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借间谍案对俄制裁证据不足, “制裁外交”效果恐难如意

MEI JIE JIAN DIE AN DUI E ZHI CAI ZHENG JU BU ZU ,“ZHI CAI WAI JIAO ” XIAO GUO KONG NAN RU YI

Jishi - - 拍案惊奇 - 文/ 李佩

2006年,前俄罗斯间谍利特维年科在伦敦一家日式寿司店与友人用餐20多天后,不幸因放射性同位素钚210中毒而亡。利特维年科后来被埋葬在伦敦北部的一个铅制棺材中,以防辐射外泄。

12年之后,类似的事件在远离英国首都伦敦的南部小镇索尔兹伯里再次上演。2018年3月4日,66岁的前俄罗斯双面间谍斯克里帕尔和女儿被发现瘫倒在公园的长椅上,神志不清。英国政府称,导致斯克里帕尔父女中毒的是“诺维乔克”神经毒剂,并认定俄罗斯与此事有关。

“遗憾的是,像死亡这种悲惨的事情被用作政治挑衅……策划这次事件的人不是神。不幸的是,利特维年科先生也不是拉撒路(《圣经》中记载的人物,死后又复活)。”面对当年来自英国政府的

指控,俄罗斯总统普京曾经如此说道。

12年后再次在英俄之间发生的间谍毒杀案,同样成为了罗生门。此外,这场间谍毒杀案在恶化英俄关系的同时,还成功地煽动了美俄之间的一场“外交龙卷风”。

间谍中毒案事发5个多月后,美国务院发言人诺尔特于当地时间8月8日发表声明称,因中毒事件,美国将对俄罗斯实施进一步制裁,惩罚措施预计将2周内生效。

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与外交事务研究院研究员、俄罗斯研究中心主任汪宁对澎湃新闻表示,美国要制裁,就应该给俄罗斯在出什么时候、什么地点使用了化学武器的证据,需要掌握充分的具有说服力的证据。但是,美国在这件事上表现出来的是霸权主义、美国第一的姿态。

俄认为美国所谓依据不合法

在对俄制裁宣布前的5个多月,围绕间谍中毒案,俄罗斯和西方国家已经展开多轮外交战,美国和多个欧洲国家以此为借口大规模驱逐了140余名俄罗斯外交官,俄罗斯也做出了“对等回应”。

美国最新制裁的依据是27年前的法律。按照美国国务院发表的声明,根据1991年制定的《管制化学与生物武器与消除战争法》,由于美国确认俄罗斯联邦政府曾经违反国际法,使用化学或生物武器,或曾经对本国国民使用致命化学或生物武器,因此可以在这个框架下对俄罗斯发动两轮制裁。

目前,第一轮制裁将瞄准美对俄出口的军事类用途产品,制裁开始后,这些出口将被停止。美国有线新闻网(CNN)报道称,如果

俄罗斯不能保证不再使用化学或生物武器,美国将“不得不考虑”对俄实施第二轮制裁。

俄罗斯前国防部官员马克•西马科夫斯基表示,第二轮制裁或将瞄准俄罗斯对美出口,理论上可能包括外交关系降级、暂停俄罗斯航空公司飞往美国的航班等。

但是,对于美国的制裁,俄罗斯驻美使馆称华盛顿没有提供任何证据,用以证明莫斯科在斯克里帕尔中毒案中扮演的角色。俄驻美大使馆还指出,俄罗斯已向美国务院表明,俄方将继续“坚决支持对中

毒案进行公开透明的调查”。

9日当天,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也驳斥有关俄方涉嫌参与该事件的指责,并称俄不曾使用化学武器。他还强调,美国拟对俄实施的新制裁“不可接受且不合法”。

根据目前公开的信息,尽管有实施对俄制裁的法律依据,但是在具体的证据上,美国倾向于接受来自英国对此案的说法,即导致斯克里帕尔父女中毒的是“诺维乔克”神经毒剂。但是,目前没有任何消息证明美国参与此案的调查,或者

以任何渠道获得了更确凿的证据。

“美国出台这个制裁,是在非常匆忙和慌乱的情况下作出的,”汪宁说,“目前国际政治局势已经越发乌烟瘴气,美国在没有掌握证据的情况下制裁俄罗斯,更是做了一个非常差的榜样。”

汪宁认为,这也体现了美国国内政治现在处于非常不稳定、不确定的状态,给整个国际秩序带来了很大的危机。

对俄制裁凸显“两个对俄政策”

目前斯克里帕尔及其女儿已经

康复出院,美国此时发起对俄罗斯的制裁似乎事发突然,但事实上,美国一直在针对此事研究对俄制裁,制裁消息发布后也得到了华盛顿很多人的支持。

而制裁发起的当下,受通俄门调查、俄罗斯女间谍案等事件影响,美俄关系在恶化的情况下正在变得更为复杂。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7月27日报道,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爱德华•罗伊斯早在3月就致信美国总统特朗普,要求确认俄罗斯是否参与间谍中毒案。但是白宫并没有在60天内给予回复,7月末,罗伊斯再度致信,要求白宫在8月9日之前就斯克里帕尔中毒案中俄罗斯所扮演的角色做出结论。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来自美

国国务院的这一消息,距离特朗普与普京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的会晤仅仅过去三个多星期。在与普京的首次正式会晤中,特朗普对待俄罗斯总统的态度引发了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的愤怒,甚至被谴责“卖国”。随后,特朗普还与媒体掀起口水仗。

与此同时,在宣布对俄制裁的前一天,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还在五角大楼对媒体表示,俄罗斯肯定干预了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并采取实际行动破坏选举程序,未来美国将对干预的行为予以反击。

《纽约时报》因此分析称,制裁俄罗斯决议出台的过程,反映出特朗普和其政府在对俄关系上存在的分歧。

关于制裁俄罗斯的声明,特朗

普的政府官员表示,实施制裁的决定是一项法律程序,并未在政府内部引起重大的辩论。但是官员们表示,国家安全委员会参与了这一进程,国务院和国务卿蓬佩奥也在其中扮演了一定角色,但是白宫没有发表任何声明。

“特朗普政府有一个对俄政策,但是特朗普自己也有一个对俄政策。”目前在斯坦福大学任教、曾经在奥巴马时期担任美国驻俄大使的麦克福尔表示,希望在下一次特朗普和普京的峰会召开之前,两者能够逐渐取得一致性。

尽管美国态度强硬,但并没有关上协商的窗户。据海外网9日报道,美国国务院官员8日在电话采访中表示,美国虽然对俄罗斯实施制裁,但愿意继续致力于改善与俄

罗斯的关系。

汪宁认为,虽然从特朗普和普京两个人本身出发,都想促进美俄关系,尤其是俄罗斯。但是美国国内反对力量太大,特朗普即便有再强的个人意愿,美俄之间也没有很大的关系改善的空间。美俄关系在乌克兰危机的影响下,不可能有大幅度改善。

美对俄黔驴技穷,制裁效果或不佳自2013年以来,随着两国关系的进一步恶化,美国和俄罗斯之间的贸易一直在下降。过去一年中,随着针对俄罗斯的其他制裁措施纷纷实施,未来两国之间的贸易可能会进一步下滑。在这样关系恶化的 情况下,俄罗斯会否在美国压力下

“就范”引发怀疑。

对俄第一轮制裁将于8月22日左右正式生效。这是继去年美国因为黑客制裁俄罗斯之后,发起的

新一轮制裁。而类似的制裁,此前美国只对叙利亚(2013年)和朝鲜(2018年)使用过。2015年的美国奥巴马政府对伊朗的制裁曾经一度促使伊朗核协议的达成。

“制裁是强制外交中一个效果非常薄弱的工具,在实际推动目标国家的政策变化方面效果并不好。”在谈及制裁能否促使俄罗斯作出美国政府所希望的改变时,来自卡托研究所的格拉瑟对《纽约时报》表示,尽管近年来,制裁被越来越频繁用于美国的外交政策当中,但是其效果并不如意。

《纽约时报》9日报道也指出,尽管一位美国政府官员称俄罗斯在这次制裁中受影响的物品清单将 “非常精细”,但外界专家表示,由

于奥巴马政府已经禁止向俄罗斯出口可能具有军事用途的物品,因此实际受影响的物品数量相当少,对俄制裁的影响或许不如外界想象得

那么大,第一轮制裁颇有“雷声大雨声小”的感觉。

“这一轮制裁实际上是非常重要但是并不严厉。”在奥巴马任期内曾负责相关制裁事务的官员哈勒尔认为,如果实行第二轮制裁,那才可能对俄罗斯影响甚广,但是那也将取决于特朗普希望美俄关系如何走。

汪宁指出,2014年美国就开始制裁了,美国对俄罗斯的制裁的经验很丰富,俄罗斯也不把美国的制裁当作一回事,但是两者在航天技术方面一直在保持交流,在这方面俄罗斯占了主动地位。

“这次第一轮的制裁对俄罗斯伤害不会太大。出于国内政治的考量,美国也是对俄罗斯黔驴技穷,没有什么其他办法了,”汪宁评论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