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买一瓶熊的蜜 程川浦

Jinse shaonian - - 目录 -

在一个阳光和这个绘本故事一样温暖的午后,我和女儿一起读了《熊的蜜》。绘本开头,熊和獾的故事,我觉得六岁的妞妞几乎是很难理解的。怀念的滋味、生离死别的情绪,不是开心果蜜可以化解的,也许只有到了年近半百的年纪,经历了繁华与落寞,唱着“长亭外,古道边,知交半零落”,情不自禁地潸然泪下时,才能懂得。不想让妞妞过早地接触感伤,所以我读了熊和獾的故事后,轻描淡写地就进入到了老鼠和橙花蜜面包的情节。我料想这将是一次毫无意外的阅读之旅,一个轻松明快、浅显易懂的关于分享与回报的故事,熊的蜜给动物朋友们带来了快乐,自己也收获了幸福。女儿对分享的道理早已融会贯通,似乎没有什么问题会引起我们父女俩争论。最多读完故事,妞妞会问些诸如“唱歌为什么就不会做噩梦”之类的问题。可是万万没想到,她却突然问我:“爸爸,熊把他的蜜卖给其他动物,是不是可以卖很多钱?”熊把蜜卖给需要的动物们,而不是送给他们? !我愣了一下,摸了下自己的眉梢,心中微微一动,有些震惊和遗憾——“卖”人玫瑰,手还会有余香吗?也许是因为二爷爷家开了一家杂货店,她经常在店里看买卖东西,耳濡目染的缘故。还有另一种可能,就是我平日里有意中把一些事物的价值用金钱的多少来衡量,对妞妞产生了误导。

我想告诉妞妞,在这个世界上,能给自己和他人带来美好和幸福的东西通常都是免费的。温暖的阳光,干净的空气,还有亲情、友情、梦想,所有这些能够让我们感觉舒适、幸福、感动的事物,都是没办法买卖的,都是无价的。我决定重新给她讲一遍《熊的蜜》,我将故事稍做改动:小老鼠做噩梦的时候,熊卖给他一点儿橙花蜜;小兔子做噩梦的时候,熊卖给他一点儿向日葵花蜜;小麻雀做噩梦的时候,熊卖给他一点儿栀子花蜜……熊的生意越做越大,连北极熊和企鹅都来买他家好吃的蜂蜜了。讲到这里,我问妞妞:“当熊冬眠的时候,你觉得那些买了他的蜜的顾客们会来给他唱歌吗?”妞妞蹙着眉,没有说话。我指着她怀里最爱的芭比娃娃又问: “这是你最喜欢的芭比娃娃,你还记得那个把芭比娃娃卖给你的店老板吗?”妞妞摇了摇头。我很高兴,心想妞妞现在一定想通了,就问她:“你说,在这本书里熊把蜜卖给动物们好,还是送给动物们好呢?”妞妞噘着小嘴,想了下,然后对我说:“我觉得还是卖给大家好。熊卖了钱,就可以弄来更多的蜜,帮助更多的动物不做噩梦啊!”我一本正经地想把幸福不能买卖的说教灌输给妞妞。可是妞妞那小小的脑袋里,这会儿分明一直在想的是,怎样让熊的蜜帮助更多的动物们。我怔怔地望着沐浴在明亮阳光下的女儿的笑脸,过了会儿,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这个小精灵带给我的思考,远比这个绘本故事更多。每一次阅读,都是一次旅行。我不应该把小鹰永远保护在翼下,而是应该陪着她一起翱翔和探索才对。翻开《熊的蜜》第一页,我要从头给她讲一讲刚才漏掉的熊和獾的故事。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