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站:发力自制内容,构建娱乐王国

Media and Entertainment Industry Reporter - - 第一页 - 文/冯珊珊

近日,哔哩哔哩(以下简称B站)发布2018年第四季­度财报。B站2018年第四季­度收入11.56亿元,同比增长58%。今年2月,阿里巴巴宣布通过全资­子公司淘宝中国入股B­站约2400万股,持股比例占B站总股本­约8%,成为其第三大股东;去年10月,腾讯对B站进行了3.176亿美元的投资,持股比例为12%,是B站的第二大股东。

B站创立于2009年,凭借二次元社区文化聚­集了一大批年轻的忠实­用户。与此同时, B站在内容生态上不断­拓展边界,从游戏、动画到影视、综艺、纪录片,试图打造一个以年轻用­户为核心的娱乐综合体。尽管B站的多元化探索­之路卓有成效,其营利能力却颇令投资­人担忧。不过,随着腾讯和阿里的先后­入股, B站的商业化能力值得­期待。

突破圈层,多元发展

在2009年创建初期, B站以平台为定位,依靠UGC(用户原创内容) ,完成了针对二次元文化­的人群聚集。历经10年发展, B站已成为中国规模最­大的视频创作社区,尤其在内容多元化方面,不断突破边界。自2018年月3

28日B站在纳斯达克­上市以来,其自制内容更是呈现出­爆炸式增长态势。其中,纪录片就是一大亮点。2018年7月16日,由B站和旗帜传媒联合­出品的《人生一串》上线。作为国内首档汇聚民间­烧烤美食的纪录片,《人生一串》B站评分9.8分,播放量总计5093.7万次( 2019年3月16日­数据) ,豆瓣评分9.0分。《人生一串》并非B站首部成功的纪­录片。2016年年初,《我在故宫修文物》在CCTV-9纪录频道首播,在B站上线后意外走红,作品的点击量和收藏量­日益增长。这次意外收获也让B站­对纪录片有了新的认识。在B站COO李旎看来,这类“网生新派纪录片”具备三个特征:一是内容求真,形态多变;二是以人为本,接地气;三是注重互动,易于传播。

近两年来, B站先后参与出品了《极地》《人生一串》《我在故宫修文物》《寻找手艺》等纪录片,均取得了较高的播放量­和关注度。

目前, B站已成为中国大型纪­录片出品方之一。谈及“为何专注制作纪录片”, 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解释道:“其实现在的年轻网民很­喜欢看纪录片,很多90后和00后的­用户愿意把时间花在学­习上,他们希望看过一个作品­后能有所收获。”

2018年9月17日, B站宣布与Disco­very探索频道达成­深度合作,目前B站已正式上线D­iscovery专区,内容包括将在B站上映­的145部纪录片和2­00小时的独家内容。B站自制内容的亮点之­二是动漫。2018年下半年以来, B站在动漫领域频频发­力。不仅新上线了独立Ap­p“哔哩哔哩漫画”,还收购了网易漫画大部­分版权及运营资产; 2018年12月18­日, B站举办国创发布会,一口气推出20多部动­漫作品;同年12月20日, B站与淘宝宣布开展广­泛合作;随后, B站还与绘梦动画成立­新的动画公司多啦哔梦。

官方数据显示,2018年, B站上线约86部国产­动画,同比增加37%。流量方面,2018年B站国创区­的总播

B站因‘情怀’而崛起,在变现之路上又难免受­到‘情怀’的制约。

放量为24.5亿,同比增长50%,总播放时长为2.6亿小时。

近两年来, B站投资了国内近20­个动画制作团队,参与了超过50个头部­动画项目。B站一方面和阅文、晋江、掌阅等多个小说平台达­成多部作品合作,另一方面与翻翻漫画、有妖气漫画、漫画家使徒子等漫画平­台合作推出漫改作品。

此外, B站的触角也正向原创­综艺领域延伸。2018年11月11­日, B站联合青豆结冰、笑果文化共同出品了自­制综艺《故事王Story Man》第二季,节目定位“大型卡牌故事接龙竞技­真人秀”。该节目是B站在首档自­制二次元综艺《故事王Story Man》第一季基础上,进行升级改造的作品。在电竞行业, B站也有所突破。2018年9月7日, B站获《守望先锋联赛》(全球首个以城市战队为­单位的大

型电竞联赛)的永久席位,战队落户杭州。这也是继2017年年­底组建电竞俱乐部BL­G之后, B站在电竞领域的又一­重要布局。2018年10月9日, B站宣布与休斯顿火箭­在电竞领域达成战略合­作。

其他领域, B站也在不断探索。今年1月19日, B站与电视节目《1818黄金眼》的共制节目正式上线首­播,这被认为是B站在新闻­自制内容领域的又一尝­试。近期, B站首部自制网络电影《滚蛋吧,大魔王!》也已上线。

在2018上海网络视­听季行业论坛上,陈睿介绍, B站的原创内容可以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来自平台上的创­作者,即UP主的原创内容;还有一部分是平台的自­制内容。

陈睿表示,原创对内容平台来说非­常重要,随着用户的内容消费越­来越多,内容消耗将会产生两个­结果:一方面,内容变成每天的必需品,占据用户生活的方方面­面;另一方面,内容从过去泾渭分明的­分类发展到现在的边界­模糊,比如用户对短视频的很­多消费都算是一种新消­费。这种情况下如果平台、创作者或工作室不拿出­高质量的作品,很可能会淹没在互联网­中。当内容成为互联网发动­机时,版权成本变得越来越高,那些以版权为驱动的平­台更可能出现运营问题。对此,陈睿认为,平台可以从三方面发力:一是做高品质的内容,二是降低内容成本,三是保持品牌调性。“用高品质的原创内容吸­引用户,并让用户产生正向反馈,这就是B站的打开方式。”

变现之路,漫漫其修远兮

相比大手笔的投入, B站在变现这条路上走­得十分谨慎。从新番承包计划,到推出旅游产品、成立哔哩哔哩影业,再到推出付费会员业务、发布绿洲计划帮品牌商­做广告…… B站从未停止过对变现­方式的探索,只是尚未获得理想效果。

招股书信息显示, B站在2015年、2016年、2017年一直处于亏­损状态,这三年的亏损金额分别­为3.735亿元、9.115亿元和1.838亿元。

根据B站2018年第­四季度财报,本季度B站经营亏损2.89亿元,同比增长366%;全年经营亏损7.29亿元,全年归属母公司净亏损­为6.16亿元。

用户黏性高,不意味着流量能顺利变­现。作为Z世代( 1990年代中叶至2­010年前出生的人)用户的“精神家园”, B站因“情怀”而崛起,在变现之路上又难免受­到“情怀”的制约。当这些年轻用户进入下­一年龄段时,如果平台的产品升级跟­不上,这部分用户也将很快流­失。

此外, B站还面临着来自其他­领域的竞争。随着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应用的崛­起, B站用户有了更多选择。财报显示,2018年四季度B站­的平均月活跃用户数为­9280万,环比无增长。

对单一业务的过度倚重,不利于营收的健康成长。晟道投资助理副总裁涂­士尧就曾一针见血地指­出,现在更多的大流量(平均单集播放量超过1­000万

次)动漫作品面临的是如何­在后续的游戏、影视、衍生品方面持续变现的­问题,否则就只能单纯依靠作­品流量在内容付费或广­告收入方面变现,难以形成深度IP和长­变现生命周期。

陈睿认为,未来,内容的商业模式可以拆­分成几个维度:

第一,内容的流量价值非常大,内容可以成为互联网流­量的发动机,流量意味着广告,意味着变现。

第二,流量本身的价值在于,很多用户会为优质内容­付费。内容付费是刚需,未来用户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预算来购买优质­内容。

第三,内容可以衍生出多元商­业价值,如“种草” (公众人物对商品

的带动作用)、带货(分享推荐)、下单等都能拓展变现渠­道。

陈睿同时提到,如今内容产业的竞争越­来越残酷。“内容综合了制造业和零­售业的特点,成为物流和信息流合二­为一的领域。未来内容行业的竞争,尤其是内容创作的竞争­将会是过去制造业和零­售业的竞争之和,但同时因为具备了这两­个行业的特点,商业前景也会非常好。”

从财报数据来看,目前B站正在摆脱过度­依赖游戏业务的问题。2018年四季度, B站游戏收入7.13亿元,环比下滑4.2%;游戏业务的比重下滑至­62%,电商及其他收入增长2­54%,成为收入超预期的关键­因素;直播增值和广告收入增­速分别为276%和

302%,显示出可预期的发展潜­力。作为垂直社区, B站在吸引更多年轻人、寻找更多元有效的变现­方式方面,需要更多“弹药”支持。

2018年3月, B站成功赴美上市,通过发行4200万股­ADS,融资4.893亿美元; 2018年10月、2019年2月,腾讯、阿里巴巴先后入股B站,成为B站的第二、第三大股东。

有观点认为,腾讯和阿里的先后入股,不仅丰富了B站自身的­内容体系, B站也能借助电商增强­商业化能力。淘宝若能帮助UP主获­得理想回报,也将强化他们在B站上­的创作动力。

在创世伙伴资本投资董­事聂冬辰看来,二次元是贯穿新人群和­新文娱的投资领域,这其中蕴藏着诸多投资­和创业机会。“资本的进入无疑会推动­二次元产业的发展,同时还会留下很多资产,如人才、IP开发和知识资源等,这些资产在资本泡沫破­裂后的沉淀,将为内容的二次繁荣打­下坚实基础。”

B站2018年第四季­度收入11.56亿元,同比增长58%。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