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和国王说说话 / 两色风景

Jinse shaonian - - 目录 contents - 两色风景/ 文 崔 江 / 图

扑克小镇一片欢腾。八达国的国王陛下要来访问啦!皇室跟魔法界总是保持着友好的关系。这样,哪天国家遭到恶龙攻打什么的,才会有巫师来助阵;这样,等到了公主结婚的年纪,才会有魔女义务扮演反派,考验王子。所以,国王会来扑克小镇,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但小镇居民还是好兴奋,魔法世界那么大,国王偏偏选中了扑克小镇,这可是一种光

荣啊!虽然,现在并不是来扑克小镇的好时候——正在下消音雪呢。扑克小镇有很多神奇的气象。什么好喝的西北风呀,糖果雨呀,涂改雪呀……消音雪只是其中一项。下雪那几天,整个小镇会听不见一点儿声音。尊贵的国王驾临时,这样安静无声,还怎么交流?

好在扑克小镇有的是魔法达人,他们很快就准备好了对策。麻咪很兴奋。她还是个孩子,孩子想到能见伟大的人,总是兴奋的。于是,国王到来那天,麻咪也和许多人一起,兴冲冲地去围观了。八达国的国王陛下是个大胖子,挺着大肚子,留着翘胡子,有些滑稽,有些可爱,也有些威风。他受到了热烈欢迎——当然,在消音雪的影响下,听不见掌声,只看得见鼓掌动作。国王对大家挥着手,说着什么,大家也听不见。没关系,早有准备。宝瓜镇长高举魔杖,杖头如同放烟花那样射出一道光,如同一张网将国王与大家联系在了一起。每个人都听见了国王的声音 :“大家好!” “陛下好!” “大家辛苦啦!” “为陛下服务!”

哦,这就是高级魔法“传心术”!想说什么不必动嘴,心里想一想就能传达出去。这下,大家不必通过耳朵和嘴巴,也能与陛下聊天啦。这天,宝瓜镇长给国王安排的行程是游览扑克小镇。几名德高望重的老人陪伴陛下左右,其他人或骑扫帚,或用脚走,亲亲热热地簇拥着国王。大家边走边聊。“陛下请看,这是路灯树,天一黑就会开出灯泡花。”花婆婆说。“哇,真棒,真环保。”国王竖起大拇指。“陛下,您为什么这么胖呢?”身材婀娜的桑娜老师问。“嗨,还不是因为长期宅在办公室,缺乏运动!”国王抖动着双下巴说。“陛下,想骑扫帚吗?”小巫师哈丘问。“这……我可能会把扫帚压断。”交流的过程愉快而热烈。每个人都想跟国王说说话,因为太多了,宝瓜镇长还特地让魔女卷卷来维持秩序,大家好一个一个说。临近中午,所有人忽然又听不见声音了。 哦,笼罩大家的“网”消失了。宝瓜镇长累得够呛,所以“传心术”失效啦。老巫师火山爷爷立刻跟他击掌,然后代替他施起魔法……国王来访的第一天就这样过去了。大家都很快乐。只有麻咪不太高兴,因为一天下来,她都没能跟陛下说上话!麻咪对自己说 :“明天我一定要实现零的突破!”第二天国王的行程是游览扑克小镇附近的飘飘谷,那里生活着无数神奇的小鸟,镇长的嘴里冒出八个字:

保准令您大开眼界

——等等,嘴里冒出字?哦,因为“传心术”实在太耗费魔力了,所以今天,几位老巫师都已经无力再施魔法。但不要紧,扑克小镇有的是能干的人,轮到花婆婆上阵了。花婆婆连夜熬煮了一锅魔法汤药,只要喝下它,说出的话就能变成文字,即使听不见,也能看得见。

“这叫‘字幕汤’。”花婆婆也喝了一口汤药,一串文字从她嘴里飘出来,“轮到谁跟陛下说话了,就来喝上一口吧。”这一天的交流虽然没法像昨天那么热烈,但还是很愉快的。大家睁大眼睛,捕捉着飘在空中的文字,别有一番乐趣。可是这天,麻咪还是没能跟国王说上话。她的管家漆拉反倒排上了号,问了国王一个问题:“听说在您那儿,年纪轻轻就有猫被视为成功的象征,真的吗?” “如果明天我还不能跟陛下说上话,”麻咪扫兴地说,“我就——就——反正我得跟他说上话!”第三天,情况又变了。老巫师们消耗的魔力还未恢复,花婆婆的“字幕汤”也喝完了,想再熬,材料不够。这么说,今天谁都没法跟陛下聊天啦?不不,还有一种最简单的办法,大家都会用——手握魔杖,等到尖端发光时,就在空气中写下文字。当然,也可以画图。

这就跟用纸笔交流一样,可不是谁都会嘛。国王也被分到了一根尖端已点亮的魔杖,这样,即使他不会魔法,也能够用它写写画画。虽然这种做法不比看字幕方便,更加比不上在心里说话,可是,它却有一种孩子气的游戏感。国王的字有点儿丑,换来了大家的笑声,可国王画起画来却惟妙惟肖,大家纷纷报以掌声……麻咪在人群中望着国王,急得直跺脚。那么多人都跟国王说上话了,可还是没轮到她!唉,这都要怪扑克小镇的人大多遵守秩序,讲究先来后到,麻咪晚到了一点儿,那就只能在后边等着啦……这一天结束时,麻咪还是没能实现愿望。而国王陛下明天就要离开扑克小镇啦。晚上临睡前,麻咪告诉自己:“算了算了,虽然没能跟陛下说上话,但我也看到了真实的他,还有他跟很多人说说笑笑的样子,那不就够啦?并不是只有面对面才算交流嘛,不想了不想了……”

这么自我安慰了几遍,麻咪觉得好受了一些,睡起觉来,也踏实多了。天快亮的时候,麻咪被戳醒了。睁眼一看,是她的飞天扫帚阿箭。阿箭像箭头那样指着窗外,让麻咪快看。啊,落满大雪的街道上,一个包裹得像球一样的人在散步。那不就是国王陛下?现在,他的身边一个人都没有!麻咪三下两下穿好衣服,骑上阿箭,瞬间降落到国王面前。“陛下,您好!”麻咪用魔杖写字道。让麻咪意外的是,几天来一直谈笑风生、精力充沛的国王,在看到她的刹那,露出了一个好累好累的表情,但很快他又微笑起来,对麻咪挥挥手。“陛下,您怎么啦?”麻咪画了个问号。“没什么呀。”国王摇头表示。“肯定有的,您不开心吗?您不喜欢扑克小镇吗?”国王沉默了好一会儿,苦笑着拿过麻咪的

魔杖,开始写字。“其实,我是知道扑克小镇在下消音雪才来的。我想,这里一定会是个非常适合休养的地方。你不知道呀,我们当国王的,一刻都不得安宁。总有无数的访问、无数的交流在等着,而我们不能让别人失望呀!我本以为,来到悄无声息的环境就不用应付那些了,没想到……唉,这几天我除了睡觉,完全没有放松的时候。天一亮我就要走了,我就想在最后的时刻,一个人到处走走,感受一下安静的滋味……”麻咪看完这番话,对国王鞠了一躬,骑上阿箭就飞走了。麻咪在空中注视着国王,看他深一脚浅一脚地继续向前走。雪地那么白,那么空旷,衬得国王好寂寞。可麻咪知道他是多么快乐。啊,麻咪多希望明年消音雪下起来时,国王能再来扑克小镇。那时她一定要提前告诉所有人 :“不要去打扰陛下,就让这里成为世界上最安静、最适合放松的地方吧!”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