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文滔:影响华人家庭的3种独特文化

Marriage and Family (Documentary) - - 心理会客厅 - 口述︱赵文滔文︱本刊记者 付洋

文化动力,是一种驱动家人互动的集体性力量

从家庭治疗师的角度来看,家人之间的相处如同跳舞,有一个固定的舞步和模式,如果一个人往前,另一个人一定要往后,否则就会踩到对方的脚了。因为朝夕相处多年,家庭成员彼此之间有心照不宣的互动模式。而在互动模式背后,会有一些推动他们这么做的力量,这就是我们常说的“动力”。

有的动力源自发展的需要。比如,当孩子还是个婴儿时,生命很脆弱,大人很自然地想要保护他,就 会有一种保护的动力,尤其是承担主要养育责任的妈妈。爸爸白天忙工作,晚上回家才有时间和心情逗一下孩子,有时还可能把孩子逗哭。这时,妈妈就会感觉很烦躁,保护的动力会驱使她阻止爸爸,甚至会责备他,夫妻俩往往会因此闹得不愉快。虽然,爸爸和妈妈的举动都是出自爱。

还有一种动力不属于个人,而是属于集体的文化动力。比如,一个孩子考到一所重点中学,他的爸爸妈妈就把家搬到了这所中学附近,妈妈辞职照顾他,爸爸一个人负责赚钱养家很辛苦。因为上学的事全 家总动员,孩子的心理压力过大,住进了医院。从表面看,搬家是爸爸和妈妈做的决定,似乎是妈妈和儿子分化得不好,但我认为其实是陪读这种社会文化的氛围,让他们觉得这样做是理所当然的。所以,实际是文化的动力在推着他们这么选择和互动。

关于文化的定义,人类学家、社会学家和心理学家都有自己的观点。作为家庭治疗师,我认为文化像是在一个特定的时空脉络之下,特定的气候、特定的土壤,慢慢发展出的一种特定的生活方式,来解决人们所碰到的问题,人们做事情

的方式逐渐变成一种约定俗成的东西,这就是文化。文化就好像是我们生活当中的空气一样无处不在。就像鱼儿生活在水中,所以不知道水是什么,因为已经习以为常,我们常常意识不到文化对自己婚姻和家庭的影响。

举个例子,北方的男人往往拒绝下厨,因为他觉得自己是一个老爷们儿,做饭是女人干的事情。而上海的姑娘从小就看见自己爸爸、邻居叔叔做饭,认为男人做饭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这是两种不同的地域文化。如果北方汉子娶了上海姑娘,小夫妻进入新家庭里,他们就需要很长的时间去磨合。

家庭文化,也是一种重要的文化动力。在一次婚姻咨询中,太太控诉先生,每当她需要他的情感支持时,他总是不愿意听她说话,“我都已经哭得嗓子哑了,他非但没有安慰我,还一个人跑到阳台去洗衣服!他把我自己留在那里哭!他一点儿都不在乎我!”这位太太的父母都是比较情绪化的,所以她觉得只有激烈的感情才是爱情。

先生生长在农村,家里孩子很多。小时候,父母去劳作时,他负责看着几个弟弟妹妹。当弟弟妹妹哭闹时,他就给他们嘴里塞点儿吃的,等他们不再哭闹,他赶紧去帮父母干活儿。所以,当他发现自己没办法阻止太太的眼泪时,他就赶紧跑去替太太干活儿—洗衣服。

因为迥异的生活背景,导致两个人的互动方式出现了很大差异,这是源自文化的动力。

对家庭治疗师来讲,我会特别关注在约定俗成的文化脉络里,家人之间是怎么相处的。给一个家庭建议的时候,我也会很小心地去贴着这个家庭当中的文化,否则很难解决问题。我观察到有 3 种文化在教科书中没有讲,实际却在家庭中有很重要的影响:孝顺文化、体贴文化和间接沟通文化。

孝顺文化和体贴文化,让我们和家人难以沟通

在华人家庭中,有一种心照不宣的文化就是孝顺。在想象中,很多人会觉得如果自己不怎样做,会被别人说不孝,根本不需要等到别人真的跑来跟他讲。心理学上会鼓励亲子之间沟通,要自信地表达内心的情感和感受,这一点我不反对。但是,带着孝顺的印记,不管是父母还是子女在说话时都会有顾虑。家庭里的角色阶级,会影响个体在家庭之中的自我发展。

所以,在做家庭治疗时,我常常看见的一幕是:父母一开口就是说教、讲道理;孩子往往不说话,因为他认为不管他说什么,父母也听不进去。彼此在家庭中的地位是不平等的,怎么沟通呢?面对权威的父母,子女更容易选择阳奉阴违的互动方式。比如,有些年轻人虽然厌烦父母催婚,但不敢明面去抗争,担心别人说自己不孝,于是会选择租男友或者租女友回家过年。

为了帮助亲子之间对话,我往往会让父母停止说教,让子女多一些信心,说出自己真实的感受和想法。其实在婚姻中也是一样的道理,如果一个人高高在上、过于强势和权威,有了角色的阶级,伴侣就会把嘴巴闭起来,或者选择阳奉阴违。

华人家庭中的婆媳关系之所以很难处理,也和孝顺文化有关。按照西方心理学角度,太太当然有权利保护自己的小家庭,小家庭当然是要跟原生家庭分化的。只要分化不了,就说明这个男人没出息,是妈宝男!

但是,先生是非常委屈的。因为在孝顺文化里,他不可以娶了媳妇就不要妈,这是不孝顺,他根本做不到。即使真的做到了,他的妈妈也会很生气、埋怨,让他感受不到幸福。最后的结果是,太太和妈妈都生气,夹在中间的先生就会退 缩,凡事不愿出头,或者出去躲避婆媳矛盾。

其实,分化并不是要跟父母一刀两断,分化是让这个关系变得更自由,让两个个体都可以顺利地成长,既需要有自己的空间,也需要彼此的支持。所以,真正的分化精神是有一个弹性的空间。除了我们通常强调的“距离”“边界”之外,分化允许小家庭与原生家庭有一定的相连性。

太太可以要求自己的小家庭拥有一定的独立空间,阻止婆婆过度入侵,同时她也要想办法成为这个家庭的一分子,融入丈夫的家庭文化。在华人家庭中,太太也要称呼公婆为“爸爸妈妈”。而在英文中,儿媳对婆婆往往是直呼其名或者“Mom+姓氏”的。另外,夫妻关系是核心,如果夫妻关系好,他们自然而然就可以一起去面对,想出很多办法来灵活地解决问题。

至于具体如何解决问题,并没有标准答案,因为每个家庭的情况都不同,拥有的心理资源也不同。但是,我相信,每个人的心里都会有一把尺,会努力地从两个极端中去寻找平衡点。在《宁静的祈祷文》中有这样一段话 :“主啊,求你赐给我平静的心,去接受我不能改变的一切;求你赐给我勇气,去改变我所能改变的一切;求你赐给我智慧,去分辨这两者的分别。”用在婚姻家庭中,哪些文化是要顺应的,哪些文化是要挑战的,这些都需要我们运用智慧来辨别。有些东西需要被挑战、发展,有些东西则需要随着时间去走。

还有一种是体贴文化,总是替别人着想,宁可自己委屈。尤其是女性,大部分是牺牲自己,反而失去了可以让对方了解自己内心需要的机会。体贴的问题是,不能等你说出口我才做,那就不是“体贴”了;一定要在你还没有说出口之前,我就知道,我就做了。如果我做了,你却一直看不到,我就会很委屈,而且这份委屈我还说不出口,因为一

温文尔雅的赵文滔教授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