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一号货栈 /阿扉

Jinse shaonian - - 目录 contents - 阿 扉/文 唯/图

“1,2,3,4……我们是第 5 号,为什么叫‘一号货栈’?”谷宇问。“因为公司的名字叫一号货栈。”妈妈一边收拾大大小小的包裹一边说,“快帮妈妈搭把手,把这几个快递送出去。” “我送?” “对啊,这么多快递你让妈妈一个人送到什么时候?” “送到哪儿?” “单子上有地址,妈妈帮你挑好了,你就负责送这些。”谷宇虽然有点儿不情愿,但还是从妈妈手里接过来一沓快递:“14 号楼 3 单元 601……16号楼1单元110……这个是 18号楼的……” “边走边看。等你送完回来看着店,我接着送车上的那些快递。” 谷宇朝门口瞄了一眼,电动三轮车上已经堆了一座山。谷宇抱着快递出了门。“别忘了让客户签字啊!”妈妈追出门叮嘱道。“知道了。”谷宇冲妈妈摆摆手,快速向最近的 16号楼走去。这是一个很大的社区,从这头看不到那头,从中间看不到两边。自从爸爸失去工作之后,妈妈就打算找点儿活干,于是租了这间车库,加入了这家叫“一号货栈”的快递公司。谷宇的学校就在社区旁边,原来送谷宇上学的专车,也成了妈妈兼职送快递的工具。快递送得很顺利,没用多久,手里的快递就剩下了最后一件。“18 号楼 3 单元306。”谷宇再次确认了一遍地址,直接向3单元走去。

刚到楼底下,就听到楼上传来一阵悠扬的小提琴声。谷宇对这首曲子非常熟悉,在“六一”晚会上,他们班的林若汐拉的就是这首曲子。谷宇静静地站在楼梯口,直到听完这一首曲子,才一步两阶地上了楼梯。他来到三楼,抬头看了看门牌号,确定门牌号是 306,琴声也是从 306 传出来的。谷宇伸手按了门铃,里面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谁呀?”谷宇说:“送快递的。”隐约听到“哦”的一声,门开了。“谷宇?!” “林若汐?!”比起林若汐的意外,谷宇的意外简直无法形容。“你怎么送起快递来了?”林若汐上下打量着谷宇。谷宇瞬间燥热,额头上的汗都要冒出来了:“我……” “是顺路给我带来的吧?谢谢你啊!”林若汐说。“哎,不对啊,这应该是我妈妈的快递,你怎么知道我家地址的?”在谷宇的印象里,林若汐琴拉得好,脑子也灵活。 “这个……”谷宇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谁呀?”里面响起一个女人的声音,紧接着一张端庄的面孔出现在林若汐身后。“他是我同学,谷宇。”林若汐转头对谷宇说,“这是我妈妈。” “哦,你就是谷宇啊,快进来,汐汐经常提到你,说你的成绩可好了。”林若汐妈妈连忙把门推开,侧身让开了路。“不……不,阿姨。”谷宇手足无措,慌忙把快递递了过去,“这是您的快递。” “你怎么有我的快递?”林若汐妈妈奇怪地问。“一号货栈是我妈妈开的。”谷宇用很小的声音说道。“哦,是这样啊,谢谢你啊,谷宇。这么小就能帮妈妈干活了,真棒。”林若汐妈妈笑着说,“不像我们家若汐,每天自己的事都忙不完,又是报班又是拉琴的,家里的活可一点儿指望不上。” “妈——妈——”林若汐恼怒地噘起了嘴。林若汐妈妈哈哈一笑,在快递单上签完字,把回执单还给了谷宇。回到货栈,谷宇将一沓回执单朝桌子上一扔,坐在凳子上一言不发,双手交替使劲地搓着手心。

“怎么了?”妈妈问。“以后再也不要让我送快递了!我碰到林若汐了。”谷宇赌气道。“林若汐?你那个同学?”妈妈道,“碰到她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我送快递的事要是传到班里该怎么办?”谷宇擦着眼泪道。“伤着自尊心了?你不就是嫌送快递是体力活,被人看到会说你呗!”谷宇咬着嘴唇道 :“我没说,是您自己说的。” “是我说的,但是我说出了你的心里话。”妈妈道,“不过我还是要说,送快递我是凭辛苦挣钱,挣得安心。再说我的辛苦方便了别人,没什么好丢人的。”谷宇的声音小了下来,不过态度还是很坚决:“以后要送您去送,我不送。” “好,你不送我送,你看着店总行了吧?”妈妈说完,没再搭理谷宇,抱着一堆快递走了。看着远去的三轮车,谷宇的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第二天,当谷宇忐忑不安地走进教室,林若汐正和同桌叽叽喳喳地说着什么。看到谷宇进来,林若汐冲着他神秘地笑了笑。谷宇顿时觉得脊背发凉。这下好了,要不 了半天,同学们都知道他家是送快递的了。担心的事成了现实,谷宇一整天都闷闷不乐,下课也不愿出去玩,闷在教室里。不过奇怪的是,竟然没有一个人来跟他说这件事,谷宇觉得这种现象太不正常了。不会是同学们不好意思当着他的面说吧?他偷偷地观察,看到好多同学在交头接耳。谷宇的心一下子凉透了。周三的作文课上,老师点评上周布置的作文。老师清了清嗓子说:“大家安静,我给大家读一篇林若汐同学写的作文,大家认真听,学习一下她是怎么写这篇《我最敬佩的人》的。”教室里立刻安静下来,只听老师读道: “我最敬佩的人是谷宇同学……”谷宇脑袋嗡的一声,只觉得周围一片安静。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听老师读道:“……谷宇同学不但成绩好,是我们班的学霸,而且在学习之余帮妈妈送快递。而我呢?按妈妈的话说,我除了自己的事,别的事一点儿也帮不上忙。所以,我特别佩服谷宇,我一定好好向他学习,做完作业,多帮妈妈做些家务。”谷宇脸红耳热,深深地低下了头。下课了,要好的同学全都围了过来,你一言我一语道:“谷宇,你太过分了,送快递的事竟然瞒着我们。”

“谷宇,你真是我们学习的好榜样!” …………大家正“批判”得热闹,林若汐走过来说:“谷宇,我泄露了你的秘密,你不会怪我吧?”谷宇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大家都以为谷宇是谦虚、不好意思,而真实的感受只有他自己知道……放学后,谷宇一路哼着小曲回到了货栈。妈妈还在忙碌,谷宇把书包朝柜台上一放说: “妈妈,我作业做完了,今天帮您送快递吧?还是原来那几栋楼。” “你不怕遇见同学了?”妈妈奇怪地问。“怕什么?老师说了,劳动最光荣。”很快,妈妈就把 16号楼那一片的快递挑了出来。谷宇一路小跑,没用多久就剩下了最后一件快递。经过18号楼的时候,谷宇停了下来。他站在楼下聆听,依稀听到小提琴的声音。谷宇陶醉在琴声里,直到下一首曲子响起,才悄悄离去。第二天,林若汐找到谷宇说 :“谷宇,我的小提琴不好用,妈妈帮我在网上新买了一把更好的。估计这两天就到货,麻烦你帮我留意一下,到了后通知我去取。” “没问题,我一定帮你留意,如果来了我马上给你送过去。”谷宇打着保票,心里别提有多畅快了。又过了两天,林若汐的小提琴到货了。谷宇抱起箱子就一溜烟地跑了。跑着跑着,忽然,谷宇脚下一绊,摔倒在地。怀里的纸箱掉在地上,谷宇躲避不及,双膝正好压在纸箱上。谷宇清楚地听到纸箱里发出了清脆的碎裂之声。谷宇顾不得疼痛,急忙站了起来,他捡起箱子一看,纸箱被膝盖跪出了两个圆坑。完了,林若汐的小提琴!谷宇回到店里,默默地坐在角落里发呆。“怎么了?”妈妈注意到了谷宇的不正常。“妈妈……”谷宇欲言又止。“怎么了?” “我……我可不可以问您借点钱?”谷宇搓着衣角问。“借钱?借钱干什么?”谷宇沉默了许久,才从嘴里挤出一句话: “我……我把林若汐的小提琴摔……摔坏了。”谷宇努力不让眼泪流下来。妈妈愣住了,半天没有说话。“我……我不是故意的,是……是不小心摔倒了。”谷宇噙着泪说,“妈妈您放心,长大

后我一定还您。”妈妈拍掉手上的灰,走到谷宇跟前,摸着他的头说:“小宇,这不能全怪你。小提琴的钱妈妈和你一起赔。”谷宇抬起头看着妈妈说:“不,是我的错, 错了就应该承担结果。这钱我一定会还给您的。”说着,抬起手背抹了抹眼睛。借着灯光,妈妈看到谷宇手掌上的血迹,忍不住心里一酸,把谷宇紧紧搂在了怀里。“没关系,小宇,咱们问问阿姨价钱,亲自给阿姨道个歉,然后把钱赔给阿姨就是了。”

“嗯,”谷宇离开妈妈的怀抱说,“我以后送快递一定会小心的。”妈妈笑了笑,打开柜台上的抽屉,一张张地整理起里面的钱币来。刚整理完,门声一响,林若汐和她妈妈出现在店门口。谷宇妈妈急忙迎了上去 :“对不起啊若汐妈妈,谷宇都告诉我了,摔坏了若汐的琴实在是对不起。琴多少钱,我们赔给你。这些你先拿着,今天店里就这么多,肯定不够,我明天再想办法把钱补上。”林若汐妈妈连连推辞 :“谷宇妈妈,你弄错了。我们来不是让你们赔钱的,而是给谷宇还钱的。”林若汐走上前,递给谷宇妈妈一个纸包: “对,我们是来给谷宇还钱的。”谷宇挤过来大声说 :“不,这钱不能要,是我应该还的!”林若汐妈妈说 :“谷宇妈妈,你先打开纸包看看。”谷宇妈妈擦擦手,接过纸包打开一看,里面包着三个一块、一个五角和一个一角硬币,一共三块六角钱。“这是……”谷宇妈妈再次困惑地看着林若汐妈妈。“纸上有字,你看看就知道了。” 谷宇妈妈展开纸包,小声读道 :“阿姨,我不小心摔坏了林若汐的小提琴,实在是对不起。这是我的零花钱,我知道远远不够,但是我只有这么多钱。这次先赔这么多,等以后我有钱了再赔您。对不起!谷宇。”林若汐妈妈动情地说 :“多好的孩子!诚实善良,正直有信,这是多么优秀的品质!所以,凭这一点,这钱我不能要,小提琴不要你们赔。” “不不不,不赔说什么也不行!”谷宇妈妈急了,一连声道,“孩子讲信用,大人更应该讲信用,作为快递货栈,损坏了客户的快递就应该赔。这钱你必须收着……”谷宇和林若汐见插不上话,只好退到了柜台边。林若汐随手拿起一沓送货单翻看起来,忽然大声说:“妈妈,阿姨,你们不用争了,有人愿意赔我的小提琴。”林若汐妈妈和谷宇妈妈一听,都停下来看着林若汐。林若汐扬着手里的收货单,得意地说: “妈妈您忘了?我们买快递保价了。买琴的时候您怕摔坏,特意买了快递保价。您看,单子上写着呢。” “真的?”谷宇妈妈有些怀疑,因为她知

道,网上买东西时买快递保价的人很少。“阿姨您看,真的有快递保价。”林若汐把单子递给了谷宇妈妈。谷宇妈妈接过送货单,看过后也笑了: “就是呢,还真买快递保价了。谷宇,下次若汐的新提琴到了,你一定要小心啊!” 谷宇胸脯一挺,大声道 :“放心吧,保证完成任务!” “哈哈哈……”一号货栈里响起欢快的笑声,连过路的人也被笑声感染,不自觉地微笑起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