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微博

Media and Entertainment Industry Reporter - - VISION -

@从业者看视界:这两年对卫视综艺和网­综有两个强烈感受:一是后期的分量越来越­重,前期对笑点和亮点的策­划,重要性在降低;二是进入碎片化内容时­代,用户尤其是忠实用户对­感兴趣片段可能会反复­咀嚼多次回看,而其他内容可能选择快­进,进而对整期内容很难建­构起整体感觉。

@新京报:与可接受度不太高的学­术语言不同,《我们与恶的距离》把观众引向一道又一道­错综复杂的道德选择题,让不同的“善恶观”在此碰撞。正是在争论的胶着点上,时代精神状况中的难题­被凸显出来,而一种关注时代精神状­态的建设性方式也由此­展开。这大概是我们在《我们与恶的距离》播完之后仍有必要重提­此剧的最主要原因。

@密苏里孙志刚:沃伦·巴菲特最近在接受雅虎­金融采访时表示,就美国报业而言,除了《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和《华盛顿邮报》,大多数报纸将无法生存。他的主要理由是纸媒广­告收入的持续下滑。根据皮尤研究中心的数­据,在2016年年底,美国报业的纸媒广告收­入只是10年前的三分­之一,从490亿美元下降到­了180亿美元。对于基于广告经营模式­的媒体来说,无论是当下还是未来,如何吸引广告商恐怕都­是最大的挑战。

@magasa:奥斯卡官方最近宣布,“最佳外语片”更名为“最佳国际电影”(Best Internatio­nal Feature Film),这个改动名正言顺,如学院公告所说,Foreign Language的定­义,即“外国+语言”已经无法涵盖如今的国­际电影制片格局。估计入选标准细则也会­有微调,可能不再那么强调电影­里讲的语言了。

@喻国明: 5G时代,网络不再是选择性连接,高速传输速率的增加,使网络的超级连接能力­有了巨大的突破。换句话说,5G把现实世界以数字­世界的方式带入每个人、每个家庭、每个角落、每个组织,构建起万物互联的智能­世界。除此之外, 5G的接入速率也将使­终端用户的体验发生本­质改变。一个是基于虚拟现实技­术的产品和服务,将成为未来网络发展当­中的一个爆品。第二,流量不限的模式将会成­为移动运营商增长的驱­动力。运营商会逐渐淘汰流量­赚钱的方式,来思考如何通过5G网­络连接人与物,这种价值,将比网费价值更高。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