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景瑜

不够强大,那就继续折腾

Leon China - - Leon Star 明星风范 - 编辑 / 昌涛 撰文 /Serenade(儒星工作室) 摄影 / 刘闻 化妆 / 王耀葳 版式设计 /TAO

“人生就像心电图,必须折腾起来”这是黄景瑜放在微博上的简介。他不怎么出现在综艺上,一年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拍戏。有人说,黄景瑜的角色“谁演都会火”,但要完成这样的“必爆”角色也需要付出更多。正如名字中带有的寓意那样,景者,高而光明;瑜者,美玉也。在他的身上,既有着如太阳般的炙热和张扬,也会在不经意间散发出温润而泽的余裕。

拍戏没有不辛苦的

今年年初,一部《红海行动》以高票房、高口碑成为春节期间的最大赢家,也让黄景瑜以硬汉的形象跃入众人眼中,在电影中头一次饰演狙击手的他表现可圈可点,收获一众忠粉的同时,更是让大众久违地感受到了荷尔蒙和男子力。这之后,黄景瑜又在电视剧《结爱》中独挑大梁,轻松消化神秘高冷的狐族祭司一角,观众在欣喜的同时,也暗暗希冀着这样一位型貌俱佳的小生能够在下一次的角色中继续打破当下银屏上略显重复的男主人设。

不久前,黄景瑜参演的另一部备受瞩目的缉毒警匪题材剧《破冰行动》杀青,回忆起在剧组的日子,他总结为适应良好,情绪稳定。他们一群人在“也不知道导演怎么找到的没有人烟和信号的山沟里”一拍就拍了一星期,“风吹日晒没吃没喝地就这么埋头拍戏。”轻松的口气下,或许是想化解当初拍摄时的种种艰辛。作为一部缉毒剧,免不了的就是动作戏,而黄景瑜饰演的新一代缉毒警察李飞自然也肩负着大量的打戏。大部分动作戏的场面,导演希望是能拍摄一整条没有剪辑痕迹的镜头,为了呈现最好的观影效果,就必须一遍遍反复地重拍。庆幸的是,黄景瑜在拍摄时没受什么严重的伤,只是磕磕碰碰的小伤不断,“拍这部剧的时候进度很赶,有时候早上起来就有拍摄,直接拍打戏好像特别容易扭到。还有很多翻滚的镜头,有时候一翻没翻过去,就把自己别住了。”除此之外,像从二楼徒手翻窗跳下来之类的,倒成了不值一提的“小场面”了。

谈及接下来想要尝试的角色,黄景瑜不假思索地回答:演一个普通人吧。细数一下之前的角色,不管是外冷内热的狙击手也好,还是痴情的狐族右祭司,确实都有点“高大上”了,演一个贴近生活的角色倒也成了新鲜的体验。

我很容易被感动

前不久,黄景瑜和粉丝一起度过了自己的26岁生日,这是他和粉丝过的第二个生日,原本他不是一个喜欢过生日的人,“不会刻意去想着生日,有时候忙起来没注意生日就过去了。”生日会的现场,豪豪的到来着实让黄景瑜惊喜了一番。“好像又长大了一点。”回忆着和豪豪的上次见面,明明也只过去了一个多月,怎么小孩子就又长大了呢?和“豪两岁”在一起黄景瑜变成了“黄三岁”,两个相差24岁的人分享着从陌生到熟悉,探索着语言无法表达之外的沟通方式,偶尔无措,偶尔勇猛,偶尔天真,彼此治愈。

回忆起来,黄景瑜觉得自己的童年还算是蛮乖的。印象最深的一次, 是自己把自己摔惨了。“小时候有次从台阶上掉下去,然后把一半脸都给摔了,那个脸就破相了,我不记得是在左边还是右边,但是脸上的伤疤持续了五六年吧,当时哭得可凶了。”

而最近一次哭是什么时候呢?“拍哭戏的时候。”他说自己拍哭戏的时候不会用“技巧”,因为他一直学不会,而且感觉也不真实。而他拍哭戏的技巧就是让自己被感动,沉浸在当时的场景里,自然就哭出来了。黄景瑜承认自己是一个容易被感动的人,比如最近他就因为一个网上的视频被感动到了,那是一个新西兰的17岁少年的葬礼上,生前好友跳毛利战舞为他送行的视频。

那些小烦恼和小幸福

也许是太久没有自己的假期,黄景瑜对于“如果有了假期要怎么安排自己的一天”还没有具体设想过,“我还没想好,反正就是谁也别管我,爱干啥干啥。”忙碌了一年,有了假期以后最想做的事情,还是想回老家和家人一起过年。对于家乡的印象,黄景瑜用了一连串洋溢着幸福感的形容词,“好吃的海鲜水果,冬天很大的雪,夏天舒服的气温,小小的城市,大家生活都比较安逸,节奏也比较慢。”

如今工作生活在上海,和家乡的反差是显而易见的。“国际大都市嘛,特别繁华,要什么都有。节奏特别快,每天街上很忙碌,车来车往24小时也不间断。”黄景瑜以前不喜欢上海的家里没有暖气,今年终于装上暖气了,前不久也下了初雪,这样的小变化让自己很幸福。

但是还是有很多琐碎的烦恼。比如去外地的时候怀疑家里的窗户没关,一走就是一个月,心里就一直惦记这事。

比如失眠。为什么会失眠呢?黄景瑜说自己也不知道,原因有很多,可能是白天比较兴奋,可能是有时候换了环境睡起来不舒服,又或者概括起来说,开心或不开心都会失眠。他似乎对自己的失眠“缴械投降”了,“因为这东西好像特别难治,没见谁有方法,如果失眠能治,那不叫失眠,那叫睡不好。”

还比如在演好戏之外,他要小心着自己的一言一行。“我要特别给自己把关,因为随便做点什么都可能被骂。”网上那么多不认识自己的人,那么多莫名其妙被骂的事,没有办法和旁人去诉说,只能自己一个人消化掉,“也没什么好说的,说也没用。”

试着想像一下十年后的自己会是怎么样的,他的回答是成为一个更强大的人。现在的黄景瑜自认还不够强大,不论实现这两个字需要多大的努力和坚持,在虚幻的表达面前,他想还是用实际行动来证明这两个字的分量比较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