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集需要找新路

变本加厉“下猛药”,过分使用老招数肯定是­不行了,非但无法奉献精彩,还会导致剧情纠结、过度反常……这些,也恰恰是今天影视创作­越来越难的根源所在。

Media and Entertainment Industry Reporter - - COLUMN -

虽说结尾收得略显匆忙,可正午阳光的剧集《都挺好》因为触及当代家庭关系,由热剧一跃成为最近社­会热议度最高的剧集,影响波及各个年龄层,如此巨大的反响,可能当初连制作方和播­出平台也未必想得到。

一部剧集引发社会热议,需要“天时”与“人和”。这样的剧在内地过往4­0多年里出现得也并不­多。细细数来,也就是早年陈宝国的《赤橙黄绿青蓝紫》、周里京的《高山下的花环》《新星》、李雪健和张凯丽的《渴望》、葛优和吕丽萍的《编辑部的故事》、文兴宇和宋丹丹和杨立­新的《我爱我家》、王志文和江珊的《过把瘾》等有限的几部。这些剧多少都涉及当代­社会的人际关系,以及改革进程中生活价­值观的演变。伴随着 20 世纪 90年代娱乐化色彩的­日益强烈,电视剧制作周期的日趋­缩短,社会性话题剧集的出现­变得越发难了。近些年,能步入这一行列的剧集,也就是《蜗居》《都挺好》等寥寥三两部。

《都挺好》的出现,正值内地步入老龄化社­会,子女和老人日常沟通不­足开始成为各界关注焦­点;与此同时,广大职场女性在处理家­庭关系时所遇到的挑战­越来越多,旧时代父母重男轻女的­思维也还部分残存在今­天的生活中,《都挺好》的夸张式演绎,正好给了观众一个谈论­和宣泄的渠道。这样看来,想不引起轰动都难(当然实际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

从戏剧夸张和人物性格­设置的角度来说,一个角色越不正常,越容易引起观众的反应。 当年港剧《义不容情》里的温兆伦、《大时代》里的郑少秋、《天地男儿》里的罗嘉良、《天地豪情》里的张家辉,都是靠扮演令观众恨之­入骨的奸角儿名震剧坛。《都挺好》的不同在于剧中基本没­有大奸大恶的角色,却多出不少不对劲的人。明成不对劲、父亲不对劲、母亲不对劲、明哲也不对劲,甚至连明玉,一开始呈现的也是异于­常人的状态,这样的设置,绝对可以先声夺人,可当后面剧情开始“洗白”剧中人,让他们在观众眼中一步­步恢复“正常”,却成了非常艰难的事情。

现在的观众很聪明,收看的影视资源也是自­电视剧这一文艺品种问­世以来最为丰富的。“类型”“桥段”等近年广为媒体散布的“术语”,对他们而言,早已算不上什么新鲜词­汇。至于有些电视剧的剧情,编得过于“无巧不成书”,肯定不是讨喜的选择。类似《芝麻胡同》后半部播出时出现的:观众一边夸着、惋惜着主演,一边对剧情不满的情形,其实并不少见。传统的编剧手法、煽情招数,可能行,也可能不行,究竟获得怎样的效果,那要看情节推进到哪个­具体的情境。变本加厉“下猛药”,过分使用老招数肯定是­不行了,非但无法奉献精彩,还会导致剧情纠结、过度反常……这些,也恰恰是今天影视创作­越来越难的根源所在。

在市场竞争日趋激烈,剧集类型化生产日益成­为业内共识与追求的当­下,电视剧制作所面临的困­惑,除了经费困惑、理念困惑,还包括了太多叙事方面­的困惑——后者可能还可以细分为­影像以及剧情编织等手­法上的困惑。发明新手法不容易,一旦发明出来获得成功,行业同道就会争相模仿,直到把新手法迅速用旧,有的剧集甚至会将此手­法用到观众避之唯恐不­及。

“类型为王”的竞争大环境下,是根本不存在什么“独门功夫”的。一部谍战戏火了,后面会出来五十部一百­部,不只人物关系类似,叙事手法类似,连画外音找的都是同一­个配音演员!弱智吧?弱智。可是,许多剧集都在这么干。你说那些制作者没脑子?不一定。关键在于,大家用“拿来主义”使唤现成东西都使唤惯­了,赶工的节奏下,肯定是怎么容易得60­分就怎么来。长此以往,惰性思维就形成了定式。就像近些年,整个行业都在呼吁尊重­和保护编剧权益,不少公司恐怕还是只给­编剧结头两三期款,然后照样干着装傻赖账­的营生。

你说他们是故意针对那­个编剧吧,还真未必是,更多的是惯性和思维定­式。喜欢“蹭吃蹭喝”的人,一般是从不考虑买单人­的穷富的,只要有便宜占。

找新路,从根本上说,就是一个去除创作思维­定式乃至行业潜规则定­式的过程。只有大前提确定了、巩固了,局部的、个人的创作权益才能得­到保障,整个行业里每个人在创­作中所受的苦和委屈才­能少一点儿。拍出来的剧集,也才能少一点儿郁结、纠结。

徐江

诗人,作家,文化批评家。生于1967 年, 1989 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现居天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