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战在即的一个夜晚

Jinse shaonian - - 风铃国度 - 李维明 / 文 崔 江/ 图

米多多夜里是被几只蚂蚁叮醒的。他开灯后,发现身上有好几个红疙瘩。他又搔又抓,没用,身上还是痒得不行。于是他跳下床,准备去卫生间冲一个澡,这时他突然发现了异常情况,桌子上有一行字:求 助,我们不要战争!请看图画书。 米多多认为是妹妹米娜娜的恶作剧。这个丫头喜欢捣乱,拿她还真没有办法,教训她,她就撇着嘴去老爸老妈那里告状,最后挨训的总是自己这个老大。但米多多想想又觉得不可能,深更半夜的,“精豆子”妹妹不可能潜入他的房间“作案”。他再仔细一看,发现这些字竟然是由红色与黑色两种蚂蚁组成的。这可真是太诡异了。现在可是大半夜呀, 米多多不由得毛骨悚然。米多多赶紧打开桌子上放着的一本图画书。这是妹妹看的一本书,当时她说有点儿看不懂,想请教哥哥。米多多顺手接了过来,说:“好吧,我有时间就看。看过了我再跟你讲。”其实他根本不打算看这小孩子的书,至于答应了下来,那叫什么来着,嗯,虚与委蛇。是的,就是这个成语。图画书里讲的是黑蚂蚁国与红蚂蚁国的故事。呵呵,这也太小儿科了吧。黑蚂蚁国的侦察小分队出来寻找食物,他们在出城不远的路上发现一块甜蛋糕,于是黑队长一边派人回去报告,一边开始布置手下围着蛋糕画出警戒区。可就在这时,他们发现了红蚂蚁国的侦察小分队。

真是冤家路窄,怎么就这么巧呢?两国的侦察队长走到前面,试图辩出个是非来,结果最后吵了起来。黑队长说:“你们立即撤出我们的警戒区,一切都好说,我们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否则,你们要承担一切后果!”红蚂蚁国的红队长说 :“凭什么呀,难道我是被你吓大的?翻翻你们的历史书吧,我们什么时候怕过你们黑蚂蚁国?现在我宣布,这蛋糕是我们最先发现的。” “你想打仗?”黑队长逼上来一步。红队长可是一点儿也不示弱,他挺身也往前走了一步,问:“吓唬谁呀,实话告诉你,我们国王可是下过命令,遇到胆敢侵犯红蚂蚁国利益的敌军,格杀勿论。”剑拔弩张,触须相碰,气氛十分紧张。就在两个队长要打起来时,黑蚂蚁国的国王和红蚂蚁国的国王闻讯都赶到了现场。他们分别带来了浩浩荡荡的大部队。一场大战就要打起来了。黑蚂蚁国和红蚂蚁国的老百姓一点儿也不 希望打仗,战争可能带来家破蚁亡,带来贫穷,带来毁灭,带来心灵上永远无法愈合的伤痕,但是他们根本无力制止一场开战在即的战争。无奈之余,他们便在获知可能要打仗之前偷偷溜出图画书求助。如何与米多多沟通呢?他们商量了一下,决定先派出几个兵蚁叮醒米多多,同时更多的蚂蚁则在桌上组合成了一行字。能得到这么多蚂蚁的求助,米多多挺激动的。这份殊荣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得到的哟,但如何制止这场战争,他心里一点儿底也没有。冲着这么多蚂蚁对自己的信任,以及对那些随随便便发动战争当权者的厌恶,米多多觉得自己无论如何都要伸出援助之手。于是,他开始喊话 :“请你们保持克制,不要打仗,战争是要以双方许多蚂蚁的生命为代价的,那将让许多家庭遭受不幸,你们的国家也将蒙受巨大的损失。”两国的蚂蚁士兵们显然被这样的话给震住了。他们停止了敌对状态,有的蚂蚁士兵甚至

放下了武器。红蚂蚁国的国王怒气冲冲地说 :“你这个巨人想挑战我堂堂红蚂蚁国国王的权威吗?等我战胜黑蚂蚁国立即对你宣战。”黑蚂蚁国的国王也是怒气冲冲 :“滚开,讨厌的巨人,现在没时间理你,以后有时间我会找你算账的。你这家伙等着瞧就是了。”米多多看他们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他从文具盒里拿出了笔,画了两个正方形的框,分别把两个好战国王给圈了起来,接着又把两个方框画成两座简易的监狱。“两个坏国王坐牢了!” “不打仗了!” “我们需要和平,和平!”红蚂蚁士兵和黑蚂蚁士兵都把武器扔到了一边,竟然在“战场”上跳舞狂欢起来。还有一些兵蚁用一种有锯齿的草茎把那块甜蛋糕分成了两块,那意思很明显,一家一半。这倒也不失为一种办法。米多多想了想,又用画笔分别在黑蚂蚁国和红蚂蚁国的城堡大门旁画了几块甜蛋糕,然 后悄悄地离开了。这时天还未亮,米多多张大嘴巴打了几个哈欠,上床接着又睡觉了。大约是夜里辛苦,米多多早晨未睡醒,妹妹米娜娜来到他房间,硬是拽着他的耳朵把他从梦中扯到现实世界。“干吗,讨厌!”米多多呵斥妹妹。妹妹说 :“我不把你叫醒,你可是要迟到了。”米多多看了看钟,这才发现时间确实不早了,他赶紧穿衣服。“哥,你这是怎么了?”妹妹指着桌上那本图画书。米多多不以为意地问:“怎么了?” “这图画书是同学借给我看的。你怎么能在人家的书上乱涂乱画呢?你让我怎么还人家书?你还是三岁的娃娃吗?”米娜娜继续指责。米多多伸头去看那本图画书,果然,书上有很明显的画上去的两座带着窗棂的监狱。这两座建筑画得很随意,与书上的画风是那么的不搭。

两边监狱的窗棂里各有一只大个子蚂蚁在探头向外张望。这应该是两位国王吧。他再翻看下一页,那画上红蚂蚁国与黑蚂蚁国的城门前分别有几块蛋糕。这些蛋糕显然也是后来画上去的,但问题是图画书里的蚂蚁此刻正围着那些食物议论纷纷呢。再后面的几页则是蚂蚁们运输这些大蛋糕进城的情形。“怎么回事?图画书的后半部分和结尾跟原来不一样了。一点儿也不一样了!”米娜娜尖叫起来,声音大得让米多多捂起了耳朵。米多多责怪道:“老妹,你不要这么夸张。好不好?就算是我做梦在书上画了几笔,但也不至于把图画书的故事给改掉了吧,这需要多大的功力啊!你老哥可没有那么大的本事,而且这几乎就是不可能的。” “我也认为你没有这么大的本事,但书原来的结尾我记得很清楚,是两个国家经过一场大战,黑蚂蚁国取得了胜利,就在他们抬着蛋 糕凯旋回城时,一只巨大的食蚁兽匆匆跑过来了。故事很奇怪地结束了。有点儿莫名其妙,所以我才请教你的。” “这就是你没有把书看明白。懂吗?这一点儿也不莫名其妙。你知道吗?这个结尾预示着一场新的灾难就要发生。这样写正是作者的高明之处呢。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个成语你学过了吗?……你看你,学过了到用时又记不得,这就是应试教育的弊端呀。”米多多滔滔不绝,趁机卖弄起学问来。“你能不能打住?”米娜娜把图画书递给他,“你仔细看一看。”米多多的眼睛就如同被吸铁石吸住了一般不能动了。那最后的画面是两国的无数蚂蚁在一个巨大的广场上准备开会呢。广场中心的舞台的幕布上有“红蚂蚁国与黑蚂蚁国永远和平联欢大会”十几个大字。那些字正是由红、黑两种蚂蚁组成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