氐公主 / 何回

Jinse shaonian - - 目录 contents - 何 回/文 崔 江/图

在郁水南岸,住着一个叫根聪的小男孩,父亲很早就病死了,留下他和母亲相依为命。根聪砍柴卖柴,挑水做饭,小小年纪就撑起半个家。他8岁那年,操劳过度的母亲又倒下了。母亲对他说 :“儿子啊,我要死了,可我这辈子还没尝过鱼的味道。你去给我捉一条鱼吧。”根聪哭着跑到郁水边。他不会游泳,就做了一根钓鱼竿,用蚯蚓钓鱼,可是钓了一上午,连只虾也没钓上来。他又做了一个长柄网兜去捞鱼,同样没有捞到。眼看太阳快要落山了,他扔下网兜,扑通一声跪在岸边,哭着说:“郁水呀郁水,我母亲要死了,她很想吃鱼,求求你给我一条鱼吧,我长大了一定会报答你的。”话音刚落,一群鱼就从水里飞了出来,噼噼啪啪地落在根聪脚下。不是一条,而是 15条。根聪又惊又喜,以为是郁水听见了他的祈求,却见一个半人半鱼的小姑娘钻出水面,举着一条鱼扔进了他的网兜,并冲着他咯咯大笑 :“第 16 条!”根聪看呆了,大声问道 :“你是谁?这些鱼都是你捉的吗?”小姑娘回答 :“我是水下氐族人的公主。你看我是像人多,还是像鱼多?”小姑娘腹部以上是人的身体,穿一件小绿 衣,红扑扑的脸蛋,忽闪闪的大眼睛,嘴角随时显出撒娇的样子;腹部以下是鱼的身体,长着鱼鳞、一对腹鳍和一条开叉的尾鳍,腹鳍和尾鳍都非常宽大,看上去像鸟类的翅膀。根聪没想到郁水底下居然存在着一个半人半鱼的王国,而且还有这么一个活泼可爱的小公主。他摸着脑门说:“我是人,在我眼里你像人多。”小公主眼珠一转 :“那在鱼的眼里,我像鱼多吗?”根聪傻乎乎地点头:“我想是这样的。”小公主咯咯大笑,用尾鳍当脚,在水面上跳起舞来。“这是我听到的最好的回答。”小公主大声说,“我要你做我最好的朋友。” “我也要你做我最好的朋友!”根聪也大声说。两个小家伙都叉着腰大笑起来。这时天已经黑了。小公主游到岸边,叮嘱根聪不要把氐族人的秘密传出去。以后,只要根聪到水边喊“氐公主滑如水,氐公主快如电”,她就会游过来,帮他捉鱼。说完,小公主就钻进深深的水里,不见了。根聪带着 16条鱼跑回家。当晚,母子俩平生第一次喝上了鲜美的鱼汤。16条鱼吃完后,母亲的身体竟渐渐好了起来。根聪别提多高兴了。

他想,只要一直吃下去,母亲就会完全康复的。此后只要有空,根聪就往郁水边跑,每次高喊“氐公主滑如水,氐公主快如电”时都有氐公主扔上岸的鱼。一天深夜,氐公主破天荒地来敲门,她把一条绿莹莹、玻璃一样透明的小鱼交给根聪,悄悄说:“这是洞庭湖的氐族人送给我父王的翡翠鱼,吃了可以治百病,一共只有3条,我拿了一条,快给你母亲吃吧。”说完,就急匆匆地走了。看着她摇摇摆摆的样子,根聪感动得泪水直流。吃了神奇的翡翠鱼后,根聪母亲的病一下子就好了,又能下地干活了。根聪欢天喜地地把这消息告诉了氐公主,说:“我怎样做才能报答你的恩情呢?”氐公主眨眨眼,狡黠地说 :“我只要你答应为我做一件事,可是这件事,我只会在你最荣耀的那一天说出来。”根聪当即发誓 :“我一定会在最荣耀的那一天履行我的诺言,不管那件事有多难,我一定去完成。”转眼间,根聪 10 岁了,他和氐公主一起愉快地成长,结下了兄妹般的情谊。根聪和母亲不再干农活了,他们开了一家鱼店。在氐公 主的帮助下,根聪捕鱼根本不费任何力气,而且,氐公主捉的鱼都是上等品种,肉质鲜美,由于不花任何成本,所以卖得十分便宜,于是人们争相购买,很快就把附近的其他鱼店挤垮了。被挤垮的一个鱼店的恶少气势汹汹地赶来,把一袋钱扔到桌子上,叫嚣说,三天之内,如果不给他准备一条800斤重的大鱼,他就把“根聪小鱼店”砸了。太阳落山了,根聪溜到郁水岸边,呼唤氐公主。氐公主游了过来,听了根聪的诉说后,咯咯一笑,说:“这下我得请丫头们帮忙了,今晚十二点,你到这里来取鱼吧。”晚上,根聪偷偷爬起来,跑到郁水边。月光像轻烟一般笼罩了整个河流。突然,一排巨浪冲天而起,氐公主和8个侍女抬着一条超级大鱼浮出了水面,缓缓地向根聪游来。那条鱼大得像一艘船。9个人使出所有力气才把它拖上岸。氐公主咯咯一笑:“还有更大的呢。”根聪用绳子捆住大鱼,像纤夫一样拉着绳子在前面走,氐公主和8个侍女在后面推着鱼走,幸亏鱼肚子光滑,在陆地上还拖得动,尽管如此,他们还是到天色发白,才把超级大鱼拖到鱼店里。然后,氐公主带着侍女们,嘻嘻哈哈地跳进郁水,消失在月波深处……第二天,10岁的小根聪捕到了一条 900

斤重大鱼的消息使方圆百里都惊动了!那个恶少傻眼了,收起钱袋,溜了。围观的人们接二连三地追问根聪是怎么捕获的,根聪总是一句话:“大鱼是上天赐给我的。”消息传到王宫,国王派人用一袋金币买下了这条大鱼,命令根聪专门向王宫供鱼,每周送一次,并送给根聪一辆马车。根聪送的鱼味道特别鲜美,国王非常喜欢,就把一枚骑士勋章赏给了根聪,说他是最忠实的小大臣。根聪高兴坏了,跑去对氐公主说 :“我得到了国王的信任,这是我最荣耀的一天,该我报答你了,快让我为你做一件事吧。” “哼,”氐公主把勋章远远地扔进水里,嘴角一翘,“才不是最荣耀的呢。” “你不该亵渎我的勋章!”根聪气坏了,一把抓住氐公主的鱼尾巴。氐公主使劲一摆尾巴,哧,一片鱼鳞被撕了下来。“哎哟!”氐公主痛叫一声,只见尾巴流出血来。“好啊,你竟敢欺负我!”氐公主大哭。根聪见自己闯了大祸,急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快让我给你疗伤。” “不稀罕!”氐公主尖叫一声,一尾巴将根聪扫倒在地,然后跳进深深的水里,不见了。水面上溅起一朵朵浑浊的浪花。根聪爬起来,呆呆地望着渐渐消逝的涟 漪,手里还拿着那片带血的鱼鳞。第二天夜里,根聪带着药水和纱布,提着桶,像往常一样来到郁水边。“氐公主滑如水,氐公主快如电!”他开始呼唤氐公主。氐公主没有出现。他又呼喊了一遍,水面上还是没有动静。一连喊了10遍,郁水还是静悄悄的。氐公主还在生他的气吗?以氐公主的快乐个性,气早都该消了,可能是尾巴上的伤口被父母发现了,父母一追问,她就说出了和人类小男孩交朋友的事。哎呀,咣当一声,父母就把她关起来了……当然,这都是根聪自己想象出来的场景。一直到天亮,氐公主都没有现身。第三天夜里,根聪又去呼唤氐公主,氐公主还是没出现。第四天,第五天,第六天……整整一个月,都不曾看见氐公主像莲花般浮出水面,不曾听见她像百灵鸟唱歌般的清脆笑声。于是他知道氐公主再也不会出现了,伤心得大哭起来,泪水落到掌心里,把那片鱼鳞洗得透亮。一个月都没给王宫送鱼,国王非常奇怪,就问根聪怎么回事。根聪说最近天气恶劣,鱼都躲到东海去了。国王对根聪的回答很不满意,但见这孩子瘦了整整一圈,脸色很不好,就没再训斥他,只是说,要是下个月供不了鱼,就收回他的马车。

根聪回到家,买了一条渔船,撒网捕鱼,可是捞上来的鱼不但又少又小,而且味道不及以前的鲜美。国王越吃越烦,最后竟从鱼肚子里吃到了一颗豌豆大的小石子,盛怒之下,就把根聪和厨师关进了牢房。根聪的母亲每天都去王宫替儿子求情,国王更烦,就罚她在王宫打扫卫生。国王本来生性仁慈,深受人民爱戴,但是自从唯一的儿子在打猎中被老虎咬死后,就变得很暴躁。他整日为继承人的问题苦恼,经常借酒浇愁。不久,这个国家发生了旱灾,禾苗枯死,田地龟裂,百姓流离失所。国王率领大臣们跪在王宫广场上的巨龙雕像下祈雨,无论怎样哀求,巨龙都无动于衷。晚上,国王做了一个梦,梦见死去的儿子站在一片金光中,对他说:“父王,只有心地最纯洁的小男孩,才能洗净巨龙雕像的眼睛,让上天降下雨来,而那个小男孩,就是您未来的继承人。”国王一醒来,就命令全国 13岁以下的小男孩,挨个跪在巨龙雕像下求雨。可是当最后一个小男孩疲惫不堪地爬起来时,空气中还是没有一丝湿润的气息。 国王看着空荡荡的广场,忍不住悲哀地想:“难道在我统治的国家,没有心地最纯洁的人吗?”他问 :“所有小男孩都来过了吗?”他把“所有”两个字咬得特别重。“都来过了!”大臣们齐声回答。“不,还有一个!”一个衣衫褴褛的清洁工拖着笤帚跑来,跪在国王脚下,请求给她儿子一个机会。“你是谁?”国王问道。“我是送鱼小大臣根聪的母亲。” “根聪?”国王摸摸脑门,慢慢想起来了, “对呀,那个送鱼的小家伙,他怎么没来?” “他和一个厨师被您关进了牢房。”根聪的母亲说。“都放出来!”国王的心情突然好极了。根聪被放出来了。粗劣的伙食剥夺了他的健康,他脸色苍白,颧骨高耸。母亲见儿子瘦得像一根干柴,抱住儿子号啕大哭。士兵粗暴地把他们分开。国王命令根聪求雨。根聪跪在巨龙雕像下,凝视着巨龙的眼睛,左手掌心紧贴胸口,掌心里握着氐公主的那片鱼鳞。在牢房的半年时光里,他日夜思念氐公主,怀念和她在一起的快乐时光,从小窗口渗进来的风里,倾听她那自由自在的笑声。

现在,他向巨龙雕像求雨的时候,也在思念氐公主。在那郁水一样湛蓝的空中,有朵云好似氐公主的脸,有朵云好似她那噘起的嘴巴,有朵云好似她那滑溜溜的鱼身子,有朵云好似她那开叉的尾鳍,有朵云好似她那灵巧的小手,在噼噼啪啪地向他扔鱼,而越来越多的云,正化成鱼群,蜂拥游来……两行泪无声地流下来,根聪抽动双肩,低声啜泣起来。国王和大臣们非常满意,他们从未见过这样虔诚的小孩子。他们尤其满意他把左手掌心紧贴胸口的做法,这个神圣的动作其他小男孩都没做过,他们只是不停地朝巨龙磕头,不停地高喊“求求您快下雨吧”。这个小男孩没有发出一句乞求,一双无声泪流的眼睛,目光清澈透亮,没有一丝杂质。一阵风吹来,吹起了根聪的泪珠。泪珠落在巨龙雕像的眼睛里。风渐渐大了,根聪的两行泪水飘了起来,像两串珍珠,源源不断地注入巨龙的眼睛里。所有人都看呆了。泪水在风的吹拂下,洗掉了巨龙眼里的尘灰。咔嚓,巨龙雕像晃动了一下,两只眼睛呼啦啦地射出水来,接着,龙嘴张开,哗哗哗地朝池子里喷出水来。天空顿时为之一暗。轰,国王和大臣们抬起头,这才发现天上早已乌云密布。随着一道闪电撕裂天幕,大雨倾盆…… “根聪,我的孩子!”国王跌跌撞撞地扑上去,用颤抖的双手抱起了小男孩。雨过天晴,国王在王宫广场上举行隆重的庆典,正式宣布收根聪为义子。人们载歌载舞,为选出了心地最纯洁的王位继承人欢呼不已。可是那个众人瞩目的焦点——小男孩根聪,依然左手紧握,脸上现出淡淡的忧伤,似乎对王位毫无兴趣。国王说 :“孩子,这是你最荣耀的一天,你应该唱歌跳舞才对呀。”根聪回答 :“只有氐公主才能决定,这是不是最荣耀的一天。” “氐公主?”国王惊叫起来,“谁是氐公主?” “就是我呀,哈哈哈!”一阵笑声传来,所有人都转过头去。只见一个半人半鱼的少女用尾鳍当脚,摇摇摆摆地走来。惊讶的人群自动闪开。“氐公主!”根聪欢喜得跳了起来。“妖怪!快抓住她!”国王大叫。“不,谁也不许动她!”根聪冲上去,护住氐公主,“她是我妹妹!”根聪把他和氐公主的故事告诉了大家。大家都被他们的情谊深深地感动了。根聪的母亲向氐公主鞠躬,感谢她的救命之恩。

根聪松开左手,亮出那片鱼鳞,说:“我一直为你珍藏着呢。”氐公主咯咯一笑 :“我的伤口早好了,长出了新的鱼鳞。”根聪问氐公主为什么不见他,氐公主嘴巴一嘟 :“没有呀,第二天我就后悔用尾巴打你了,准备给你道歉的,可是当天晚上,父王母后就把全族人拉到东海玩生存训练去了,昨天晚上才回来。听说你当了太子,我就赶来要你履行诺言。”根聪说 :“你认为今天是我最荣耀的一天吗?”氐公主把头使劲一点 :“是呀,我要你替我做一件事。” “说吧,不管那件事有多难,我一定去完成。”氐公主嘿嘿一笑,从怀里掏出一个装满绿色液体的小瓶子,眉飞色舞地说:“把这瓶变身水喝下去,变成氐族人,永远陪伴我。不过,你要是不愿意,我也不会怪你的。”啊,人们惊呆了。国王高喊:“不行不行,他是我的王位继承人,你把他变走了,谁来做国王呀?”氐公主指指四周的人群,咯咯一笑 :“这么多人,想当国王的有很多,再选一个。” 人们哈哈大笑。国王气得差点儿昏厥。根聪沉默了一会儿,高声说 :“我决定在我最荣耀的一天,履行从前的诺言。”根聪的母亲也大声说 :“做人应该诚实守信,我支持儿子的决定,为了和儿子在一起,我也要变成氐族人。”此后,根聪就和氐公主生活在郁水里,他们一边自由自在地游弋,一边把鱼噼噼啪啪地扔给最需要的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