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虫国君 / 小木屋

Jinse shaonian - - 目录 contents - 小木屋 / 文 郝 涛 / 图

这是一本很旧的书了,从它发黄的书页上就可以看出来。就像一个地方,历史悠久了就会有很多人一样,这本书在漫长岁月里也养育了自己的“国民”,这些“国民”就是人类肉眼几乎看不见的小虫子,人们称它们为“书虫”。书虫当然不同于别的虫子,它们在书里待久了,看的,吃的,甚至连呼吸的,都与书有关,慢慢地,就变成了有学问的虫子,要不怎么叫“书虫”呢?书虫们在书里待了一年又一年,几十年过去,它们竟然也明白了书里写的“国君”“大臣”“百姓”的意思。有一天,书虫里最胖的一只忽然宣布自己是这里的国君。别的书虫听了都很不满,但一看那只书虫那么强壮,就乖乖地认命了。 这一天,书虫国君正挺着肚子在散步,突然,它被自己的一个想法刺激了。它转了好几圈,越来越激动。它一边激动,一边还佩服着自己不同凡响的聪明。这突如其来的行为把它的随从们都吓得不知所措。书虫国君决定召集大臣们开个会,它要宣布一个决定。有两个地方官员没有来,它们只是让别的地方官员带了一封信给国君。它们一个说最近老是拉肚子,一个说自己住在书的封底,是王国里最边远的地方,到京城一趟怕是连老骨头都要散了。这让书虫国君很生气。上次书虫国君开了一次品诗会就是它们两个没有来,这次又是。不过,这次书虫国君有更重要的事,暂且不理会这两个无机的大臣。

“咳,咳。”书虫国君发言了,“你们想过没有?为什么咱们住的这本书里有一股霉味?”说完,它摸了一下自己的大肚子。“为什么?”官员们累死了好多脑细胞也没想出来。“我们住的是什么书?”书虫国君决定用启发式提问方法,它怕大臣们一下子领会不了。“有很多古诗词的书。” “是的,每天我们都在古诗词里活动。” “没错。就像今天,早上的时候我在‘清明时节雨纷纷’那里散步;中午的时候在‘千树万树梨花开’那里打瞌睡;现在嘛,这不,我就在‘杏花春雨江南’的‘雨’字的一点上。”这是一只年纪很大的书虫,职位是宰相。说完,它自命不凡地摸了一下自己的胡须。书虫国君觉得自己的风光都被宰相占了,有点儿生气。它迫不及待地说:“咳!咳!咱们住的这本书叫‘诗词集’。”它看了看身边的几个大臣,看出大臣们听都没听过这么高深的词,心里十分满足。它接着说:“‘诗词集’嘛,就是各种诗词在一起开会。这些诗词里面,有的是写阳光明媚的,有的是写阴雨绵绵的。你想啊,那些写雨的诗词多了,能不散发霉味吗? 再说,我本人也不喜欢那些不阳光的诗词。”大臣们从来没有想过这么高深的问题,听书虫国君这么一说,都争先恐后地表示同意。“那么,咱们应该怎么办呢——”书虫国君把“呢”字拖得很长,一边拖,一边看大臣们脸上的反应。看到大臣们一脸疑惑,它这才慢条斯理地说:“咱们应该把‘雨’‘阴’‘潮’‘湿’‘暮’这类字词全都咬掉。只有写‘阳光’‘花’‘晴’这类字词的诗词才能留下。”大臣们在书里生活了这么多年,都知道最有名的君臣之道就是所有的一切都是国君的,它们能做大臣是因为国君开恩,就连它们能活着也都是因为国君的恩赐,所以它们必须服从国君的号令。所以,会一开完,它们就纷纷回到自己所在的书页去执行书虫国君的命令。很快,全书里的书虫都接到了命令:各人自扫门前雪,务必把各自附近的“雨”“阴”“潮”“湿”“暮”这类字词全都咬掉。书虫国君决定出巡。一方面它觉得自己肚子里学问太多了,要出去走走,顺便在各地题题诗词,地方官员们都说它的字写得好,不留点儿墨宝也显得自己太不亲民了。另一方面它

想看一下没来京城开会的两个地方官员在做什么。王后、宰相都劝书虫国君不要出巡,说它的咳嗽已经持续了很多年,这一出行,咳嗽加重了可怎么办。书虫国君说:“我是一国之君,我不吃苦谁吃苦?”事情就这么定了。书虫国君一路上看了很多风景,品尝了很多小吃,题了很多诗词,也经历了一片又一片诗词里歌颂着的阳光,最后,他来到了那两位没有去京城开会的地方官员所管辖的书页。一踏入那些页面,书虫国君就怒不可遏了。那两个地方官员根本就没有理睬它下达的命令。那里的书虫们有的昏昏欲睡,有的无所事事地闲逛。“反了,简直反了!”书虫国君震怒。“国君,咱是不是悄悄地再去靠近封底的页面看看?”书虫国君知道宰相其实是在提醒自己要不动声色。它强忍着怒火,假装镇静地走了。到了最后那几页,它们发现那里的情况更坏。那里的书虫们不但没有按书虫国君的命令咬掉那些“雨”“阴”之类让人感到凉森森的字词,反而在咬写阳光和鲜花的字词。书虫国君的前面就有两句被咬得不成样子 :“竹外×× 三两枝,××××鸭先知。”那些写阴雨、昏暗的诗词反倒是活得好好的,它们一个字词也没去咬。看着大大小小的书虫们在它们咬的黑洞里进进出出,书虫国王再也忍不住了。“你们,站住!”书虫们吓坏了,一动不动。“谁让你们咬这两句诗的?” “我们没咬啊,这里一直就有洞。” “你们的头儿呢?” “它这会儿在午睡呢。” “在哪里午睡?” “从这个洞里过去,路过‘映日荷花别样红’再往前走,走到‘小荷才露尖尖角’左拐,那里有一句诗叫作‘手倦抛书午梦长’,那里有个小亭子,它就在那里午睡。”书虫国君处理这件事是十分果断的。它当场就下旨把两个不听话的官员驱逐出境,永远不得回来。本来书虫国君是要当场杀了那两个官员的,宰相在一边说,那样便宜了它们,倒不如把它们流放到另外一本书里。那本书就在这本书的旁边,是新书,还散发着油墨味,根本不适合书虫居住。把它们弄到那里,它们不是被活活饿死,就是被油墨味熏死。

看着两个官员远去的身影,书虫国君开心极了。宰相见书虫国君高兴,就想了一个闪着光彩的词语献给它亲爱的国君:光明工程。书虫国君一开心,就又下了一道圣旨:“所有地方必须完全按要求咬掉‘阴’‘雨’之类的字词,这就叫光明工程。光明工程必须在我生日的那天完成。”书虫国君生日前一天,各地官员都派跑得快的书虫来报喜,说它们那个地方提前完成了光明工程。京城的光明工程完成得尤其让人满意。京都一带不但与“雨”“阴”相关的字词被咬掉,就连“黑”“沉”这些让人有不好联想的字词也都被咬得绝迹了。书虫国君带着随从,从“阳光”走到“月光”,从“鲜花”走到“香甜”,从“轻歌”走到“曼舞”,真是看不尽的盛世,享不完的快乐。更奇妙的是,那些被咬出来的小洞成了书页之间的通道,刚才它们还在第1页的“春风”里,钻过一个洞,就到了第3 页的“绿荫”里,再钻过一个洞,就又到了第 5页的“丽日”里。回到王宫,宰相提议明天国君生日的时候举行一场盛大的晚会。国君正要假装推让一下,它们就听到了一个巨大的声音:“这里怎么这么多粉末?”接着,一阵天翻 地覆的震动,书虫们都四脚朝天了。它们还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一阵可怕的巨响之后,这里就陷入了一片昏暗。过了一会儿,它们又看到阳光了。“国君,您看那儿。”宰相指着京城最边上的一个地方。书虫国君看到一片焰火在慢慢升起来。“这是老天爷给您庆祝生日的焰火。”宰相一本正经地说。“国君万岁!” “国君万岁!”书虫国君的随从们哗啦啦跪倒一大片。书虫国君很大度地想起了那两个被驱逐的地方官员,很惋惜它们无福享受眼前的美景。焰火越来越大。它们感觉到了焰火的热度。远处传来无数书虫哭喊的声音,空气中也有了书虫被烧焦的味道。书虫国君感觉到大事不妙,它想到了跑,又怕失去风度。一秒后,它决定马上就跑,保命要紧,这时候它才发现身边的书虫们都跑光了。可惜,书虫国君太胖了,怎么跑也跑不快。它听到屁股后面有什么声音,刚一回头,大火就吞噬了它。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