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角兽工业富联登陆A股

对于仅收获3个涨停板的工业富联而言,显然低于市场预期。究其原因,与公司本身发行市值较大等多方面因素有关。

Licai - - Contents | 目录 - 文/本刊记者 赵新江

顶着独角兽光环上市的工业富联走势令人大跌眼镜,明显低于投资者的预期。

6月8日,工业富联正式登陆上交所,并在收盘时成为A股市场市值最大的科技股。6月13日,工业富联涨停板被打开,此后股价不断下跌。截至6月29日,上市短短15个交易日期间,工业富联市值从最高的5193亿元迅速蒸发了1561多亿元。

不过,借着央行货币政策调整的东风,股价上涨3.07%,将市值维持在3632亿元。

一业内人士表示,工业富联上市后止步三连板系多方原因造成,包括与工业富联本身发行股票数量较多、估值争议及大盘表现低迷等因素有关。

A股史上最强配售阵容

6月8日,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工业富联”,股票代码“601138”)正式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主板挂牌上市。当天上午,工业富联以16.52元/股开盘,不久后迅速上涨至19.83元/股,涨幅44.01%,公司市值达3906亿元。

资料显示,工业富联为全球领先的通信网络设备、云服务设备、精密工具及工业机器人专业设计制造服务商。公司营业收入从2015年度的2728亿元增长至2017年度的3545.44亿元,复合年均增长率为14%;净利润从2015年度的143.50亿元增长至2017年度的162.20亿元,复合年均增长率为6.32%。

截至2017年年底,公司拥有境内外全资及控股子公司共60家,资产总额高达1485.96亿元,业务版图广阔。工业富联董事长陈永正在上市仪式上表示:“截至目前,我们已在四大洲、11个国家和地区广泛布局。我们的合作客户均为全球领先知名企业及互联网公司,并与这些世界第一流的公司形成了长期稳定的战略合作关系。”

从上报招股说明书到获得通过,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首发申请,仅用短短36天就获得通过。资料显示,工业富联本次登陆A股市场,总共发行新股规模为19.69亿股,发行价格为13.77元/股,募集资金总额约为271.20亿元。值得一提的是,工业富联还向包括BAT、中央汇金、招商局等在内的20家机构进行战略配售,拥有堪称A股史上最强配售阵容。

富士康董事长郭台铭在工业富联上市之前,参加了富士康大陆投资30周年论坛,当时他表示,工业富联上市后,会马上发行员工持股激励计划,激励人才。

陈永正在上市仪式上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公司上市成功只要高兴1秒钟就好,上市后感觉是很大的责任:首先是对股东的责任,股东期待越高,压力就越大;其次是对行业的责任,工业互联网是新兴行业,没有严格意义上的标准,作为第一个行业企业,对同行、合作伙伴都有责任。

第四个交易日打开涨停板

成功登陆A股市场的工业富联,并没有带给投资者太多的惊喜,在上市第四个交易日就打开了连续涨停板。

交易行情显示,6月13日早盘工业富联高开2.33%,随后公司股价呈现震荡走势,截至当日上午,工业富联报于24.89元/股,涨幅为3.75%。6月13日午后开盘,工业富联股价再度拉升,在下午1点12分左右,上涨9.84%。工业富联股价一度冲击涨停后迅速回落,截至收盘,涨幅为7.21%,收于25.72元/股。

打开涨停板的工业富联,成交量也出现急剧放大的情形。交易行情显示,6月13日总成交金额约158亿元,位列沪深两市成交金额榜首,而屈居第二的罗牛山在6月13日的成交金额约为36.7亿元。依此计算,工业富联当日的成交金额是罗牛山成交金额的4倍之多。

截至6月13日收盘,沪市成交总额为1559亿元,的成交金额占沪市成交总额的比例约10.13%。也就是说,工业富联一只股票的交易量占到了整个沪市股票成交金额的1/10以上。

6月13日工业富联的换手率为56.64%,高换手的背后是各路资金的相互博弈。从盘后交易所公布的成交数据来看,在当日买入金额前五名席位全部超过1亿元,其中处于买一位置的海通证券杭州解放路营业部在当日买入金额为18019万元,处于买五位置的国泰君安证券深圳深南大道京基一百营业部买入金额为11326.91万元。

与各路营业部争相抢筹进场有所不同的是,机构投资者则选择落袋为安。交易公开信息显示,在6月13日卖出金额最大的前五名均为机构席位,5家机构合计卖出的金额高达逾6亿元。

6月13日晚间,工业富联发布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称,公司没有任何应披露而未披露的事项或与该事项有关的筹划、商谈、意向、协议等。

相关概念股黯然失色

近期低迷的A股市场,独角兽成为市场瞩目的焦点。经《理财》杂志记者梳理,5月8日上市的药明康德,在上市后一度连续走出16个涨停,但开板以后,已遭遇多次大跌:

5月30日,药明康德开板当日跌超7%;6月4日,药明康德大跌9.01%,直逼跌停;6月11日和14日,药明康德的跌幅分别达8.73%、7.15%;6月21日,在医药板块整体走势并不差的情况下,药明康德跌幅却达9.51%。

与此同时,6月21日独角兽概念板块也遭受重挫,69只 概念股仅有6只上涨,3只无涨跌,其余60只全部下跌,独角兽概念指数下跌3.56%。

值得一提的是,更老的独角兽比如华大基因、巨人网络等相较历史最高市值缩水分别达54%和70%。

至此,今年上市的独角兽三巨头(药明康德、工业富联、宁德时代)只剩下宁德时代走势依然强劲。

6月11日,宁德时代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当日开盘价30.17元。上市以来,宁德时代的股价表现气势如虹,即使近期A股市场整体疲弱,甚至是在大市遭遇重挫时,该股依然每天都能走出一字板涨停。6月21日,宁德时代以70.54元收盘,走出上市以来的连续第八个涨停板,公司市值也达到1532亿元,稳坐“创业板一哥”宝座,比市值第二的温氏股份高出约400亿元。

后市股指值得期待

工业富联后市的估值问题也引起了市场的热议,在业内人士看来,工业富联的估值其实是如何寻找在代工厂与工业互联网转型之间的平衡点。

6月29日,陈永正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股价波动应从两个层次看:首先,上证指数近期调整到2800点附近,受整个市场环境影响,公司股价波动是不可避免的。其次,公司目前基本面正常,公司的发展方向一直按照招股书所提出的正常进行,今年第二季度的业务也很正常。

财经评论员、财经专栏作家郭施亮向《理财》杂志记者表示:“独角兽三巨头之所以有这样差异化的表现,主要是企业定位。药明康德被称为‘医药界的华为’,是医药领域的独角兽;宁德时代在动力电池领域占据领先地位;工业富联虽然定位为‘工业互联网’企业,但市场对其定位还存在一定分歧。”

值得一提的是,工业富联此次发行的一大亮点是引入战略配售者,并设置相应的锁定期。有分析认为,如果没有CDR的话,工业富联可能是比较稀缺类的股票,但是接下来又有比它更像独角兽的企业;如果把工业富联归入制造型企业,目前约30倍的市盈率并不低。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表示,工业富联开板走势对于独角兽企业回归、CDR发行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此前,大多新股发行均以23倍市盈率做发行价,工业富联引入战略投资者以及询价机制,对其他独角兽企业有借鉴意义。(特别提示:以上分析仅供参考,据此入市,风险自担。)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