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主义、技术与视觉文化:漫威电影青年亚文化建构的三个

支点 / 蔡林杉

Media - - Content - 文/蔡林杉

被誉为漫威电影之父的斯坦·李走了,走得这么突然,以至于我们在看他客串《毒液》一片的遛狗老人时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他还以别样的方式存在着。漫威电影是现象级的。有人说斯坦·李就像中国的金庸,《蜘蛛侠》《钢铁侠》《绿巨人》《X战警》《奇异博士》《复仇者联盟》系列等不一而足,对于中国观众而言,他就像一个着眼青年亚文化的电影生产的老江湖。

漫威电影作为一种电影符号的载体,通过传递想象性的符号来实现其价值输出。青年亚文化则通过漫威电影输出的英雄、空间、力量、正义等符号展示出特殊的文化内涵,同时也借助漫威电影的符号表达和呈现,形成新的演变趋势。在此基础上,承载着青年亚文化内涵的漫威电影符号也在逐渐影响着青年群体对文化的认同和对多元符号的认知。

漫威电影以青年群体为主要受众,通过视觉和景观生产建构视觉符号体系,实现其价值诉求。青年群体独有的情感取向、生活方式、心灵寄托,表现为青年亚文化的“抵抗性” “风格化” “边缘性”等特征。 当下社会,符号的生产者和消费者不断通过多样的媒介进行着符号的意义生产和互动。影视作品作为文化传递及输出的重要渠道,也不断运用以多种形态表达与传递符号价值,并对特定群体持续地产生影响。漫威电影就是适应这一规律而产生的电影文化现象。

消费主义:电影的符号市场

尽管消费主义有着多种意涵,但学者们更倾向于将消费主义视作一种意识形态的产物。在人为的刺激下,消费者开始将消费等同于快乐,等同于一种生活状态,等同于寻找群体认同感的方式。在消费至上理念的驱使下,消费者逐渐从对实体商品的消费转向了对商品背后的符号意涵的消费。鲍德里亚提出, “消费系统并非建立于对需求和享受的迫切要求之上,而是建立于某种符号与区分的编码之上”。也就是说,只有符号价值附着在形式各异的商品上,才能够源源不断地激起消费者的消费欲望,并使其在符号消费过程中产生差异化满足。

电影作为重要的传播媒介,是符号生产与散播的助推器。在文化 消费领域,电影所面对的不再是大制片厂时期的“大众” ,现在的美国商业电影试图依靠着生产多元的符号和建构符号间的关联来吸引特定的消费群体,例如,全球范围内的青年群体。与其他媒体的碎片化传播方式不同,尽管电影仍然能依靠蒙太奇剪辑的不同手法等将符号碎片化,且在此基础上进行拼贴和糅合,但由于其观影场景、观影时间及观影方式的限制,电影叙事仍需要具备一定的完整性,这也使得电影的符号生产变得有规律可循。作为商业电影的代表,漫威电影有着极大的影响力。

随之,漫威文化呈现出一种从美国向全球扩张的态势。与美国其他商业文化相同,漫威电影的符号具有多元性,并且需要依赖技术进行更好的符号呈现。其运用了融合叙事的手法,不断地对电影中的符号进行着拼贴和强化,以建构出一个青年群体所认同的超现实世界景观。在漫威电影中,不同的英雄人物,都生活在同一个可以逆转时空的宇宙,英雄人物在这样的时空景观中可以任意穿梭,产生交集和对抗。在《复仇者联盟》电影系列

中,时常使用融合叙事,将蜘蛛侠、金刚狼、绿巨人等超级英雄聚集在一起。美国文化和意识形态也附着在集多元人物和对抗关系的世界景观中,进行着批量化的复制和传递。

除了建构超现实的世界景观外,漫威电影还十分注重“超级英雄”的形象塑造。很多漫威电影中的“超级英雄”并非生来就有超能力,他们中很多在成为超级英雄前是平凡人,如《毒液》中的艾迪,强权打压下艾迪的生活状态是很多青年所感同身受的,基于此,这个角色的诞生就有了很强的认同基础。还有一些超级英雄,他们的形象生成则是依赖于青年群体内心对美和财富的幻想和追求。例如,美国队长这一角色,其拥有的是一张不会老去的脸和充满肌肉的健美身材,而钢铁侠这一角色拥有的则是无尽的财富和一种社会责任感。

技术支配下的符号生产

电影叙事需要借助符号来推动。德波认为,景观建立在对精确技术理性进行不断展示的基础上。尽管德波所论述的是工具理性支配下技术发展对人类社会景观构造的影响,但对于以漫威电影系列为代表的商业电影而言,技术发展同样催生了符号的大量生产、拼贴,构建起了影视作品中的独特景观。传统电影善于借助地域空间和其他社会景观符号凸显人与人、人与景之间细腻的情感联系,而电影特效技术的运用则消解着这种联系并开始重构人与时空的关系。此外, 3D、4D等电影成像技术,也依靠不断增强观众的在场性,强化电影中的特效符号,营造出视觉冲击力,如爆炸场景、漫威人物在不同空间中的打斗场景、外星生物从宇宙进入地球的

侵略场景等。电影技术成为重构人与时空关

系的催化剂。对空间进行幻想,是青年群体建构心理和精神世界的方式。在漫威电影中,物理空间的界限被消解。例如,《奇异博士》中,电影特效技术制造出了一个类似于传送门的空间,通过传送门人物可以到四个不同的国家,甚至可以根据需求到达地球的任意空间。相比于地球空间,宇宙也是漫威电影利用技术手段去创作和描绘的空间。宇宙空间的延展,使不同地理空间的人类被放在了同一维度去描绘和想象。当面临宇宙生物入侵时,人类自然而然集为一体,文化差异也因此被消融。此外,在漫威系列电影中,青年群体可以在短时间内回味电影所要追溯的有特定历史背景的过去,也可以建立对未来的构想,也就是所谓穿越感。

解构时间意涵也是漫威电影的一大特征。例如,《奇异博士》利

用时间战胜了企图破坏地球的维克多,此时的时间可以倒退和无限循环,成为挽回地球灾难和桎梏反派的武器。时间本是线性不可逆的,而电影中的角色却有利用循环时间延续生命的技能,在消解掉青年对固有时间感知的同时,能引导其产生对生命和宇宙的多维幻想。电影技术催生对绝对力量

的想象。青年是超级英雄的崇拜者。受到个人主义的影响,美国电影都擅长创造英雄角色,而电影技术的不断发展则促生了“超级英雄”的产生。“超级英雄”不只是传统意义上的英雄,他们具备着各式奇特的外观,同时也拥有着绝对的超力量。例如,蜘蛛侠具有飞檐走壁的能力;绿巨人拥有庞大的躯体及强大的破坏力;钢铁侠能利用科技设备制造出攻防武器;蚁人能运用纳米技术转换自身和空间大小… …

超级英雄从外观到打斗能力都与普通人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他们也有绝对的力量来进行所谓“正义”的战斗。基于此,漫威电影在各类对抗的语境下有意识地赋予了超级英雄们使用超能力的正当性,即便电影中有对超能力使用正当性的反思。但事实上,电影还是试图用技术手段营造出超力量能凌驾于法律、制度之上的奇观,引发青年群体对其的渴求。一方面,拥有超力量能使个体与普通人进行区分,形成自身特色、个性与价值;另一方面,超力量可以用来解决现实景观中个体所解决不了的问题,其甚至能激发起个人按自身意愿对世界进行全面改造的幻想。

现实与幻想并存的视觉文化

消费社会,媒介技术成为推动

文化视觉化转向的主要动因。电影技术,自然而然也成为电影发展所不可或缺的推动因素。漫威系列电影正是通过超现实景观的建构,让奇观景象融合了空间想象,形成视觉张力。符号的泛滥让表征成为视觉文化的支撑。由于大众越来越关注表征,无需挖掘符号的意涵,于是表征只有依靠符号本身的不断变化和更迭来凸显,否则会因符号与表征的同质化趋势而引起大众的审美疲劳。阿莱斯·艾尔雅维茨认为, “如果在欧洲,电影至今仍确确实实地是一种艺术,然而对于好莱坞来说,从一开始,电影的创立就是文化工业的产物,更确切地说是电影工业的产品”。阿莱斯指出了美国电影的实质,若想要让大众为漫威等美国商业电影所生产的文化符号埋单,就需要强化电影在视觉上的呈现效果,这种效果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人物视觉符号的形象赋予。漫威电影系列的人物不仅具有超能力,外观塑造也都充斥着视觉冲击力。每一个英雄人物都具有特定的外观形象,例如,黑寡妇的一身黑色紧身衣能凸显出其作为女性的身体形象和力量;蚁人和钢铁侠的超能力套装让其形象的科技感尽现;美国队长除了穿衣风格外,盾牌也成为其身份的象征。若他们失去了衣着、武器和技能等的装点,人物便会失去表达的活力。青年群体提到漫威电影的超级人类时,都会选择用外在的符号表征来对超级人类进行描绘,从而激发崇拜心理。实体空间转换,营造视觉错位。在漫威电影中,有很多实体空间转换和变化的场景。《蚁人》系列电影 就是基于空间转换在进行景观构建。蚁人看似生活在与美国的现实景观趋同的空间中,但他却能将自身和周边的物体进行大小切换。在物体空间变大、变小的过程中,观众对于传统空间的认知逐渐被颠覆,进而沉浸在这种空间转换带来的视觉冲击之中。《奇异博士》这部电影,也十分注重对视觉重叠和错位感的营造,《奇异博士》里面的人物具备将幻想空间实体化的能力。他们不断在现实景观之上制造想象的空间,且两种空间还可以相互交叠和碰撞。这种错叠的场景呈现,给予了空间表达足够的张力。宇宙空间的想象。几乎每部漫威电影都涉及外星物种和宇宙空间两种元素。漫威电影将宇宙空间进行了想象和串联,形成了一个庞大而有序的空间体系。宇宙相比地球有着更大的想象空间。漫威电影中,在宇宙的其他星球上存在着 与现实想象完全不同的奇观:各色的飞行器、长相怪异的物种、具备后现代特色的星球建筑和色彩鲜明的植被。种种奇观,给予了宇宙空间以强大的符号生命力。尽管外星物种形成的部落仍然坚持着对权力的追求和拥有进行暴力扩张的“野心” ,由于脱离了实体空间,在虚幻宇宙空间中发生的故事也就变得更具想象力和表现张力。

戴维·莫利和凯文·罗宾斯指出, “全球化的必然结果是推进产品更为标准化、同质化,并将媒介文化同地域特性分离开来”。就电影这一媒介产品而言,尤其是美国的商业电影,其符号生产的确出现了同质化趋势,但其仍在不断运用空间想象及数字技术,试图凸显产品的差异化。

可见,一方面,由于脱离了传统认知中的地域与文化关系,青年群体在观看电影的同时很难对电影符号产生明确的辨识,取而代之是对电影所传递的价值观和符号内容全盘接收,从而造成主体性的不断丧失。另一方面,漫威电影擅长利用技术和符号来进行空间建构和想象,且其建构的空间已经具备了相当的规模和体系,进而产生规制。漫威电影正是利用媒介的特性和空间想象,意图传递出各国青年群体所集体认同的以美国文化为中心的亚文化。这会致使观众无法从漫威电影所建构的超幻空间中脱离出来,从而逐渐丧失新的想象力。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