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喜达:玩红木的木头人

做传统红木家具,不要怕费工费时,这份事业不是让红木家具如何省钱,而是让它如何更加值钱。从白手起家到中原高档红木家具品牌领跑者,唐人红的掌舵人崔喜达对红木家具的领悟显然与众不同。

Licai - - 第一页 - 文/本刊记者 魏 冬

在中原红木家具市场,唐人红的崔喜达是不得不提及的一个人物。原本做古玩的他,阴差阳错进入水很深的红木家具市场,靠着热情、本分,硬是把唐人红打造成了中原本土规模最大的红木家具品牌。一路走来,艰辛备尝,但是崔喜达却说,红木家具不怕买贵就怕买假,咱做的就是一个良心活。

旧圈椅的不了情

崔喜达是濮阳人,因家里是农村的,很早就想着找出路。

1997年还是在老家念初中时,他因出售自己收藏的旧钱币,结识了一位来自保定的郭姓收旧货、老货的生意人,便开始涉足古玩买卖。

“那会儿就做简单的代理,我帮助他收货,他两三个月来一次。他还免费给我提供了古钱币鉴别的书,让我参照着收。”

崔喜达觉得这是条讨生活的门路,古钱币、古书在农村比较多,既可以挣点小钱养活自己,还能研究历史,本来他对古旧的东西也有兴趣。自此,上课之余,他骑车走街串巷干起收老货的买卖,因为口碑好,老乡翻到老货也会送到他家里去。

初中毕业之后,他跑到郑州古玩城、北京潘家园古玩城待了几年,把这个行当的每个环节都熟悉了一遍,就专职干起了收旧货、老货的古玩生意。

“这行业最大的风险就是打眼,资金本来就有限,如果再看走眼,这损失就大了,所以对鉴赏的要求很高。我也是一门心思扑在了上面,多方求教,着力甚多。练就的本领,都是花钱吃亏买来的。”崔喜达说。

2002年的时候,崔喜达在山西临汾收到了一对明代 黄花梨的旧圈椅,这上了年数的旧货,所呈现出来的中国家具独有的那种简洁、大方、雅致的艺术美感给了他很大的震撼。他当时还邀请许多朋友来观摩。因为要生活,尽管爱不释手,花了1.4万元收的圈椅,他最后还是以3万元的价格卖掉了。“没办法,需要资金周转,只能忍痛割爱。”今天崔喜达说起来,还是异常惋惜。这样的好东西也真是越来越少了,最新的拍卖市场的成交价已经达到300万元。

也是因为这个事,身边的朋友就建议他说何不用传统工艺和技术,用最好的材质,把它们延续下来呢?你要是能做出来,我们每人都可以要一套。受此启发,崔喜达就琢磨着注册了红木家具品牌唐人红,他立志把制作传统红木家具作为毕生追求。

工匠精神成就传世精品

中国传统家具的精粹,最典型的就数明代家具了。明代家具,用材考究,实用性强,样式好看,简洁大方、雅致,线条流畅,充满美感。因此,也很受世人喜爱。

崔喜达的目标很高,他觉得唐人红要想做出彩,一定得能够续接上明代家具的味道才行。

但是红木家具市场毕竟跟古玩生意是两回事,这对崔喜达来说意味着新的挑战。他告诉记者,建厂之初,一穷二白,采购木头,安装设备,请工匠师傅,把控工艺设计,为了保证质量,每个环节都需要亲力亲为。

“每天想的都是关于木头的事,有时半夜睡梦中忽然惊醒,爬起来就赶紧去车间,感觉像着了魔一样。”崔喜达把人生的规划和投资都定在了这个方向,一腔热血全在这里了。

靠着这份钻劲,他不仅收集了当前所能够见到的馆藏明清家具照片,也做到了对自己经手的每一块木头、每一件产品都非常熟稔。

木头开裂是个大难题,“红木不过江”说的就是这个问题。崔喜达就带着师傅一遍遍做烘干实验,把木头里的水分控制到了最合适中原气候的那个含量上,而这过程中堪比黄金的红木材料整块整块扔掉也是常事。“心疼归心疼,但要出成果,免不了要有损耗。”他说。

为了让唐人红的产品能有明代家具气息,他花大价钱从北京请来了师傅,有的还参与过北京的一些文物项目古旧家具的修缮工作;样式就是以故宫传承下来的典型明清家具为蓝本,古风古韵;工艺也是传统的卯榫结构,没有任何钉子;材质,实打实的红木,不用一丁点插接什么的,全是整张板材制作;整个过程不上漆,保留的都是红木的自然清香。

这样的追求,耗材多,产量不高,就成了必然。崔喜达 说:“制作红木家具不是流水线,更节省不得,唐人红都是小批量生产,我们要做的不是让家具如何省钱,而是如何让它更值钱。”

在郑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唐人红的制作车间,崔喜达介绍产品的时候,还做了一个惊人的举动。他找来一个刀片,顺手在一张桌子上刮了几下,让记者看里面的纹路、颜色和外面的纹路、颜色,然后又用砂纸打磨了几下,刮过的痕迹便荡然无存,红木的光泽依旧闪亮如初。接着他又让记者站到一张明代样式的床上跳了几下,让记者感受这种用传统古法制作出来的红木家具的承压性。他说,明代家具从产生到现在有400多年的历史了,能传承下来,就是因为它用材考究、结实,唐人红真材实料的家具经得起检验,也有信心能够传承400年。

唐人红跟别人不一样的地方还在于从木材开料到后期成型的整个过程都是开放式的,制作车间和展厅是相连的,每一个过来的买家都可以看看唐人红产品制作的过程,也能现场感受到传统制作工艺的精湛。

好的产品卖给懂的人

这一路走来,崔喜达为了唐人红付出很多,个中艰辛自不待言,他说做红木家具不是光为了赚钱,也是为了一份文化传承,毕竟有着情怀在里面,人总是要有一点追求的。

曾经有一个煤老板陪着他的夫人到店里来看家具,他夫人倒是饶有兴趣,那人逛了一圈,有些许不屑。崔喜达都看在了眼里。临终对方要掏钱出来时,他告诉对方,不要强求自己,如果你不懂得这家具的价值,你买了会不舒服,我卖了也会不舒服。“两情相悦,才各得所求。”

崔喜达坦言自己做红木家具不如当初做古玩赚钱,做红木家具是把大量资金都投了进去,光每年为采购木头一项,就投入不菲。但令人欣慰的是,他的唐人红品牌能够在这个市场中立住脚,并且发展到今天公司旗下拥有2家旗舰店, 1家珍品店,1家古玩店,占地3万多平方米、拥有大型展厅3000多平方米、1万多平方米的红木家具生产车间的规模,成了中原高档红木家具品牌领跑者,毫无疑问也是得到了大家 的认可的。

说到体会,崔喜达说走弯路肯定是走不到今天的,取得这样的成就,还是唐人红以“诚信经营、合作共赢”为经营理念,坚持本分和实诚,用优质服务赢得客户长期支持的结果。

有许多人说这行业水很深,所谓的深其实就是以次充好的问题。有人上当受骗就是买到假货了。崔喜达说,做红木家具是良心活,买贵了倒不怕,怕的就是买到假货,毕竟红木有上千个品种,传统家具老三样是黄花梨、紫檀和老酸枝,明清宫廷家具用材多是黄花梨,但这个在国内目前基本上是没有了,能找到的也就是去东南亚一带收购当地的老料,目前大部分还是以紫檀和老酸枝为主。他自己能够走到今天,也是在东南亚的缅甸等地建了公司,以保证材质来源的充足。虽然事业做大了,但是采购一项,他一直没有放手,像缅甸的偏远山区,尽管路途遥远,险象环生,他每年都要去。“自己经手的东西自己才放心,更何况你可以想象你经手的每一块风干的朽木,经过开料、设计、雕花、打磨蜕变,最终露出了水波粼粼的龙胆纹、鱼鳞纹的样子,并且散发出来香味的那种喜悦吗?”这大概就是一个爱木头的人才会有的执着吧。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