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情说性3对夫妻的性爱年终总结/ 杨涛

Marriage and Family (Documentary) - - 本刊情话 - 文| 侯文君(香港爱动力心理科学研究院四川分院副院长)

当妻子渴望考研,丈夫却需要妻子的收入共同支撑家庭;当丈夫遇到外调升迁的机会,却苦于妻子柔弱,稚子年幼。当个人的发展、个人的渴望与家庭发生冲突,我们到底该以家庭为重,还是坚持自我呢? 婚姻制造的考题:为自己还是顾家庭?

最近,刘刚双喜临门,不仅刚和恋爱 3年的女友走进婚姻,还接到了总公司的升迁调令。然而,就在他兴奋不已时,却迎头撞上了来自妻子的强烈反对。

妻子张晶明确表示“不同意”,甚至还把这件事上升到政治高度:“刘刚,你到底是爱我还是不爱我?如果真的爱我,为什么要离开我?”“老婆,这是公司的决定,而且,如果过去了,我的收入会翻一番,我们的生活会上一个台阶的。”“我不需要那么多钱,我需要你,我们刚结婚,你就要高高兴兴离开我,你让我怎么接受啊!”刘刚不是没有想过把妻子一起带走,可张晶当时的反应却是,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你凭什么为了自己,要求我来牺牲啊?”

这恐怕是刘刚第一次感受到来自婚姻的不自由,以往的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现在却必须考虑小家、大家,一堆人的意愿,真是又矛盾又心累。

遇到同样问题的还有严小燕,她经常跟朋友们笑称自己是“旅行箱妻子”:因为丈夫考研,他们离开家乡; 因为丈夫工作,他们由南到北;因为丈夫做生意,他们多次搬迁。在住过了大半个中国之后,严小燕变得越来越沉默抑郁,常常半夜从噩梦中惊醒。

为了丈夫,她当年选择牺牲自己,她对自己的婚姻异常坚定,认为付出总会有收获。然而,一次次牺牲,换来的是家庭中稳定的“牺牲者”角色。刚开始,她觉得已经投入了那么大的成本,必须换来成功;到后来,丈夫的发展使她的一切变得微不足道,牺牲成了她主要的生活功能。

也许,别人会羡慕她的“不必奋斗”,可谁又能理解她内心对“属于自己的人生”的深切怀念和渴望,哪怕是需要经历风雨折磨,在她看来,这些都比一切为了丈夫和家庭更加真实和甜美。 自由与责任:你该如何抉择

正如刘刚和严小燕遇到的情况,很多时候,一个人确实会面对来自家庭和个人之间的各种冲突:考学、工作、生儿育女,当我们多了妻子、丈夫以及为人父母这些新的角色,就意味着我们的肩上多了一些与之相配的责任,“一个人吃饱,全家人不饿”的时代不存在了。

自由与责任从来都不是一道单选题。事实上,任何时候把它们当作单选题来做,都是会有麻烦的。成熟的亲密关系,应该学会协调个人自由与家庭责任之间的关系,而不是一刀切或一边倒。

没有任何一个人应该全身心地享有自由或者做出牺牲,那都意味着对亲密关系平衡性的破坏,从而必将损毁整个亲密关系。 爱护关系中的平衡:人人都需要自由与责任并重

冲突总是现实的,要解决这个关于自由与牺牲、责任与付出之间的冲突,可以从这两个方面着手: 第一,不要用爱绑架对方。

在这个决策过程中,千万不要用爱的名义绑架对方做出牺牲,即使是亲密如夫妻,每个人也永远享有个人独立性,牺牲从来没有写进任何一个个人责任的名单中。 第二,个人成就不能等价于家庭成就。

很多人会认为,集全家之力让一个人取得成功,然后就可以全家一起享受成功的果实。然而,每个人的心理需求中天然就有成就需求,有丰富个人生命体验的需求,不要为了另一个人而牺牲了自己生命发展的可能性。 第三,寻求平衡点才是王道。

把简单的选择题改造成一个兼顾双方的系统工程,两个人可以先罗列出自己的需求和能做出的让步,然后坐下来共同讨论,用心找到那个双方都“收获与付出并存”的平衡点,这才是真正适合家庭的解决方案。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