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柳元 :女人的幸福来自内心的平安/ 田祥玉心理会客厅

Marriage and Family (Documentary) - - 本刊情话 -

书记向王继才询问了开山岛的情况、子女的情况,拍着他的肩膀说 :“有困难就向组织反映,守岛辛苦了,祝你全家新年快乐!”从北京回来的王继才兴奋地说 :“总书记这么关心我们,我们更要完成好组织交给我们的任务,我想一直守到守不动为止。”

“这一次,看来老王是真的守不动了。他曾说过,岛上有草有树,有鸡有狗,还有我俩,小岛就有了魂。”王仕花对丈夫的回忆,夹杂着甜蜜与苦涩 :“老王走的两天前,我俩还在这里除草,有说有笑。他给岛上桃树浇的豆肥也准备好了,他生日是农历八月十六,盼着今年中秋节儿女们带着孙子一起来岛上,尝尝爷爷奶奶种的果子呢……”

王开山走了,药却“迟到”了

王继才去世后,在南京边防检查站工作的儿子王志国、在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作的小女儿王帆,陆续赶回来陪伴母亲。沉浸在失去丈夫的悲痛中,王仕花一直住在灌云县燕尾港镇的大女儿王苏家里,其实王仕花和王继才的老家就在大女儿家楼下,但她不愿再踏进家门。

王志国叹口气说 :“家里到处是爸爸的遗物,那些老照片,妈妈看了会很伤心。半夜里,有时候会听到妈妈念叨着爸爸的名字。妈妈总是在发呆,叫她也不应,得叫上好几声,她才会缓过神。我当时只有一个想法,爸爸走了,不能让妈妈也走了。”

那段时间,王仕花在岸上的家里来了一个包裹,王苏看过邮寄信息后,赶紧拿回房间藏了起来。“什么东西?给我看看。”王仕花察觉到女儿的异样,走过去打开包裹,里面是一些治疗湿疹的药,她的心仿佛一下子被针狠狠扎了一下,眼泪涌了出来。“这是之前你爸托你买的吧?”王苏的眼眶也红了,点了点头。王继才长年在岛上生活,身上的湿疹十分严重,医生说只要不下岛,这病就 无法根治。“人都没了,药才到……”母女俩忍不住抱头痛哭。

8 月 5 日,在家里消沉了一个星期的王仕花让儿子陪她回到开山岛。到了岛上,王仕花开始不停地扫地、擦桌擦窗、给树浇水施肥,直到天黑也不肯停下。“那一刻,我感觉我妈又活了”。王志国这才意识到,该给妈妈一个情感缓冲的时间,毕竟这座岛上有和她朝夕相伴的爱人的味道和痕迹。爸爸突然走了,岛上的每一个角落、每一片礁石都有他们的回忆,有些事是任何人都理解不了的,妈妈内心的悲痛,很大一部分需要自己抚平和治愈。

下了岛后,王仕花恢复了以往的平静,她对儿女们说“:我做了个决定,你们听着就好。你们爸爸走了,但我想继续守岛,这几天我就回岛上去。”听闻此言,儿女们都默不作声,这个决定是他们最担心的,也是最无法阻挠的。

王志国率先打破沉默,“妈,你回去,我们理解,但我们不放心啊……”“我知道你们要说什么,但是有大家,才会有小家。开山岛虽然小,它也是国土,也需要人守。更何况,我是去完成他的心愿。”王仕花的话,让早已成年的儿女们纷纷落泪。王苏二话不说开始为母亲准备行李,王志国也把车开了回来,打算亲自送母亲上岛。

英雄妻子的一份“继续守岛申请”感动世人

2018 年 8 月 6 日,是王继才走后的第 10 天。王仕花跟儿女们一起来到灌云县人武部,她对领导说“:老王生前说过,要守到守不动的那一天。我也是党员,是开山岛的守护者,老王的诺言就是我的诺言。”随后,王仕花郑重地向组织递交了一份亲笔书写的“继续守岛申请”。 尊敬的各级领导:我是开山岛民兵哨所原所长王继 才的妻子王仕花,1986 年7月,老王前往开山岛驻守,如今我夫妻二人已在开山岛驻守 32 年,期间认真履职,出色完成守岛任务……我深受王继才守岛精神的影响,今天向组织申请!请组织考量,让我继续驻守开山岛……

接到王仕花的这份特殊申请,灌云县人武部的同志们既感动又担心,迟迟不敢回复她。也是在同一天,习近平总书记对王继才同志先进事迹做出重要指示,“王继才同志守岛卫国 32 年,用无怨无悔的坚守和付出,在平凡的岗位上书写了不平凡的人生华章,我们要大力倡导爱国奉献精神,使之成为新时代奋斗者的价值追求。”2018年8 月 7 日下午,军区的领导前来探望王仕花,她再次激动地表示了自己想继续守岛的意愿,“老王的承诺就是我的承诺,我想继续守岛,老王没有走完的路,我继续为他走下去,我也要守到守不动的那一天。”

经过多番研究,灌云县委考虑到王仕花的年龄和身体,拟聘任她为开山岛民兵哨所名誉所长,开山岛以后也将改为轮流值守。灌云县决定改变以往的单组长期值守模式,组建哨所值勤班,多人轮流值守。王仕花将不参与长期值勤任务,但可回开山岛探望或志愿为开山岛守岛故事做宣讲。2018 年 8 月 17日,江苏省政府评定王继才同志为烈士。随即,小女儿王帆的工作也将从南京调到连云港,方便以后能照顾母亲。

而今的开山岛,绿树成荫,海风吹得树叶哗哗作响。陈列馆里,摆放着王继才和王仕花多年来在岛上用过的物品:近 200面被风雨吹旧的国旗、20台听坏的收音机、10 多盏用坏的煤油灯……海鸥在上空盘旋,它们好像还记得那对穿军装的夫妇,他们牵着手踏上开山岛的那一天,仿佛就在昨天……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