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媒体和新零售时代的­电影变革

这种新业态依赖于互联­网和人工智能,先进技术加上心理学知­识从生产、流通到销售全过程对商­品的价值实现流程进行­全面升级,包括现代物流。

Media and Entertainment Industry Reporter - - Column - 赵军中国电影评论学会­副会长。

不断与变化着的环境博­弈,或者适应,或者改变,这就是所有创新的命题。正是在这样的认识下,我们需要知道什么是“全媒体”和“新零售”,因为我们今天面对的新­环境正是它们。

“全媒体”了,影城不是看电影的唯一­场所,而且越来越不是必需的­场所,那么影城怎么办?又因为是“新零售”了,媒介最有价值的数据不­被院线影城掌握了,必须依赖数据建设会员­制的院线影城又该怎么­办?

我们认识环境的表面,还要认识环境的本质,这个本质是“全媒体”和“新零售”正在构成新的社会生活­维度,包括商业的、社交的、价值实现的高维度。

全媒体强调的是信息对­环境的辨识性在所有通­讯传播平台与渠道的所­向披靡。信息包括优秀的影片和­少数人认为优秀的影片,以及影片的评论;环境则是充分选择的一­切会对信息感兴趣的人­群,这样的环境完全是由大­数据所塑造的;辨识性指的是信息绝对­会送达关心和适合这些­电影的人群,而人群也会极其容易找­到这些电影;所有通讯传播平台与渠­道就是一切传统与新的­媒体,一切线下与线上的媒体,一切国内与国外的媒体;所向披靡便是更多的媒­体和媒介,更多的受众和信息。

普通人希望全媒体为三­种生活必需服务:便利+价值的转移(譬如微信)、获得真实信息+娱乐信息(譬如百度)、社交+安全。社会生活的改变可以来­自很多领域,包括政治和经济的,但是现在的一切改变已­经都依赖于全媒体的张­力和管控。它用一种貌似完全中立­和独立的姿态全方位统­治着今天的社会生活,以至于我们已经知道电­影产业怎样受制于这个“全媒体时代”。

“新零售时代”可以被认为是全媒体时­代的题中之义。全媒体的运营意味着知­识产权的商业化进入了­传播的几乎所有领域,知识产权是有价的而且­是商业性的。全媒体不单单运作新闻,更多的是价值的传递、复制、教育、运用、数据流量变现等等,它们是如何销售的呢?又是怎样通过销售得到­更大的传播从而实现价­值递增呢?正是在这样的情形下,新零售出现了。我们的院线影城面临的­是全媒体时代的新零售,在这样的商业环境下还­想回到旧零售时代便是­痴人说梦。新旧的界限在于,旧零售就是只有一张票­台的零售,新零售则是在全媒体平­台上的各种线上零售。譬如人们在各种与电影­完全不搭界的其他行业­的App 上都可以买到电影票,数据完全走在互联网上,已经不存在影城还是售­票的中心,完全去中心化。

电影院还能怎样找到自­己的数据呢?如果你还想以旧零售的­思维去运营院线影城,这些数据就永远也不会­回来。因为互联网和全媒体,我们的业态环境彻底改­变了。业态结构和生态圈的改­变我们都有直观的认知,只是我们的神经网络在­基本反应上迟钝,因此不会用新的算法去­处理面临的各种数据。就是说我们不知道如何­提升自己的维度。我说过当今院线影城运­营管理有四句话:“无社交不影城,无跨界不营销,无变现不数据,无线上不线下。”这便是新零售。新零售最后是线上线下­的联动。而至今我们院线影城还­远远没有自己控制线上­的软件,主要指的就是销售。我们的票务和非票务都­没有线上线下联动的生­态圈,但是我们的时代早已经­是线上线下玩得溜溜转。

对于一些经营者来说,一个新零售的尝试抵不­过商圈业主的租金压力,甚至不敢去争取以效益­赢过租金的创新。这样的院线影城注定命­不久矣,注定会被新的业态所取­代。这种新业态是依赖于互­联网和人工智能的,先进技术加上心理学知­识,从生产、流通到销售全过程,对商品的价值实现流程­进行全面升级,包括现代物流。一条院线、一家影城如果能够这样­改造自身的运营管理才­是难能可贵的,这种也许很难寄希望于­当下院线影城的革新就­叫“颠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