特色的 友人听了频频点头,赞同其独到见解。

。”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