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老猫米尔 /二威20大战在即的一个夜晚 / 李维明26 背包旅舍 / 李志伟

Jinse shaonian - - 目录 contents - 二 威 / 文 莉莉安 / 图

罗素把衣服丢进洗衣篮时,隐约觉察到衣服堆下似有似无的颤动。自从他的爱宠老猫米尔离家出走后,家中便鼠害泛滥。他猜想那是一只正在酣眠的老鼠,便当即操起拖把做出攻击的架势。就在这危急关头,躲藏在衣物里的小人儿急忙掀开头顶的衬衫:“别!”小人儿露出惊恐的眼神。这个小人儿自称高博士,他只有成人的食指大小。“我来自巨人国,一个富饶美丽的国家。”他用尖细如蚊子叫的声音做自我介绍,那一本正经的模样令罗素忍俊不禁。“你们国家的人都和你一般大小吗?如果是这样,我看你们叫小人儿国还差不多!” “我们的国家和人确实很小,”罗素的嘲谑叫高博士脸上飘过一丝阴云,“可那里没有战争和犯罪,人人平等,大家都有追求理想的权利,因此每个人在道德和自我价值的体现上都可以称为巨人。不像你们的国家整日钩心斗角,战 争不断,还有那么多孩子吃不饱饭,你们才是十足的小人儿!”罗素哑口无言,赶忙转移话题 :“私闯民宅可不像正人君子所为!” “嗨,别说得那么严重,我只不过是来研究一下你衣服的语言。”高博士满不在乎地说。不论死物还是活物——衣服、桌椅板凳、塑料、金属,甚至是一团垃圾、一群老鼠——都拥有一门属于它们那个族群的独特语言。而分析各个物种语言的含义,并与人类语言准确无误地相互翻译,便是高博士的工作重点。“目前我已经掌握了近百种语言,包括各类动物语和日常用品语。”高博士的语气中不免透出几分自豪,“眼下我在着重研究衣物语,衣服上的褶皱和纤维排列中其实蕴藏着衣物本身的思想。而你们世界的人类爱美,每个人在衣服上都投入了大量金钱,不像巨人国子民不在意外表,更追求内在。比起我们,你们的衣服显然更有研究价值。”

奶瓶吃奶的时候,那只小猫也在舔着碟子里的羊奶;当他蹒跚学步,不停地跌跤时,猫咪在一旁看着他、陪伴他。十几年一晃过去了,米尔成为一只老猫,罗素也长成了一个健壮的大孩子。妈妈说猫的一生不过短短十数年,它们用一辈子的时光来陪伴主人,无条件地爱着他们,主人就是它们的全世界。所以当猫咪离开的时候,罗素也一定要郑重地为它送行。从那以后,罗素更加爱惜米尔了,他已经确切地感受到了米尔的衰老——它不再像过去一样活泼,待在角落里静静发呆的时间越来越多;对美食也兴味索然,不论多昂贵的海味山珍摆在它跟前,它都只是轻轻舔一舔,随后就推到一边;过去当罗素呼唤它时,它总会飞快地奔跑过来纵身跃进罗素敞开的怀抱,如今它只是慢慢地蹒跚着爬到罗素脚边,懒洋洋地叫一声便趴在那儿一动不动了——它的眼睛花了,看不清罗素的位置,也没法高高地跳起来了。罗素知道它时日无多,所以更用心地照顾它,希望它活得久一点,再久一点。可这不知感恩的动物前些天竟然不告而别,留下的只有空空的猫窝和几根干枯的毛发。 他说着随手从洗衣篮里牵起一件衣服: “比如这件衣服就在说,你居然穿了它一周都不换,它的袖口都磨薄了,衣襟上还有这一周吃饭留下的残渣。再看那件,你竟然经常用它擦鼻涕!而洗手池说你早上起晚了就不洗脸,所以它经常好几天都看不见你;你的书桌说你爱看小人儿书不爱学习;你的床则说你爱死它了,恨不得一天24小时都在上面过;铅笔说你有啃铅笔头的习惯,害它生了头疮;橡皮被你戳得浑身是洞,它每天都因为伤口痛不欲生……”没想到高博士还真通过几件物品窥见了罗素身上发生过的事,这让罗素又气又羞,慌忙摆手制止了高博士继续破解物品语言。此刻罗素想起了离家多日的老猫米尔,那是一只随处可见的白色平凡土猫。在罗素出生的那个晚上,爷爷修补天花板时在夹层中发现了猫妈妈偷偷生在那儿的一窝小猫,一共6只,小小软软的,因为受了风寒且饥饿难耐,它们发出此起彼伏的惨叫。爷爷把这 6只可怜的小家伙放在帽子里,想到刚出生的小孙子,心中满怀迎接新生命的欣喜。这窝小猫最终只有米尔顽强地活了下来,可以说它是和罗素共同成长起来的。罗素抱着

“高博士,您能利用您的学识帮我推理一下米尔在哪儿吗?”想到这,罗素立刻换了一副恭敬的模样请求高博士。“拜托了!”他真诚地说。高博士很大度,全然不计较罗素先前失礼的言行,开心地跳进了罗素的上衣口袋,以罗素居住的这所公寓为原点,开始了他们的寻猫之旅。公寓花园里常有几只小麻雀在嬉闹跳跃,罗素认为它们应该见过米尔。“你们想找那只坏猫?哼,还是别找了,我看它准是死了!”一只头上长着小斑点的麻雀小姐不客气地说。原来此前米尔经常跑到花园里戏耍这些小麻雀,所有麻雀都被它欺负过,而这只麻雀小姐的翅膀更是曾被米尔折断。断翅之仇令它耿耿于怀,禁不住联合起麻雀群对罗素的请求充耳不闻。韦恩叔叔养的斗牛犬倒是善解人意,它是个愣头愣脑的家伙,不太聪明,喜欢缠着主人玩飞盘游戏。主人不在它就改玩追猫游戏,追的便是那老猫米尔。“我前几天还追过它,它跑起来屁股一扭一扭的,太好笑了!有一回它还边跑边拉屎, 很不文明!你是它的主人?你是怎么教它的?真不像话!”斗牛犬没头没脑地把话题扯远了。“我是想问你,最后一次见米尔是什么时候?在哪儿?你听不懂我的问题吗?这只笨狗!”罗素有些生气,“最后这两句不要翻译。”他对高博士说。还没等高博士把罗素的问题转述给斗牛犬,那条呆呆的狗就突然发起怒来,朝罗素大肆吠叫,吓得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多亏韦恩叔叔及时赶到拽走了斗牛犬,否则那傻狗可能要冲罗素的脚脖子来上那么一口了!高博士冲罗素耸耸肩 :“别看这条狗笨,它居然也能听懂人类语言所讲的‘笨’这个词呢!”罗素和高博士漫无目的地寻找着,向他们所遇见的所有物体打听米尔的下落。一根小草听了高博士的描述若有所思: “我好像听说我的亲戚德里克的头上被那只猫尿了一泡尿!到红杉树那边问问,德里克就在那儿!”那根叫德里克的小草由于挨了一头猫尿,这几天气不顺,对罗素的询问置之不理。反倒是它身边高大的红杉有颗慈悲心,用树枝为他

们指出了模糊的方向。“我站得高,看得远,没记错的话它撒完尿之后应该是往那个地方去了。”树叶沙沙响着说道。“你们说的应该是只十几岁的老猫吧?”这是来自野猫王国首领的证言,它手下有十几只品种各异的野猫。“我当然见过它,它呀……咳,一只又老又丑的猫,还找它干吗?如果你们想养一只新猫的话,完全可以考虑我。我又年轻又强壮,别看我现在又脏又臭,我可是纯正的泰国血统!要不是我那个喜新厌旧的小主人,我哪会沦落到这般田地?我……我过得好苦啊!”这只高傲的猫并不能给罗素提供什么有价值的信息,为了不被它缠上,趁它回忆往昔趴在草地上号啕大哭的时候,罗素和高博士快速逃离了现场。最后给他们指引出确切方位的竟然是一只灰头土脸的瘸老鼠,姑且叫它“瘸腿”吧。为了听清它讲的话,高博士不得不从罗素口袋里跳下来,拿一方手绢掩住口鼻以抵挡“瘸腿”身上散发的臭味,这才开始了交谈。“求求你们快把那只猫带走吧!”它声泪俱下地说。 原来,这些天米尔一直在这附近游荡,由于无法打入野猫们的小团体,又受到斗牛犬的追逐,它只能离群索居,整日徘徊在偏僻的陋巷里。食物来自垃圾箱,卧榻是别人丢弃的一张旧毛毯。饥寒交迫下米尔难免要打起附近鼠群的主意,自从它来到73号小巷,“瘸腿”的族群就遭了殃,短短几天时间,它的父母兄弟、祖父祖母已先后离世,很快米尔就将“瘸腿”当成了主要的捕食目标。“瞧瞧我这腿,再瞧瞧我的头,这些天我提心吊胆东躲西藏,都是因为那只该死的猫!快把它带走,不然我,我……”“瘸腿”哽咽着说不下去了。猫捉老鼠,天经地义,罗素和高博士不好发表看法。不过为了报答“瘸腿”,他们为它买了一袋切片面包,然后便按照它所指的方向寻觅过去。罗素终于望见了那探身在垃圾箱里寻觅食物的老猫,他几乎不敢相信那是他的米尔。它看起来很肮脏,原先光亮柔软的毛发因沾满污垢而打结,暗淡无光,隐约露出皮肤上肉色的伤疤。它必定在街头遭受了不少欺侮,那些伤正是它在一次次的战斗中落下的吧?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