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县级融媒体发展路径

微观点折射大问题,微言论参透大道理。欢迎您留下精彩的微观点,并请关注我们的微信— —

Media - - Micro View -

栾轶玫:随着新技术的不断涌现,媒介生态发生了重要的变化,传播手段与平台都不断迭代更新。中央有“央级融媒体中心”、各省有“省市融媒体平台” ,具体到“县级”这一基层宣传阵地,在媒介新生态的情境下也要转型,通过建设“县级融媒体中心” ,横向整合县级宣传渠道,纵向对接省级乃至央级融媒体平台,上下齐动、全面整合,才能最终实现自上而下的融媒体转型。作为基层传播阵地的县级融媒体,是实现融媒体传播自上而下全面融合的重要一环。如果中央、省市都已建立了融媒体机制,而处于基层的县级媒体还是彼此分离的媒体机制,显然很难顺畅对接,传播的力度、效度也很难保障。

林刚:事实上,随着新媒体格局的进一步明朗化以及互联网传播渠道的日益普及,传媒产业的市场一体化趋势已成必然。中央之所以反复强调“县级融媒体中心”的建设问题,其重点并非是实指“县级”二字,而是强调它的“基层”属性。而深化媒体改革,在从最基层抓起、在最基层落实之后,更应该逐步影响并扩展到所有级别的媒体机构。同时, “县级融媒体中心”的建设,更是直接影响并改变省级与地市级媒体现有市场竞争格局的关键。不管是谁,如果能直接借力于自身的融媒体建设成果与能力,趁势切入并参与所辖县区的融媒体建设,也就相当于抓住了这些发展机遇。而反过来,被本来就存在着竞争关系的对手渗入,自然也就处于一种被动的局面。

宋建武: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是媒体融合的深化,是在互联网传播环境下,建设现代传播体系的一项基础性工作。而县级融媒体中心作为基于互联网的新型媒体平台的端口和基础,其功能和作用可以归纳为“主流舆论阵地、综合服务平台和社区信息枢纽”。其中 “主流舆论阵地”是指县级融媒体中心应该成为县域新闻报道和舆论引导的主导力量; “综合服务平台”是指县级融媒体中心应该成为向本地人民群众提供以政务服务为核心的,各种本土性服务在内的平台,如公用事业服务和生活服务,以此体现新型主流媒体的服务功能,从而产生强大的用户黏性; “社区信息枢纽”是指县级融媒体中心应当为社区成员提供信息交互的空间,以促进社会共识的达成。

赵子忠:有不少县域已开始进行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其中有四方面问题比较明显。一是受传播内容和传播能力的限制,县级融媒体中心传播覆盖面不广,如部分本地新闻很难吸引外地用户的关注和传播。二是传播内容低效。部分县级融媒体中心盲目跟进新媒体传播,但在内容方面新瓶装旧酒,在形式上与新媒体传播不匹配。此外,还存在内容原创能力不足甚至抄袭等问题。三是服务功能缺失。部分县级融媒体中心以传播为主,在政务服务、文化服务等方面的功能存在缺失,忽视了用户对融媒体产品的体验。四是缺乏规模效应、规模价值。部分县级融媒体中心在建设思路上缺少顶层设计,局限于地方传播,对今后的融媒体管理也有影响。

张磊:从2003年全国县级媒体进行清理整顿之后,关于县域媒体的生存与发展、价值与空间、事业与产业等问题的讨论不绝于耳。随着5G时代和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县级融媒体中心该如何建设?一需“顶天” ,与国家工作大局相配合;二需“立地” ,与本地政府管理和社会治理紧密结合;三需“前行” ,与行业前沿趋势同向而行。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的实践正全面展开,既有经验还需沉淀,从而形成模式,并向更广范围推广。关键性问题,包括

具体融通方式的操作、智媒概念的落地、信息上传下达的最佳方式、资源分配的方法、创收盈利的模式等都需要进一步探索。

施慧玲:根据总体思路和架构的要求,数据驱动融媒体建设要树立两种意识。一是创新意识。要以互联网思维为基础,以云服务、大数据为驱动,助力传播升级;应具有前瞻性,不仅考虑内容生产,更要注重媒体连接群众、引导群众与服务群众的价值;应考虑落地性,侧重模块化、云服务,减轻实施难度,节省财政资源。二是用户意识。县级融媒体最接地气,涵盖用户包括各行各业、各类社会群体,用户分布于各大商业平台。通过数据分析输出给不同的用户,将中央数据中心的内容数据通过图文、音频、视频、直播、点播等形式在云端推送到目标客户手中,增加用户对县级融媒体的关注度,真正做到引导群众、服务群众。

容言: 2018年的媒体行业什么词最热? “县级融媒体中心”必定是其中之一。眼下,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在全国已经全面启动。新建的县级融媒体中心,一方面要强化主流舆论阵地的定位,做好新闻宣传,弘扬主旋律,传播正能量;另一方面,要确立“媒体+ ”理念,从单纯新闻宣传向公共服务、文化产业领域拓展,积极参与智慧城市建设,提供生活服务、政务服务、电商服务,把融媒体中心打造成“传媒+政务” “传媒+服务” “传媒+电商” “传媒+文创”的信息服务综合体。

柳序生:县级媒体想要得到融合变革时代的生存空间,必须学会舍弃一些不需要的东西。如果广播电视节目低质劣质等,减;如果广播电视栏目雷同重复,减;如果广播电视频率频道运营管理缺乏前景,减;如果广播电视技术部门尸位素餐,减;如果广播电视网络新媒体名不符实,减… …既然县级媒体需要在融合变革时代适度做减法,就必须理解做减法不是简单粗暴地删除,而是精炼浓缩地选择。那些有利于地方广电发展的栏目节目、部门和机构、设想框架、技术设备、革新变化等保留,与之对应,凡是一切影响阻碍地方广电因地制 宜发展的内容减除。

蔡怀军:目前,全国各区县融媒体建设都在如火如荼地展开,只有树立鲜明的品牌定位,捕捉清晰的目标人群, “因地制宜,落地生根” ,才能在百舸争流中破浪而出。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必须要善于运用新技术,搭建“一网一台一端一微”的全媒体平台。一是利用大数据和云计算技术,促进“网台”升级。二是利用移动互联网技术“深耕”客户端。在开发客户端的时候,关键在于重视用户的反馈,找准用户的切入点,迎合用户的需求,做出特色,办出影响力。三是利用微信、微博等平台,拓宽传播渠道。四是为适应市场需要,多生产精准短小、鲜活快捷、吸引力强的信息,可借助短视频、H5、VR等先进技术,满足多种体验的需求。

朱春阳:对于县级媒体而言,长期处于区域垄断和行政庇护作用下,市场化程度相对较低,对用户需求变动的把握能力也相对较低,这是其劣势;但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县级媒体处于机构传播网络的最底端,空间上具有接近性,和本地民众的直接接触较多,这是县级媒体的优势。因此,县级融媒体中心的建设要尽可能发挥立足本地、接近用户的优势。根据以往社区媒体的成功经验,通常是强调新闻立足本地,而非放眼世界。县级融媒体中心的主要任务是对本地社会的关注,比其他传媒平台提供范围更加宽广的新闻信息。因此,关注本地、关注小人物、以小切口来考察社会大问题是提高县级融媒体中心服务效率的基本坐标。

施玉景:近年来,县级广电积极应对媒体生态的急剧变化,推进媒体融合,取得了积极成效,但也存在“三重三轻”问题,即目标上重经济效益、轻社会效益,布局上重传播环节、轻内容生产,策略上重横向融合、轻纵向融合,导致内容生产力提升缓慢。要解决与预防这些问题,应增强改革意识,把提升社会效益作为首要追求;坚持需求导向,把融合内容生产摆在首要位置;运用系统思维,把行业纵向融合作为首选之策。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