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ychology:

Marie Claire (HK) - - CONTENTS -

珍惜曾經遇過的賤男

「天下賤男何其多,身邊必然有幾個。」或許很多人在感情失敗後,會渴望聽到身邊有這樣的安慰,但不管對方有多「賤」,在人生中遇到的每個曾經,都是值得珍惜的經歷。

說緣份是隨機,還是冥冥中有主宰?或許令人難以接受,但事實自己才是一切主宰:吸引他、選擇他、容讓自己和他建立關係,結局亦因潛意識被成長環境塑造,一早已埋下伏線。當萌生嘗試和他一起的念頭,即使帶著猶疑、有人勸阻、在關鍵一刻時還是堅持下去,和他上床、同居,甚至走進婚姻,這些曾經的選擇,不僅是際遇,無論回首是如何不堪,亦必然蘊含著當時潛意識所驅使的慾望。

他也許是個暖男,對異性有著不一樣的細膩。但相處日子漸久,便發覺他根本脫離不了母親,對自己卻愈來愈冷落。而他也許在成長中,一直在家中替代缺席的父親,擔當母親的守護者,從而發展出對女性特別的觸感。偏偏自己從小就缺乏愛,成長中到處尋找被照顧的感覺,直至遇到他,潛意識就被他的溫柔體貼所迷惑。

他又或許是隻沒腳的鳥。偏偏自己從小便是長輩的掌上明珠,在家中呼風喚雨,字典裡從沒有「得不到」三個字;又或是成長中身邊有像他的影子,也許是父親,或者弟弟⋯⋯偶爾碰上他,就不由自主地被那種孤獨和憂鬱所吸引,心生一種強烈願望,潛意識想改造他、拯救他、收伏他,以至無視他對感情投入的恐懼,甚或不穩定的情緒和若即若離的態度。

自居受害者身分,站在道德高地,指責對方為賤男,當然可以博取同情,迴避受批判,不需要為結果負責。只是,堅持這種想法,以對外部世界的無力感以作開脫,害怕面對坦蕩蕩的自己,便白白錯過了成長的寶貴機會。

面對感情困局,不妨將不愉快經歷,當作一次探索自己潛意識的旅程。讓自己抽離,綜觀整個過程,從「曾經遇上一個賤男」這種被動消極的受害觀念,反客為主,看作一個主動式感情經驗,承認自己曾經允許他、邀請他進入自己生命的決定,透過理解自己的這個決定,窺探自己最赤裸、最脆弱的內在需求,從而達至對自己完全接納、與外部世界價值衝突和解,世界亦再沒有賤男,再沒仇恨,自己亦更有智慧去選擇未來。

傅子健精神科專科醫生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為英國皇家精神科醫學院院士、香港精神科醫學院院士、香港醫學專科學院院士(精神科),現為私人執業精神科專科醫生。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