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商业化,岂能无限度!

Manager - - From Editor 本刊观点 - 主编邮箱: david@sino-manager. com

A股教育类公司的并购案例中,从2014年至今至少有12家标的公司在2017年未完成业绩承诺,其中涉及的亏损的有7家。按照惯例,被并购公司对并购公司的业绩承诺一般为3年,也就是说,2017年是盘点A股教育类公司对自己之前并购成败的时间截点。根据统计,2017年,共有包括长征教育、龙文教育等12家标的公司未完成业绩承诺,而牵涉到A股上市公司的有拓维信息、勤上股份、秀强股份、全通教育、盛通股份、洪涛股份、世纪鼎利等7家。其中,有些标的公司出现亏损。如,洪涛股份于2015年收购的学尔森,在2017年亏损3584.6万;世纪鼎利于2017年初收购的佳诺明德,当年出现亏损1986.6万,该资产目前已基本停止业务运营,世纪鼎利后续正在对所持股份进行处置。

对于这些被并购资产的亏损或业绩不达标,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上市公司的并表业绩。如果是当初溢价并购,那么就需要商誉减值,直接抵消利润,数额较大且严重的,可能构成年度亏损。当然,如果当初和标的公司原控制人签订过业绩补偿协议,上市公司至少还可挽回一些损失。

我们需要追问一个问题:这些标的公司的业绩为什么会不达预期呢?如果从商业角度,主要由以下三种情况构成:

第一,政策变动和行业竞争加剧;第二,并购标的公司被纳入上市公司体系后带来的成本上升;第三,上市公司实际并没有收购到最优质的教育类资产标的。

但从教育的严肃角度,却是反商业化的。教育首先要树人,因为培养人才有了基本的道德素质之后,掌握的技巧、能力,才能够更好地为社会创造和服务。但是由于现行的社会中,对教育的结果越来越来倾向于“指标化”和“精英化”,催生了满足这两个需求的大量的第三方培训机构,于是商业化逐渐侵蚀教育,甚至为了招揽更多的学生、学员,那些教育商业机构不惜在品牌宣传、市场推广、学习速成上,投入大量成本,最后通过融资、上市等资本行为,将自己标榜成商业标杆。

不过,当教育商业机构乃至与其利益相关的上市公司,将教育以盈利为唯一追求目的的时候,那么惩罚也必然出现。

以世纪鼎利收购佳诺明德股权溢价3013.97%、洪涛股份收购学尔森股权溢1560.61%为例。两家上市公司当初为什么要以如此大的溢价收购第三方教育机构?原因只有一个:为追逐利益。

发生收购之前,世纪鼎利的主业本是通信业务,而洪涛股份的主业本是装饰工程的设计及施工。尽管他们收购的标的公司,前者是涉及IT教育,后者涉及工程职业教育,看似有些逻辑关系,但教育和产业,从严格意义上说,属于两个完全不同的领域。

值得注意的是,世纪鼎利所2017年初收购的佳诺明德,当年就被曝出违法招生的丑闻。其后,在2017年度财年结算,佳诺明德出现1986.6万亏损,并处于基本停运状态。经此教训,作为佳诺明德背后的上市公司世纪鼎利,需要反思自己当初购买佳诺明德的意义、价值,究竟体现在哪里?尤其要,需要反思自己选择投资教育行业的目的所在。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