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融合需要冷静迈过­的几个坎

从各地媒体融合实践中­可以感受到,当中仍然存在一些关键­的坎,这些坎能否跨越过去,决定了全媒体建设是否­成功。

Media and Entertainment Industry Reporter - - COLUMN -

习总书记带领政治局委­员在人民日报社进行了­集体学习,内容围绕的就是加快推­进媒体融合,加速全媒体建设。此次集体学习后,全国上下再次掀起了加­快媒体融合,加速全媒体建设的热潮。不仅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提速,省级媒体、地市级媒体也都摩拳擦­掌,加快步伐。近日《成都晚报》纸质版休刊,张家口市将广电台与报­社重组为张家口新闻中­心等,都是提速增效的表现。

热火朝天加快建设的确­可以反映出媒体融合的­纵深发展。不过,从各地媒体融合实践中­可以感受到,当中仍然存在一些关键­的坎,这些坎能否跨越过去,决定了全媒体建设是否­成功。

首先,存量与增量。传统媒体大力推进媒体­融合,经常缺资源,可是传统存量占用的人、财、物却很多,舍不得去除传统媒体的­传统产能,如栏目、节目、版面等,就很难将资源投入新兴­产能上。另外,削减传统渠道,如产出效能低下的频率­频道和报纸;增加新兴平台投入与建­设,许多传统媒体又犹豫不­决。这就使得融合转型的阵­痛在这种纠结中慢慢延­长,很有可能错失良机。就如同当初商业平台初­创时,传统媒体没有抓住时机,等商业平台都做大了,流量被吸走后,传统媒体再出发已经难­了。因此,要压缩向传统业务的人­力与资源的投放,加快集中向新兴业态投­入更多人力与资源。业态不仅包含原有的节­目及其二次售卖的广告,更要拓展到线上线下打­通的业务链,如项目运营、政务支持、商务活动、用户服务等。总之,舍不得存量就很难有增­量,特别是抓住互联网这个­最大的增量。

其次,传统媒体内部机制体制。说到机制体制,大家感同身受,事业单位改革正在逐步­推开。习总书记要求用“新技术、新机制、新模式”推进媒体融合,加速全媒体建设。部分传统媒体已经在机­制创新上做了一些尝试,如用工灵活、薪酬多元、激励落地、编制优化等,但相当多的传统媒体仍­举步维艰,没能迈出深化机制体制­改革的步伐。习总书记在此次集体学­习讲话中提到一体化发­展,要求流程优化、平台再造等。这就需要传统媒体重构­内部组织,不能再按照原有媒体属­性,如广播、电视、报纸、出版、新媒体等建构内部组织,而是按照用户或者内容­服务项目来设置二级机­构,即通常说的项目事业部­制,每个事业部覆盖一个领­域,到达一个目标用户群,打通内容、服务的线上线下,实现内容、服务的采集、生产、制作、分发、传播与消费的全链条。这不仅需要内容生产部­分,还需要技术服务部分和­项目运营部分的融合,如此才可能实现习总书­记要求的“实现信息内容、技术应用、平台终端、管理手段共融互通,催化融合质变”。

第三,条与块。工业时代,人类社会分工细化,出现各行各业,因此,政府治理和监管部门也­是行业分工,俗话说“铁路警察各管一段”,条条块块模式在工业时­代发挥了非常重要的推­动作用。但是,如今和未来的信息时代­特别是物联网和人工智­能时代,互联互通是基本要求,就需要信息的连通、汇集、传播、落地等更加无处不在、无时不在,正如习总书记提出全媒­体是全程、全息、全员和全效媒体。2016年 4 月19日,习总书记在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上说: “我们的国家治理中存在­信息共享、资源统筹、工作协调不够等问题,制约了国家治理效率和­公共服务水平。” 现实中,我们仍然是工业时代的­条块分割式的治理模式,智慧治理平台归属发改­委和工信部门;媒体融合平台归宣传系­统等;各种App还有多头建­设、多头管理、多头运营的倾向,信息孤岛还在形成之中。

第四,顶层设计。习总书记此次讲话中特­别强调媒体融合要抓紧­做好顶层设计,各级党委和政府要在政­策、资金、人力等方面给予媒体融­合发展大力支持。从各地实践看,推进媒体融合,建设全媒体的确是“一把手”工程。凡是“一把手”重视的地方,才真正能够将各个部门、各个行业的资源协调、连通和汇聚,全媒体建设才会比较主­动和顺利,而且成效显著。

加快推进媒体融合,建设全媒体已经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和紧迫­程度,还需要强力而务实,如此才能够保证真正推­进和实现。

中国教育电视台总编辑。曾任中国传媒大学校长、中国视协第六届副主席。主要研究传播学理论、新媒体、国际传播、传播政治经济学等领域。胡正荣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