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efang Daily : 2021-02-25

上海 : 6 : 6

上海

上海 2021年 2 月 日 星期四 25 责编:王蓓 编辑:白彦平 www.jfdaily.com 6 今日看点 ﹃ 把玩传统的机械闹钟,徐定吉总是很开心。 对于徐定吉来说,也有一些爱不释手甚至­不想出手的闹钟。 有朋友邀请徐定吉外出­游玩,老徐总是以忙为由婉言­谢绝。 朋友埋怨:“这么大年纪了,应该享受一下生活,不要总是钻在钟里。” 徐定吉呵呵一笑:“每个人享受生活的方式­是不同的。 当别人梦里寻它千百度,蓦然回首 小时候曾经拥有过 喜欢过 羡慕过、得不到的钟出现在我的­店铺里,会很兴 , 、 , 奋,其实我也和他们一样开­心。” 每天给闹钟上发条, 还要当客服打字,有老伤的右手有时疼得­厉害;老花镜的度数也从 度升到 度,徐定吉还是天天守着电­脑,“哪怕一天只有一个订单,我都会认 100 300真仔细地把钟拆­开,进行加油调试等基本保­养,随后打包发货。” 徐定吉本来不懂钟表调­试,最初是靠在买库存的那­段时间,跟工厂老师傅学一招半­式。凭着日积月累的实操,如今一般的小毛小病到­他手上都能搞定。“有些零件叫不出名称,我就用自己的方法编号。遇到一些复杂的问题,就可能要花上几个小时。” 徐定吉对钟的狂热,占用了陪伴家人的时间,也花掉了所有积蓄。直到现在,老徐的妻子还不时唠叨,“这么多钟, 放着积灰。今天东西销得好了, 但也等了十几年的辰光,值得吗?”面对妻子的“灵魂拷问”,徐定吉总是笑笑不说话。 有朋友担心徐定吉这些­不新不旧的老物件卖不­出去,积蓄打水漂,徐定吉笃定地回答:“互联网时代, 我做全世界人的生意,哪怕全国每个省每天有­一个我的客人,我都忙不过来了。” 不过,在我离开这个世界前,可能卖不完那十万只钟。”说这话时,徐定吉表情有些 “ 复杂。“我的钟跟我的人一样, 属于黄昏产品。但是,卖家反馈过来的发自内­心的谢意是最大的动力。我只有小小的要求,不需要的人别买,留给那些真正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