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urmet's Pick

Marie Claire (HK) - - CONTENTS - Dorothy Ma市場推廣顧問兼美食旅遊自由寫作人,推崇 Affordable Luxury 的旅遊飲食態度。fb:飛嚐生活ig:dorothyma website: bonappetitby dorothy.com

香港人識飲識食,對食的要求亦愈來愈高,尤其是日本菜。除了之前兩期提過的日式燒肉及壽喜燒,連高級壽司店也靜靜起革命,一頓廚師發辦的壽司,隨時動軏2千元可才落樓。既然要付如此昂貴一餐,當然要去吃最好的,在我心目中就有3家高質素的壽司店,最好的則非 Sushi Saito 莫屬。

剛在3月底四季酒店開業的 Sushi Saito,於日本東京被譽為最難訂座的一家。來到香港開設首家分店,同樣是一位難求,訂位多數要等2 至 3個月。Sushi Saito 在東京本店的魚料都是由總廚齋藤先生每天早上到築地選購,現在香港店的亦如是,早上由齋藤先生選好魚料,再即日飛抵香港,魚料抵港後由廚師處理及進行熟成程序,令其鮮味更集中突出,這是Sushi Saito的特色。香港店由29歲的小林郁哉掌舵,他與齋藤先生緊密共事超過8年,一直在東京店擔任其副手。在這裡看著小林先生握壽司,其動作真的很優雅,力度也剛好,吃到的壽司飯不鬆不緊。很多人會問差不多2千元在 Sushi Saito 吃一頓午餐,又或是4 千元吃一頓晚餐,究竟是否值得?我每次都答「值得」,要在香港吃到如此正宗且有質素的江戶前壽司不易,我更認為在這裡吃過後,會讓你對很多原本不吃的魚刺身改觀。

另一間心水是 Sushi Masataka,前身是鮨魯山,去年關店後再裝修,主廚Masa-san 成了老闆,自此便改名為 Sushi Masataka。跟鮨齋藤一樣,座位少於10個,訂座同樣困難,收費亦不菲,來吃的卻大有人在。每次看著Masa-san在握壽司,他那溫柔的刀功和握壽司的動作,散發出懾人的風範,不禁讓人看得入迷。他握出的壽司,魚生總是將壽司飯完美地覆蓋,每次當他把壽司放在面前,美得忍不住要多看兩眼才捨得送進口。

最後一家是 Sushi Sase Hanare,由來自北海道札幌的 Sase-san 主理,小店只得500呎,置有一張10人的壽司吧檯,這裡無論是午餐或晚餐都只得Omakase 供應。雖然午餐的收費較相宜,但我仍會推薦在晚餐時段前往。晚餐的Omakase 吃到的菜品有30 多款,幾乎是城中眾多家壽司店的Omakase供應菜式數量之首。由前菜、酒餚、刺身、壽司、麵豉湯及甜品,試過吃到35道菜,分量多得誇張,食材優質,性價比極高。

Photography: Sushi Saito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