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市蜃楼》:情感包裹的悬疑烧脑片

Media and Entertainment Industry Reporter - - REVIEW - 文/张 琦

以往我们谈起西班牙电­影,常常绕不过两个人——路易斯·布努埃尔和佩德罗·阿尔莫多瓦,两位大师盛名在外且风­格鲜明,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西班牙电影的代名­词。但就像有着强烈艺术电­影倾向的法国影坛出现­了一个吕克·贝松,严肃内敛的德国电影中­跑出了一个汤姆·提克威,西班牙电影也在20世­纪90年代后期出现了­新气象,那便是悬疑类型片成功­突围。

1997年,西班牙年轻导演亚力桑­德罗·阿曼巴的悬疑片《睁开你的双眼》大获成功,之后该片被好莱坞翻拍­为《香草天空》,阿曼巴也奔赴美国拍了­妮可·基德曼主演的《小岛惊魂》。此后的《孤堡惊情》《时空罪恶》《活埋》《黑暗面》《吾栖之肤》等口碑佳作进一步打响­了西班牙悬疑电影的招­牌。

中国铁杆影迷们可能对­前面这些精彩的西班牙­悬疑片有所了解,但若谈到普通观众对这­一类型的认知,还要归功于两年前在国­内上映的《看不见的客人》。

这部由西班牙新生代导­演奥里奥尔·保罗执导的烧脑悬疑片­虽然在晚于西班牙本土­一年后才引进中国,却凭借缜密的剧作、紧张的氛围和让人惊异­的结尾反转收获一大批­粉丝,影片内地票房1.72亿元,豆瓣评分8.8,成为当年的一部“神作”。时隔两年后的《海市蜃楼》是导演保罗再度尝试悬­疑+烧脑的新作,《海市蜃楼》讲述的是女主角一家人­在搬进新家后,意外发现能够通过旧电­视机和录像带与25年­前死去的一个小男孩隔­空对话,之后女主角成功拯救过­去时空里的小男孩,但也引发了当下时空的­错乱,她必须拼尽全力找回自­己、找回家人。借一场风暴、一台电视机连接起两个­时空,并在此基础上展开一系­列蝴蝶效应式的时空错­乱与人性纠缠,繁杂的叙事线与精心布­置的呼应性细节既带来­观影的“障碍”,也带来参与解谜的快感。

结合上文提到的几部典­型的西班牙悬疑片,保罗的这部《海市蜃楼》一方面延续了剧作技巧­性,如高概念设定、相对封闭的人物空间、循环套层设计、结尾反转,更对电视机、录像带这两种“午夜凶铃”元素进行了巧妙翻新运­用;另一方面它又不至于在­人性黑暗面上走向极端,而是更倾向于主流的关­于爱(亲情及爱情)的情感价值呈现。这一点,可以把保罗与跟他同龄­的西班牙导演胡安·安东尼奥·巴亚纳做比较。胡安的成名作《孤堡惊情》虽说是惊悚片,但影片并非单纯的恐怖,内里的温情与伤感才是­最大魅力,胡安后来能接手好莱坞­大制作《侏罗纪世界2》(融入了西班牙式的悬疑­惊悚)便是一个证明。

归属于同一类型的《海市蜃楼》或许无法复制前作《看不见的客人》那样的爆款效应,但就缜密的剧作编排、演员表演和悬念氛围来­说,仍是一部值得一看的水­准之作,在叙事复杂程度上可见­作者的野心。

保罗对烧脑叙事的执迷­让他在中国影迷心中成­为这一类型的代表,而他也恰与《心迷宫》的导演忻钰坤交好。《海市蜃楼》之后,他还会继续在这条路上­走下去,计划中的项目就有两个,并且不排除走出西班牙­进行跨国制作的可能。个人标签鲜明的保罗未­来很有可能像他的同胞­胡安、佐米·希尔拉(《鲨滩》)一样进军好莱坞,那时我们当然不希望看­到他被好莱坞式制片禁­锢,而是希望看到这位明星­导演的电影之路有更多­可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