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时代

影视行业终于回归到本来的样子——兴奋美好的创意过程、艰辛痛苦的制作过程、如履薄冰的市场阶段,期待最后能否在观众心里、影展评委心里留下印记。

Media and Entertainment Industry Reporter - - 国际 INTERNATIONAL -

狄更斯说“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这句话几乎适用于所有极端的情景,譬如时下的中国影视行业。在一片“寒冬来了”的风声鹤唳中,有一部分影视从业者却认为这其实是最好的时代,当然这是基于不同的评判标准、视角而言的。

第一,过去15年非理性投资资金的汹涌进入,至少使得中国的电影放映行业得到了挽救性的发展,影院数量的增加直接提升了观众数量,并一定程度上培养了电影消费习惯,甚至提升了观众的观赏品位,进而变相促进了影片题材类型的多样化。当这种变化量化增长到一定程度以后,多元化的影片排映方式才有了土壤和可能。类似电影资料馆的艺术片放映联盟以及“大象点映”等方式都是有益的尝试和探索。

第二,尽管由于热钱炒作等因素,真正在影视投资中获利的投资者不占多数,但至少在数量累积的前提下,确实出现了一些制作品质、艺术品质、市场回报都比较正面的作品,也因此让投资者明白,影视投资和其他投资一样,都是有风险、有回报,财务收益之外还有可能带来其他非财务收益的投资标的。这种认知只有经过数个案例才会建立,在20 世纪 90 年代之前不可能有这种认识。当然,这种认知的建立只基于投资者,不针对投机者。

第三,由于市场的扩大、资金的相对丰沛,制作方对一些以前不敢想、不可能做的题材类型进行了尝试。电影制作是一门经验科学,没做过就永远不知道如何把控、如何协作、如何操作,这不是读一本书、上几节课就能掌握的。如果现在有人去采访近5年里做过重技术、重特效电影的导演、摄影、特效统筹、后期统筹,他们一定会有无数书上没写,却凝结着血泪的现实经验可以分享。这也是电影工业化的必经过程——从凭借个人的天赋、自觉,和一小组彼此熟悉的人在一起做电影的作坊式做法,到每个工种的清晰、专业、标准,通过精确的管理流程来构架的制片体系。在中国,这个学习的过程才刚开始。

第四,由于投资拉动,迫使投资方去考虑其他潜在收入,进而真正懂得影视产业的核心价值——西方所谓的知识产权不只是一个法律概念,更是一个产业链形成和发展的基础核心。知识产权的再授权、再商业开发、跨界衍生,才是好莱坞在美国经济中被如此重视的原因。中国的影视从业者也是刚刚才感受到内容产业中内容生产者的作用和意义,这种内容的衍生和开发是从创意初期就应该知晓的因素,如此才有可能为之后的转化提供基础。而这种发展一旦成为良性的模式,无疑将数倍放大行业的产值和影响力。

第五,在多重新规的引导下,任何一个清醒的、专业的制片人、投资人都会明白,以后要想作品有一个好结果,能发力的地方只能是狠抓剧本品质、看准题材吸引力、精打细算做制作保证品质。换言之,对于过去10年里涌现的很多半吊子、非专业制片人而言,影视行业确实没法做、不好做了。但是对于扎扎实实搞创作、做制作的人而言,能承认品质的意义,能有更多的时间做剧本,老老实实拍戏、仔仔细细做后期,绝对是件好事。

第六,就是那些抱着投机心理,不尊重影视制作本质,只幻想名利双收而绑架影视行业的“金主”们无所遁形,终将离去。影视行业终于回归到本来的样子——兴奋美好的创意过程、艰辛痛苦的制作过程、如履薄冰的市场阶段,期待最后能否在观众心里、影展评委心里留下印记。

踏踏实实地回归本质,才是最好的样子、最好的时代。

韩小凌

电影制片人、发行人,曾任太合影业总经理,现任北京电影学院现代创意媒体学院客座教授。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