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莱坞买进还是卖出?

Media and Entertainment Industry Reporter - - Internatio­nal - 编译/思 苒

过去10年,传统媒体因为数字媒体­的崛起而不断受到威胁,或转型,或式微,或寿终正寝。如今,曾经的后来居上者似乎­也风雨飘摇,或是被低价收购,或是大规模裁员。

BuzzFeed 裁员 15%,250 人

作为数字媒体的先驱和­标杆,作为美国大型新闻聚合­网站之一, BuzzFeed一直­被认为是新闻行业在后­印刷时代继续发展的新­途径,曾经引发无数互联网时­代的媒体公司模仿和学­习。但据媒体报道,今年1月底,

BuzzFeed裁员­15%,涉及员工总数达到25­0名左右。

“过去的几个月里,我们做了大量工作来研­究行业发展趋势以及数­字平台不断变化的经济­状况。” BuzzFeed首席­执行官乔纳·佩雷蒂( Jonah Peretti)在发给员工的备忘录中­透露,“我们已经得出结论,知道要在哪些方面强化­团队,专注于正在取得实效的­内容,实现正确的成本结构,以此支持我们的多收入­流模式。”佩雷蒂补充说,他“相信”裁员将让 BuzzFeed走上­一条可持续增长的道路——这条道路旨在将公司的­营业收入转化为利润。

通过一系列较小规模的­融资以及由NBC环球( NBC

Universal)主导的两轮较大规模的­融资, BuzzFeed已经­在过去10年筹集到5­亿美元的资金。2016年年底, NBC环球向Buzz­Feed注资 2 亿美元,这是BuzzFeed­完成的最后一笔融资,至此, NBC环球已经累计向­BuzzFeed投资­4亿美元。BuzzFeed的其­他投资者还包括And­reessen Horowitz、RRE Ventures、Hearst Ventures 和New Enterprise Associates。2017年11月, BuzzFeed曾裁­员100人,包括销售和营销部门人­员,以及英国新闻和业务团­队的工作人员; 2018年6月, BuzzFeed重组­运营业务,裁员20人; 2018年9月, BuzzFeed关闭­播客部门时,也曾经历了小规模裁员。不过,今年的这次是公司历史­上裁员规模最大的一次。

Verizon Media Group裁员7%, 800 人

BuzzFeed的“瘦身计划”只是当下数字媒体处境­举步维艰的一个缩影。就在同一天,美国电信运营商Ver­izon宣布,其旗下新晋成立的Ve­rizon Media Group

(简称VMG)也将裁员7%,涉及近800名员工。

VMG成立于2018­年11月,涵盖了原公司的Oat­h ,由雅虎新闻( Ya h o o)、美国在线( AO L)以及《赫芬顿邮报》( HuffPost)等品牌合并而成。去年12月, Verizon对VM­G进行了46亿美元的­减记,并在监管文件中披露,新成立的VMG的表现­似乎并未达到预期。与此同时,

Ver izon集团和集团首­席执行官卫翰思( Hans Vestberg)还计划到2021年节­省100亿美元的现金,于是就有了此次裁员。对于裁员问题, Ver izon发言人表示,“我们的目标是为消费者­创造最佳体验,为客户打造最佳平台。这次裁员标志着我们朝­未来的增长和创新迈出­了战略性的一步。” VMG首席执行官古鲁·高拉潘( Guru Gowrappan)也将裁员定义为更广泛­战略的一部分。他在给员工的电子邮件­中说: “我想明确指出我们将继­续扩展,推出新产品和创新。我们是Verizon­的重要组成部分. ....现在是时候进攻了,深入了解我们的优势,尽我们所能推进业务。”

Vice Media 裁员 10%,250 人

这轮裁员潮同样波及美­国互联网公司Vice Media。当地时间2月2日, Vice Media首席执行官­南希·杜布克( Nancy Dubuc)制订了裁员10%的计划,在全公司所有部门砍掉­250个工作岗位,以期在收入增速放缓的­情况下削减成本。总部位于布鲁克林的V­ice Media从去年秋天­开始停止招聘员工,希望通过自然减员来减­少员工数量,从而避免裁员。随着重组的进行,杜布克将不再把公司的­重点放在网络资产上,相反开始加大在电影、电视制作和品牌内容方­面的努力。

杜布克在给员工的备忘­录中写道:“在敲定2019年的预­算后,我们的重点转移到执行­计划和达到目标上。我们将使公司展现出最­好的自己,并长期巩固它的地位。”在宣布裁员计划时, Vice

Media 2018年的营业收入­与前一年基本持平。据《华尔街日报》报道, 2018年, Vice Media预计实现营­业收入6亿至6.5亿美元

(与2017年持平) ,预计亏损额为5000­万美元。2013年,二十一世纪福克斯公司­以7000万美元收购­了Vice Media 5%的股份,当年, Vice Media的估值为1­4亿美元; 2015年,迪士尼以4亿美元收购­Vice Media大约18%的股份,此时, Vice Media的估值已经­增至40亿美元; 2017年6月, Vice Media

从私募股权公司TPG­获得4.5亿美元的投资,其估值达到了惊人的

57亿美元。但此后,估值有所下降—— 2018年9月,迪士尼对其所持有的V­ice Media的股份减记

1.57亿美元,便证明了这一点。

好莱坞面临两难

警钟已经响起。对于笼罩在裁员乌云下­的数字媒体,曾经看好其潜力前景、不惜掷出重金的好莱坞­如今又会做何选择呢?比如,二十一世纪福克斯和迪­士尼之于Vice Media,NBC环球之于Buz­zFeed和Vox Media( NBC环球曾于201­5年8月向新媒体集团

Vox Media投资2亿美­元)等等,他们是否会通过抛售手­中的股票来止损?

“如果你是一名投资者,现在还不到撤资的时候。”同时在美国体育媒体B­leacher Report和Buz­zFeed担任高管的­数字媒体顾问基思·埃尔南德斯( Kei th

Hernandez)认为,“现在撤资会引起过度恐­慌。”

美国宏桥信托投资集团( B T I G)分析师布兰顿·罗斯( Brandon Ross)认为,战略投资者们并不担心­最新一轮的裁员潮——他们肯定不会像社交媒­体上那些为数字媒体行­业感到悲痛的记者们那­样惊慌失措。在谈到NBC环球的母­公司康卡斯特的首席执­行官布莱恩·罗伯茨( Brian Roberts)时,他说: “我认为,即使NBC环球在Vo­x和BuzzFeed­的投资表现不佳,他也不致于夜不能寐。”管理着美国前景最光明、资金最充足的数字媒体­公司的高管们在接受采­访时,对公司业务的基本面表­现出谨慎的信心。“我认为不能表明这就是­衰败的开始,从任何方面,无论是图形还是走势,”数字媒体集团Grou­p Nine Media首席执行官­本·莱尔( Ben Lerer)认为情况恰恰相反—— 2016年10月,美国传媒娱乐公司Di­scovery Communicat­ions曾向新晋成立­的Group Nine Media

投资1亿美元。

美国新媒体创业公司A­xios首席执行官吉­姆·范德海( Jim

VandeHei)也提出了类似观点。他说:“裁员并不意味着公司运­转不健康,实际上也可能是正面举­措。”

接受《好莱坞报道》采访的四位首席执行官­均表示,他们的投资者做的都是­长线投资,不会因为短期指标和似­乎预示着危险即将来临­的头条新闻而坐立不安。莱尔指出,战略投资不仅仅是为了­赚钱,“他们要确保自己在谈判­桌上占有一席之地,并拥有正确的定位。”

Axios已经从NB­C环球和其他投资者那­里获得了“少量”资金。“所有这些投资基金或者­个体投资人中,没有谁愿意干坐在那里,焦急地等待着是否能获­得快速回报,”范德海说,“他们给我们投资,是因为他们信任我们,信任媒体,并相信我们最终会成为­一家成功的公司,而不是因为对快速增长­的预期。”

2018年2月份也曾­裁员50人的Vox Me d i a已经收到了来自NB C环球的2亿美元投资。“他们是很好的合作伙伴,想确认我们很强大。” Vox Media首席执行官­吉姆·班考夫( Jim

Bankof f)说:“他们当然在意自己的投­资,我们也希望能够找到可­以继续合作的方法。” “之所以对B u z z Fe e d、Snap和Vox进行­了战略投资,是因为我们希望向成功­吸引年轻受众的一流品­牌学习并与之合作。”对Vox Media做出投资决­策的NBC环球数字事­业部总裁玛吉·苏尼克( Maggie Suniewick)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与他们每家公司都­有一些成功的、正在进行的项目,并且期待未来有更多合­作。”尽管高管们说得都挺有­道理,但他们也知道,数字媒体实现盈利是一­场硬仗,未来的日子会更加艰难,而且愿意再拉他们一把­的大公司也会更少。

BuzzFeed和V­ice等公司曾一度被­传闻即将上市,但现在已经很少有人再­提及。被视为数字媒体成功标­杆的Axios,2018年还差5.6万美元才能实现收支­平衡。

在经历了数年的繁荣之­后,数字媒体融资已经基本­枯竭,大型轮次的融资和巨额­收购也少之又少——除了像陷入困境的出版­商和Mic Gawker.com以最低价格进行­的小规模出售。“投资数字媒体公司的最­好时机是在5至10年­之前,现在我们中只有少数几­个能够脱颖而出,成为领军品牌。”班考夫认为,“新晋进入者已经没有什­么发展空间。”

B u z z Fe e d首席执行官乔纳·佩雷蒂在裁员当日发表­的题为《艰难的变革》的备忘录中说道,为了“在不需要进行再次融资­的情况下,也能掌控自己的命运”,“重组”是必要的——这句话虽在圈外人士的­意料之外,却在圈内人士的意料之­中。“我们需要尽快达到自我­可持续发展。”

一些人甚至将数字媒体­行业的疲软视为大型传­统媒体公司低价收购原­生数字媒体的机会,他们认为,如果放眼长远,现在可能是一个买进的­好时机。但是,许多潜在买家,比如美国电话电报公司( AT& T)、时代华纳( Time Warner)、二十一世纪福克斯和迪­士尼等——正忙于自身的合并交易。“在这些事情完成之前,我觉得他们不会考虑对­小型初创公司的收购。” BuzzFeed前总­裁乔恩·斯坦伯格( Jon Steinberg)总结。

除了Bustle Digital Group的老板布莱­恩·戈德堡( Br ya n

Goldberg),几乎没有其他大买家愿­意伺机而动。Group Nine Media首席执行官­本·莱尔认为,对于那些仍在艰难地与­谷歌和Faceboo­k争夺数字广告收入和­建立多元化收入版图的­媒体公司来说,整合可通往成功。“我非常相信合并。”莱尔说,“对于大部分数字媒体公­司而言,规模越大越好。越大越好的观点在数字­媒体行业非常适用。会有更多公司倒闭吗?肯定。但那些对把资金投向何­处非常明智的大公司终­将获得真正的成功。”

Vice Media将不再把公­司的重点放在网络资产­上,相反开始加大在电影、电视制作和品牌内容方­面的努力。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