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民意爆发的特点及有效引导

——以“红黄蓝幼儿园事件”为例 / 刘婷

Media - - Content - 文/刘婷

摘要:新媒体时代下,越来越多的社会事件具有“蝴蝶效应” ,经过线上线下传播,刺激民众的情绪,引发舆论关注的热潮,迅速成为热点,这些事件随后被众多传统媒体转载或进一步报道,最后形成了社会的民意焦点。值得注意的是,纷繁复杂的信息面前,人们的“信息迷惑感”与日俱增,网络民意日益受到关注和重视。

关键词:网络民意有效引导红黄蓝幼儿园事件

当前,公众日益通过网络关注着这个社会分分秒秒的变化,并时刻会在网上就某一事件展开热烈的讨论。随着社会公众对事件层层深入的剖析和讨论,民众通过表达观点和态度参与到网络热点事件中来,在网络大讨论的过程中会有很大一部分人对某一事件持有相同或相似的意见和态度,这个时候网络民意便产生了。

一、网络民意爆发的特点

北京朝阳区红黄蓝幼儿园事件一出,引发公众关于幼儿园虐童风波的讨论热潮,点燃了社会舆论的情绪,增加了人们的社会危机感,导致人们的“信息迷惑感”不断增加,继而引起一轮又一轮汹涌的民意热潮。

1.突破空间限制,形成速度快。在网络中,网民可以匿名发言,不惧现实生活中的群体压力,所以不会轻易追随与自己真实想法相悖的意见,他们通常会表达出自己“内心的声音” ,同时,网络“把关人”的功能在新媒体时代被弱化,将传统媒体的事前审查转变为事后审查,网络民意的爆发不再受空间限制,形成速度快。现阶段新媒体技术正以突飞猛进的势头发展,各种形态的新媒体正在改变着人们的生活方式,移动互联网的流行更是改变着这个社会。互联网因其具有虚拟性、开放性和交互性等传统媒体所不具有的优势,网上信息传播十分迅速,甚至可以说进入了“秒杀”时代,民意聚集力强,这一特点突出体现在突破原有的空间和时间限制两个方面。

网络是一个虚拟的空间,大家随时随地通过网络发 表意见,而不需要到特定的地方来表达自己的意见或者共同商议某件事情,让民众自由地参与讨论,淡化了公共边界,网络虚拟空间取代了现实的地理空间,成为意见表达的集散地。以前,由于人际交往受到时空条件的诸多限制,当重大事件发生后,普通民众只能在家庭、办公室、社会团体等地方发表见解,信息传递的对象以及传播的范围受限,无法扩大化,如今有了互联网的助力,即使是主打“熟人社交”的微信朋友圈,也经常出现“刷屏”热潮,传播速度快。比如,在“红黄蓝幼儿园事件”发生时,情况在新媒体上一经曝光,很快引起全民关注热潮,继而传统媒体和相关部门的介入,让事态进展加快,事实真相水落石出。

2.呈多元分散趋势。网民这个群体涵盖了不同行业、不同阶层以及不同文化的人们,他们代表着不同的利益,分散在社会的各个角落,民意的构成部分里网民的个人观点即“个人意见”就会因个体的不同而千差万别。比如,在“红黄蓝幼儿园事件”中,站在不同视角观测事件的民众所持的态度也不尽一致,所以难以形成类似传统媒体产生的集中民意。网络不再是一言堂,充分提供了个人发表意见的平台,每个人都说出了自己想说的话,网络民意便相对分散了。

3.观点情绪化色彩浓厚。网民的受教育程度、文化水平、社会地位等个人背景参差不齐,很多网民在表达意见的时候是非理性的、情绪化的。青年群体在受众群体中占绝对优势,这个年龄段的年轻人,普遍具有极强的个人

意识,有较为鲜明的个性,喜欢追求新鲜时髦的事物。同时,他们多为80后90后独生子女,再加上现代社会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得淡漠,也只有网络能让他们“畅所欲言” ,许多时候人们就把网络当成自己情绪的宣泄口。他们并不会考虑自己的言论是否合理或是否是理性的,因而往往所出言论会具有主观倾向和情绪色彩,不免掺杂一些盲目与冲动的话语。

看到一件事情,他们就直接把自己第一时间的想法表达出来,并不会对这件事件做更加深入的了解。所以很多网络民意都没有经过深思熟虑,无法做到有理有据,而只是某种情绪的宣泄。于是网络上不断出现谩骂、人身攻击等缺乏理性的信息。当某种非理性的言论不断出现,甚至其追随者不断增多,最终就会掩盖事情原本的真相,乃至形成非理性的、情绪化的网络民意。

二、如何有效引导网络民意

1.及时回应掌握民意主动权。对网络民意进行引导时应及时发布正确的权威信息,掌握网络民意的主动权,避免使网络民意一开始就与事实真相“相去甚远”。一个事件发生后,如果事件的知情者或相关部门在第一时间失语或信息延迟,也就是理性表达的缺失极易引起网络传播的负面效应,甚至造成谣言满天飞的状况,有句传播学俗语— —“真相还在穿鞋,谣言已走遍天下”形容得很贴切。

面对一件事情,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看法,但有些人的看法并不正确。这些不尽相同的观点在网络上传播之后,人们就会产生“信息迷惑感” ,于是他们就会相信那些“看起来正确的信息”。当这样的信息被广泛传播最终处于主流地位时,再想扭转网络民意方向就会十分困难。当社会大众接受了某种观点后,即使这种观点是错误的,民意引导者再去发布正确的信息,这种正确的信息也难以做到“后入为主”。很多时候人们会将这种不及时的正确信息当作是“掩盖事实真相的一种解释” ,所以更不会在短时间内相信并接受。如在“红黄蓝幼儿园事件”中,大部分媒体也仅仅只在转发通告,不含任何解释的信息,引起民众争相讨论,短时间内难以让民众信服,对处理结果的不满情绪也很快传遍整个网络,造成部分媒体的公信力下降,没有及时掌握主动权。

2.发布权威全面信息提升其公信力。网络是一个信息的海洋,网上各种鱼目混杂的信息给公众造成了困惑,他们很难从这些信息中甄别出正确的信息。这个时候如果有主流媒体和有公信力的媒体在第一时间发声,人们就会更加倾向于相信主流媒体的言论。网络民意可以对现实生 活产生重大的影响,从积极方面看,它提供了一个更大的表达平台,给予了受众的言论自由权,人们有自由的机会在网络上对社会事务提出自己的见解,有些时候也会影响事态的发展,这样民众参政议政的热情就会得到提高,也有助于我国民众理性地进行民意表达,避免“群体极化”现象的发生。

3.借助意见领袖发挥影响力。当网络出现充斥着非理性信息和极端言论等海量信息时,受众便会产生疑惑感,这个时候就需要意见领袖为来为受众解疑释惑,发挥影响力。例如,邀请知名专家或评论员在节目上发表见解、撰写评论性文章;开展专家在线访谈和近期微博上流行的微访谈等都可以让“理性的信息拥有者”发表言论并最终引导网络民意,疏导社会情绪,避免极端事件的发生。

近年来,我国诸多主流媒体的做法为“意见领袖”引导网络民意提供了很多现实可操作的经验。比如,人民日报新媒体在北京朝阳区“红黄蓝幼儿园事件”报道中,积极关注涉及民众切身利益的民生问题,引导民众了解热点事件背后的深层次内涵,让以社会公知为代表的“意见领袖”大胆发声,并对问题作出具有公信力和说服力的权威解释,从而使“意见领袖”的声音得到了表达。他们的见解和观点在得到广泛的传播后,人们的思想便会受到影响,于是自觉不自觉地追随正确的信息,从而使网络民意趋于理性。

三、结语

网络民意就是网络空间的民意形态。在个人意见和社会讨论的这个阶段,都需要有充分的表达空间和各种不同意见的表达和交锋。因为民意作为公共意见是社会评价的一种,是社会心理的反映,只有更多的人参与并自由表达不同的意见,形成热烈的讨论最终才能形成民意。我们既要为网络民意的发展提供合理的空间,使其能够发挥积极作用;又要通过长效机制对其加以及时合理的引导,尽可能限制乃至最终消除它的消极影响。

作者单位黄淮学院文化传媒学院 本文系2018年度河南省哲学社会科学规划项目“新时代网络舆论监督指标体系研究” (项目编号: 2018CXW015)的阶段性成果。

参考文献

[ 1]陈力丹.民意学— —民意导向研究[ M].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 1999.

[ 2]谭伟.网络民意概念及特征[ J].湖南社会科学, 2003( 05).

[ 3]刘砚明.论网络民意的引导方法[ J].安徽文学, 2009( 09).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