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摄影师老公是种什么体验? /

拍照,是爱和陪伴的另一种美好模样。

Marriage and Family (Documentary) - - CONTENTS - 贾方方

第一次见面,他就为她拍下了照片。然后,她成了他的妻子,“咔嚓咔嚓”成了他们的日常。后来,她怀孕,他用两万多张照片记录她怀孕、生产的每个片段。再后来,儿子出生,他拍,她写,用照片和文字记录孩子每一天的成长。

他们就是树爸贾树森和树妈马瑞。树爸是专业摄影师,树妈是心理咨询师,从相识相恋到结婚生子,拍照是他们表达爱与沟通的特别方式,也是他们的美好生活方式,他们说, “每一张照片都是一句我爱你。”

美丽的相遇,让我们成为更好的自己

贾树森和马瑞是相亲认识的, 回忆起当时的相识还挺戏剧性的。

2012 年 4 月 14 日,马瑞正在上一个叫作“心想事成的秘密”的课程。在课堂上,每个人都要说一下自己上课的目的是什么。32岁的她毫不掩饰一个大龄未婚女青年的渴望: “我要一个男朋友”。事实上,下了课,她就要去相亲了。

在这之前,马瑞已经经历了 N次无果的相亲,所以这次心态很平和,成就成,不成就和从前一样,聊完一杯水的时间各回各家。这么想着,一阵清香飘来,顺着方向看过去是两棵丁香树。繁花似锦,真美。她下意识地用手机拍了下来。

这次的相亲对象正是贾树森。初次见面,对话很套路。“怎么来的?”“地铁。你呢?”“我也是。”然 后一阵静默。“地铁那边有两棵丁香树,花开得特别好。”“是啊,我也看到了,还拍了照片……”没等对方说完,马瑞就迫不及待地拿出了手机。贾树森也拿出手机,两个屏幕上出现了两棵几乎同一角度同一时间的丁香照片。初次见面的神默契让两颗心瞬间靠近了很多。

每天从那两棵丁香树旁走过的人有成百上千,很少有人能真正停下来观赏它、记录它,而他却做到了。善于发现美,生活有情调,这不就是自己一直要寻找的人吗?马瑞当即决定将相亲套餐更新换代,从简单喝杯水升级为好好吃顿饭,外加一瓶红酒。她爱写字,他爱摄影,一文一武,动静结合,两个人聊得很投机。

分别时,他们又走到了那两棵

丁香树下。作为摄影师,贾树森对美有着天然的敏感。映着微光,衬着繁花,马瑞一个扭头的瞬间被他抓拍了下来。这也开启了马瑞被拍到停不下来的生活日常。以前是马瑞要求男友拍,如今都是贾树森主动要拍,而且是随时随地拍。在家拍,出去玩儿也拍;吃西瓜拍,喝粥也拍;醒着的时候拍,睡觉的时候也拍,“感觉自己身边有个移动的摄像头。”

和很多爱美的女孩一样,马瑞对男友镜头下的自己有很高的期待,也经历过累到死的摆拍和无止境的修片。之所以希望被拍得美,其实是渴望被欣赏。马瑞说,她从小就没有被父母夸过,也不觉得自己好看,失恋后甚至想过去整容。幸运的是,这些纠结和不安在遇见贾树森之后全都不见了。

他总能发现她的美。吃饭时津津有味,整个脸庞都写满了“享受”二字,满足的美;轻抚发丝的时候,指尖和发丝接触的刹那,灵动的美;静静地坐着,阳光洒下来的剪影,静谧的美……贾树森说,遇见她之后,感觉生活真的太美好了,怎么看都美,尤其是每天醒来的时候,看见她在自己身边,就能特别清楚、真实地感受到稳稳的幸福。而这种幸福几乎被他一点儿不落地定格了下来。

有人说,“如果只说我自己,我不会知道我是谁。我是跟一些很美好的东西去碰撞之后,我才知道我的样子。”在马瑞看来,贾树森就是那份美好,她从他的眼里和镜头里看到了自己看不到的美好,看见了属于自己的美。

事实上,每次拍完之后,贾树森都会问马瑞喜不喜欢。马瑞总能从不同的角度、用不同的修辞来表达自己的认可,因为她真的能发现和感受到每一次的变化和从未改变的用心。收到马瑞的积极回馈之后,贾树森也更愿意去拍,灵感源源不断。

有一阵子,贾树森爱上了拍马瑞睡觉的样子,闭着眼,张着嘴,满脸 是油,被马瑞称为“巨丑无比的系列”。说这话时,她没有丝毫不悦,而更多的是满足,“那么丑的样子,他都要记录下来,还一点儿不嫌弃,这绝对是真爱啊。”贾树森赶紧接过话:“油光满面就是你的样子啊,可能不美,但很真实很可爱啊。”有时候拍完,他还会专门给她看,故意逗她,然后两个人打成一团,笑成了傻子。

“他爱我,是爱我真实的样子,我感觉到百分之百地被接纳了,不怕在他面前暴露什么。”卸下防御的盔甲,马瑞越来越能活出自己,贾树森的拍摄也越来越灵动,很多照片都是仰着头大笑,笑得后槽牙都能看到了。马瑞发到朋友圈,有朋友评论“:这样的照片都敢发,真有勇气。”马瑞很自豪:“我很喜欢,这就是我的生命力。”

在爱情中找到生命力的马瑞勇敢地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辞职。她开始追求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学习心理学,考取心理咨询师资格证;写文章集结出书,成了作家。同样获得突破的还有贾树森。摄影师虽然风光,但收入并不固定。马瑞从来没有要求他必须挣多少钱,买多大的房子,而是像他支持自己一样,支持他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任其自由生长,如今名声大噪,马云、薛之谦都成了他的拍摄对象。

有爱的胎教,每一张照片都是我爱你

2013 年 9 月 20 日,马瑞和贾树森举行了婚礼。

婚礼结束后,马瑞有些“食欲不振”,这时她才发现小树已经偷偷在她的肚子里扎根一个月了。树爸树妈的新身份让他们感到前所未有的甜蜜和兴奋,“小树会长什么样子啊?像你多一点儿,还是像我多一点儿?”树妈脑子转得快,“网上有软件,把咱俩小时候的照片放在一起就能测出孩子长什么样。”找来找去,树爸 只找到了一张 10岁时的照片,那是关于他成长的第一次记录,而在这之前的很多记忆都已经模糊了,忘了小小的自己是什么样,忘了从前爸妈的模样,对自己出生前的世界更是一无所知。为了不让孩子有同样的遗憾,树爸决定干一件“大事”:拿起相机,尽可能地记录和小树有关的一切。

自然地,孕育小树的树妈继续做被拍摄主角。他们会拍一些不那么规矩的照片,甩头发呀转圈呀,有一次转太猛,树妈直接吐了,但她还是忍不住想这么玩儿。还有一些尺度稍微大些的照片,怕长辈看到,他们特意屏蔽了朋友圈,自己偷着乐。他们跑到月老丁香树下拍照,如果没有它,就没有后来的一切美好;离预产期还有 9 天时,他们跑到结婚场地留念,小树也是参加了这场婚礼的,真奇妙……

树爸乐此不疲地记录着小树与树妈融为一体的每个时刻,开心的、疲惫的、担心的、欢脱的。从怀孕到生产,一共拍了两万多张照片。他也接纳着树妈因小树的到来而发生的各种变化,肚子变成了皮球,身材走了样,偶尔发发小脾气。所有这些,都让树妈感受到了满满的爱,幸福感爆棚。她相信,小树也一定能察觉到这份爱,爸爸爱妈妈,妈妈爱爸爸,相爱的两个人一起爱着他。

“每一张照片都是我爱你,这是最好的胎教。”树妈回忆说,怀孕后,她接触过很多孕妈,生怕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报各种班进行胎教。以英语班为例,她们觉得这样孩子出生后就能比别人英语学得好。她听完哭笑不得,且不说这么做有没有科学根据,就算有,那么早学会英语要干嘛呢?作为心理咨询师,树妈敏锐地发现,这些孕妈大都很焦虑,加上孕期的不良反应也多,整个人状态很不好。妈妈不开心,孩子会快乐吗?其实,妈妈快乐、有爱,比任何形式的胎教都重要。

树妈生产那天,特别紧张和害怕。树爸不能进手术室陪伴,特意制作了一个记录孕期的视频陪着她,里面是她怀孕 40周以来的点点滴滴。随着每一张照片的出现,树妈就像时空穿越一样,重温着这背后的每一个故事和每一段情感。那一刻,她突然不那么怕疼了,因为她知道,有一个人一直在默默地和她共同分担着。

2014 年 5 月 26 日,小树出生了。树爸继续拍不停,树妈忍不住地给这些照片写起了图注,呈现出了照片背后更多的故事细节和细腻感受。那时刚流行做公众号,树妈也与时俱进注册了一个,开启了“小树的地球旅行记”全记录。树爸拍了,树妈就想写;树妈写了,树爸就更想拍。夫妻俩相互给予灵感,相互给予正回馈,这样图文并茂的记录,从小树出生一直坚持到了今天,也还会继续坚持下去。

拍照只是副产品,爱和陪伴才是主角

除了给小树拍照,树爸也给其他的家庭和孩子拍照,深得孩子们的喜欢,对他比对自己的父母还亲。这让在场的父母感到很困惑,他们给孩子拍照的时候,孩子一点儿都不配合,怎么到了树爸这儿就成了乖宝宝?树爸说没有什么秘诀,就是和孩子玩儿到一起。“你跟孩子的关系是什么样的,这最重要。”

每次拍照前的一两个小时里,树爸都在花时间和孩子“搞好关系”。他会认真地观察孩子关心什么,喜欢什么,想要什么。他还会跟着孩子的步伐动起来,孩子去哪儿,他就去哪儿,只要不发生危险,他都不会干预。当他全身心地融入到孩子的世界里,体验孩子的喜怒哀乐时,就和孩子打成了一片,成了孩子很好的玩伴。在这个过程中,不需要喊“咔”,也不需要指导,更不需要担心 孩子会突然停下来闹情绪,他只要随意抓拍就可以了。

和孩子关系好,拍照就很容易,这是树爸给小树拍照总结的经验。相反,如果父母平时不怎么带孩子,和孩子的情感连接不够,还对孩子提出各种拍照要求,成功的几率是极小的。就算是拿手机抓拍,也很容易被孩子发现,变得不再那么放得开,甚至故意和父母对着干。

除了拍照配合度外,不少父母觉得自己常常拍不到好照片,怀疑是不是相机不够专业、技术不达标。对此,树爸表示,真正好的照片不是设备或技术有多好,而是要有温度,有情感附着力。只要做到这一点,就算用手机也可以拍出很好的照片。

树爸举了个例子。爸爸妈妈玩儿手机,想给孩子拍照,把他叫过来敷衍地玩儿一下,“咔嚓”拍一张,完事之后各玩儿各的,这样的记录没有任何意义,自然无法成为好照片。拍孩子,父母必须参与进来。孩子蹲地上玩儿,父母站着看手机,你怎么可能理解他?只有父母蹲下来之后,用孩子的眼光和视角去看,才能看到不一样的世界。有时候小树放的一些东西找不到了,树爸树妈就会蹲下来去找,想想他这么个小人儿把东西放在哪儿比较容易找得到,然后很快就找到了。

此外,给孩子拍照,所谓的好,不是姿势有多好看,而是记录他最真实的自然状态。有一次,树爸树妈带小树去海边玩儿,小树对沙子很好奇,抓起一把就往嘴里塞。树爸看见后没有制止,而是飞速地抓拍下这个过程,然后才慢慢帮小树抠沙子。旁边的人看了一脸蒙圈:这是亲爸吗?其实,树爸心里清楚,首先这件事不危险,其次如果自己命令小树不要吃沙子,他肯定不听,就算这次听了,下次也还会跃跃欲试。只有让他自己试过,真实感受到沙子是不能吃的,他就不会再吃了。所以,有时候拍照也是让父母 学会放手的一种途径,会给孩子带来更多自由成长的空间。

“拍照是副产品,爱和陪伴才是核心产品。”树爸不光拍小树高兴的样子,也拍他不开心的样子,比如生病、摔跤、哭鼻子。其实这是他和树妈对小树的情绪教育。很多父母不让孩子哭,尤其不允许男孩子哭。“有什么可哭的?太不坚强了。”“别哭了,再哭就不是好孩子。”就连拍照的时候,也一定要孩子说“茄子”笑起来,如果有眼泪也要先擦掉再拍。在这样的引导下,孩子会觉得哭是不好的,就会压抑自己的负面情绪。但其实,哭和笑没有好坏之分。如果父母能够时刻陪着孩子,笑的拍一张,哭的也拍一张,他就会明白:哦,原来,哭和笑一样,都是很平常的事啊。那么,他就能够很自在地表达情绪。

哭也好,笑也罢,都是孩子成长的印记。小树看到自己笑的照片常常会跟着乐,看到自己哭的照片也会问:“妈妈,我为什么会哭啊?”树妈和树爸会很认真地回忆当时的场景,和他分享。小树听完,常常会总结道 :“哎呀,现在都不是事儿了呀!”和孩子一起分享,让他知道自己是这样长大的,是多美好的一件事啊。

相机是生活里的另外一双眼睛,记录孩子成长的瞬间,让孩子知道他是如何一天一天长大的。其实,这也是在记录父母的生活,知道自己是如何一天一天变老的。孩子在渐渐长大,父母在渐渐老去,唯一不变的是爱与陪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