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家庭剧主题选择的传播学分析/罗娟

Media - - Content - 文/罗娟

关于电视剧叙事,有一个比较流行的说法,即“内容为王,叙事为先”。这句话简明扼要地表达了电视剧的核心竞争力。2000年以后,韩国家庭剧席卷了整个东南亚,作为叙事内容中最核心的部分— —叙事主题选择的成功可以说是功不可没。

韩国家庭剧的主题

文学、戏剧和影视艺术将主题理解为作品的“中心思想” “创作意图” ,或者是“关于什么” ,是作者在作品中努力阐明的一种观点、价值判断。通过研究可以发现,韩国家庭剧更倾向于借由日常家庭生活及家庭关系的叙事,探讨现代生活的婚姻、爱情和家庭伦理。

当然,不同的韩国家庭剧中心思想可能各有侧重,有的侧重对人性善的讴歌,如《医家四姐妹》《乞丐王子》等;有的侧重于对人性恶的批判,如《坏女人,好女人》《妻子的诱惑》等;有的则是对当下韩国婚姻家庭制度的反思,如《媳妇的全盛时代》;还有的侧重于家庭成员关系,如《家族之间何必这样》《大家一起恰恰恰》等。但不管这些家庭剧的题材侧重是什么,它们所传达的意图和价值观却基本一致:家庭成员之间的相互关怀和理解才是家族存在和幸福的真谛。

主题对韩国家庭剧的重要作用

好的故事是电视剧成功的一半, 而好的主题则是好故事的灵魂,韩国家庭剧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归功于主题的选择。

从创作的层面看,韩国家庭剧的主题意义重大。当把主题理解为“电视剧讲述什么故事”时,主题在剧本创作过程中处于先导性的位置。同时,主题会超越故事和情节,成为对观众影响最为深远的一种存在。观众在观赏电视剧的过程中,因为故事而感动,与主人公产生共鸣,进而改变对人生、家庭的看法,产生更为积极的应对人生的动力,这才是韩国家庭剧给予观众最宝贵的财富,也是韩国家庭剧对社会的最高价值。

以宗族血缘关系为基础的家庭伦理关系是韩国社会的基础,也是韩国家庭剧创作的源头,韩国家庭剧之所以能够走出韩国,受到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观众的欢迎,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其所涉及的题材及其所传达的价值观与观众的“视觉期待”相吻合,能够引起观众的共鸣。仅以中国为例,韩国家庭剧在中国传播最早,数量也最多,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韩国家庭剧所涉及的婆媳矛盾、妯娌矛盾、姑嫂矛盾等在中国也普遍存在,人际关系的相似性以及生活方式细节的异质性,引发了中国观众的共鸣与好奇。韩国家庭剧所传达的对真善美的歌颂,对亲情、爱情的珍视和追求,超越了国家、种族和文化,为世界各国 及地区人民所认可。

韩国家庭剧主题选择的影响因素

韩国边写边播的制播体系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韩国家庭剧的主题选择必然会受到传、受双方的偏好、阅历等因素的影响。

编剧对主题选择的影响。在韩国,编剧的收入和作品直接挂钩,优秀编剧社会地位极高。由于没有专门的审查制度,编剧的创作不会受到过多束缚,在作品的创作内容和题材选择上,可以充分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和创作热情。

编剧的社会经验影响主题选择。“文艺源于对世界的模仿” ,编剧本人生活的直接经验或者间接经验成为剧本故事的来源或基础。编剧朴志现接受采访时说,之所以写电视剧《银河水》,就是因为“当时有很多家庭的女性,或者是母亲,或者是妻子,或者说姐姐妹妹,都为家庭作出过牺牲”。编剧宋载正在接受采访时坦言,他的《W两个世界》就是从自己喜欢的挪威乐队“A- Ha”的单曲《Take on me》的MV中获得的灵感。编剧苏贤京则坦言,同事的死亡促使自己把死亡这一主题写进电视剧。

编剧的情感影响主题选择。情感在创作中的作用可以分为两个方面,一是情感作为创作的原动力,二是情

感作为创作的材料。如前面举的例子中,编剧宋载正在采访时所说的“喜欢”就是其情感的表达,是其创作的原动力;而编剧苏贤京面对同事的死亡产生了情感上的触动,这种情感作为编剧创作的材料,影响其主题的选择。艺术创作中经常论及的“移情”即编剧的主观情感与客观材料的结合,也就是说,编剧的写作过程不仅仅是故事的讲述,更包含着编剧个人的情感参与。对于韩国家庭剧来讲,情感本身即主题,无论是亲情还是爱情,都属于情感的范畴。家庭剧之所以能够对情感有着如此细腻的刻画,很大程度上源于编剧特别是女性编剧细腻的情感体验,而移情即编剧将自己直接或间接的情感体验赋予故事的过程。

编剧的价值观影响主题选择。虽然在韩国,一般将电视看作文化产业的一部分,特别注重电视剧的产业属性,但韩国家庭剧也和其他形式的艺术一样,是对世界的“一种审美掌握”。这一过程不仅涉及情感表达,也涉及作者理念的传达;不仅是一种情感体验,也是一种逻辑体验;不仅是一种审美活动,也是一种文化和意识表达。中国历史上一直有“文以载道”的说法,将艺术能否承载正确的价值观,是否具有教育和启迪意义作为评判艺术品优劣的标准。虽然这种标准在娱乐大行其道的现代社会显得有些苛刻,但是优秀的韩国家庭剧所带给观众的不仅是欢笑和泪水,还有对生活的启迪与认知。编剧朴志现认为,编剧应该抛弃本能,理性地引导观众,引导社会。在《家族之间何必这样》中,编剧多次通过旁白或者主人公表达了“亲人和朋友是比世上任何东西都珍贵的” “家人并不只是要共享血缘,能体会到爱的也是家人”等类似对人生的认知或评判。

观众间接影响主题。大多数国家的影视作品,其创作过程对于受众 而言是封闭的,只有当整个艺术品完成之后,它才被呈现于受众面前,观众只是欣赏者。但是,韩国电视剧边写、边拍、边播的生产制作方式为受众参与并影响电视剧的主题以及内容提供了可能,观众在观看电视剧后通过网络等平台及时向编剧反馈自己的意见和愿望,编剧则结合观众的意愿调整原有的规划。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观众不仅仅是家庭剧的欣赏者和消费者,也是生产者。

观众的生活是主题的来源。生活是艺术的源泉,对于任何艺术创作来讲,艺术家的创作素材来源于两个大的方面,一是与自己相关的生活,另外就是他人的生活。在这里, “他人的生活”既包括他人所亲历的生活本身,也包括对他人生活的描写或者报道,许多作家从网络或者报纸新闻中所获取的素材大多是这种类型,除此之外,还有通过书籍、杂志、影像等多种手段方式呈现于艺术家眼前的各种经过了加工的“他人的生活”。对于韩国家庭剧创作而言,这里的“他人”在一定程度上是与观众重合的,换句话说,作者从各种媒体所获得的对“他人”的认识恰恰是对观众的认识,对“生活”的认识,实际上是对“观众”生活的认识。因此,可以说观众及其生活的社会为韩国家庭剧的创作提供了多样的主题来源。

观众通过收视率间接影响主题选择。韩国强烈的产业属性决定编剧写作的目的并不是要向观众呈现一个剧本,而是为导演呈现一个故事,一个开展下一步工作的基础。无论是编剧、导演,还是作为投资方的电视台,必须时刻考虑着以剧本为基础拍摄的电视剧能否受到观众的认可,从而获得更好的经济收益。一个剧本选择什么样的题材,一是根据编剧本人的兴趣,另外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要考虑观众是否喜欢这个题材。收视率 作为观众认可度的指标,直接影响着编剧主题的选择和对人物命运的安排。有导演曾在采访时表示: “电视剧通过大众媒体传播,性质所限,要时时考虑最多数观众的感受,要表现普遍的而非个性的思想与情感。”收视率对编剧写作直接产生着影响,电视剧《媳妇的全盛时代》就因为2007年7月28日全国收视率达18.4%,大田地区收视率达28%,而决定由原来的30集延长至52集。

观众通过与编剧的直接互动影响主题选择。网络时代,电视剧不仅是通过电视机播放的视听节目,网络也成为电视剧一个重要的播放平台。并且网络最大的特征就在于其双向表达。登录韩国各电视台的官方网站,都可以看到观众参与的入口,如“受众意见” “收视感想”等类似的板块,从剧本策划开始就征询观众的意见,观众的意见通过网络传递给广播公司、导演和编剧,并且体现在电视剧中。虽然,编剧基于观众的意见对剧本进行修改有出于对收视率的考虑,但是我们也必须意识到这个过程中的积极因素,那就是编剧或者创作者为观众服务的态度。

正如一名中国学者所言, “接受美学突出受者的另一面是对艺术创作施加压力。凡是感受到这种压力的艺术家,就能够经常自觉地反思艺术创作对艺术接受所负有的重大责任”。从这个层面讲,编剧和韩国家庭剧的制作团队能够认真选择主题,通过网络或者其他途径倾听观众的意见,并将观众意见落实到电视剧创作中,将电视剧的内容与观众的“期待视野”相适应,不仅有利于电视剧本身的完善,获得更高的收视率,更是电视剧生产者责任感的体现,值得我们所有影视创作人员学习。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