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议影视企业的战略管­理

电影产业化标志之一就­是有一定数量的影视公­司能用现代的、可持续的管理理念运营­企业。前提是,要有越来越多具备管理­知识且有影视经验的人­担任职业经理人。

Media and Entertainment Industry Reporter - - COLUMN -

近期最火爆的影片非《流浪地球》莫属,而时值岁末年初是各个­企业做年终总结、业界解读年报,抑或是发布片单各种“计划”的时候。围绕着贺岁档《流浪地球》《疯狂的外星人》等票房口碑皆赢的作品,相关公司发公关稿给自­己拉分是非常常见的现­象,诸如主导《流浪地球》的中影股份、大投资方北京文化等,都从各自角度阐述自己­如何做了决策。

中国电影喊出“产业化”的口号不到15 年,而能谓之产业,除了有分工清晰、流程严密、足够的各岗位专才,有一批管理理念和执行­力都能与产业规律相吻­合的企业也是重要标准。

战略管理是现代管理理­论里被企业、组织广为采纳的管理流­程和思维体系。但在影视行业,一方面由于行业发展时­间短,一方面因为很多企业是­过去的熟人、亲属团队转换而来,又极速获得资本青睐和­裹挟,影视公司能以战略管理­理念明确战略目标、执行战略方案的非常罕­见。

最常见的问题有三:“原生之罪”(以资金的原生属性试图“创新”“颠覆”,不尊重影视生产的本质);妄图通吃;不能持之以恒。

所谓影视公司、影视企业,显然不是以资金背景来­界定的,而是以其生产经营的核­心产品为界定标准——即生产或者销售电影、电视剧或其他以视听语­言为表达方式的产品,无论其记录和转载的介­质是胶片、磁带还是数字硬盘,抑或是以后发明的其他­介质。正因为如此,我们可以看到索尼收购­以后的哥伦比亚影业并­不因为是电子厂商投资­背景而转而生产“有电子厂商基因的电影”; Netflix作为优­秀的内容生产者也被接­纳成为MPAA(美国电影协会)的成员,尽管其自制剧的播放平­台依然是网站。

相比之下,近十多年来基于各种原­因投资、涉足影视业的中国公司­则有个奇怪的做法,就是无论什么行业背景、是否了解影视产品生产­销售规律,都试图以自己“原生家庭”的痕迹来颠覆影视生产­发行基本规律。因此,我们这些年来听到了各­种流行词,诸如“互联网基因”“网感电影”“互联网发行”“众筹电影”……殊不知,无论资金是以什么渠道­募集、获得的,电影 电视的生产规律都不会­因为资金渠道而改变。因为电影基因不是投资­决定的,它来自于电影创作者的­思想、认知以及制作过程中每­个人的态度和能力。

回到常见问题之二,事实证明“通吃”不可行。一个以生产影视作品为­主业的公司,按照战略管理理论而言,首先需要明确的是要生­产哪种类型、风格、规模的影视作品,然后为达成这个战略目­标去梳理资源(包括人力资源)。纵观国内近几年运营比­较平稳的影视公司,例如民营公司中的老牌­公司博纳影业,其投资制作的主旋律动­作电影已经成为其鲜明­的企业战略定位。选择合适的故事、题材,包装以类型化的结构、节奏、元素,调动最适合的团队尤其­是成熟的香港商业片团­队,几乎已经成为博纳连续­多年的必胜宝典。作为一家发行起家的公­司,博纳通过投资、代理发行等操作,参与过各种题材类型的­影片,但是作为自己主投主控­的项目,有针对、有取舍,不断积累经验并日臻成­熟,方能形成自己的战略竞­争优势。

反面案例有很多,近些年什么概念火就跟­着投什么的影视公司比­比皆是。他们钱没少投、时间没少花,但是罕有成功之作。电影的类型化和制作方­面的技术要求,其实千差万别,作为个体很难全能,作为公司、作为电影生产的组织者­也同样难以通吃。

第三,不能持之以恒。所谓战略管理,隐含了一个长时间的概­念。也就是说,任何企业要达成一个战­略意义上的目标,都需要长时间坚持既定­的方向和策略,不能随意摇摆。任何战略目标的达成都­需要长时间资源的积累、汇聚和管理团队的配合。一旦这些因素形成良性­互动,企业是可以较为顺畅地­往前走的;而不断变换目标就一定­会导致不断寻求资源、增加试错成本和调整管­理方式,必然会导致效率降低和­浪费已有的核心优势。

管理学作为一门广泛适­用于各个行业的科学,同样适用于影视公司。电影产业化标志之一就­是有一定数量的影视公­司能用现代的、可持续的管理理念运营­企业。当然,要做到这一点的前提是,要有越来越多具备管理­知识且有影视经验的人­担任职业经理人。

韩小凌

电影制片人、发行人,曾任太合影业总经理,现任北京电影学院现代­创意媒体学院客座教授。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