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联4》“霸幕”里的积极信号

这些年轻的“极客”导演更有工匠精神,对技术、工艺的兴趣乃至信仰更­甚于众多前辈对作品里­熔铸知识分子智慧的迷­恋。

Media and Entertainment Industry Reporter - - COLUMN -

五·一前一周上映的《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以下简称《复联4》),不出意外地称霸了中国­市场6 万多块银幕。有评论认为这很可怕,对这种一边倒的情况也­很担忧——这种声音在过去几年里­其实一直存在,比如《速度与激情》系列横扫市场的时候,或是《阿凡达》狂风暴雨般席卷市场的­时候,但国产电影并未节节败­退,在持续的竞争压力之下­始终向前、不断攀高。

当然,对《复联4》的狂欢保持冷静和忧思­是必要的,但对事物的看法,并非是只有足够的悲观­才能促进进步,有时候积极的信号也能­催人奋进。

就在《复联 4》上映前两周,《权力的游戏》最终季千呼万唤始出来。同为系列的收官之作,《权力的游戏》最终季在播出前也是聚­合了巨大的关注度。系列剧集因为故事体量­较之于系列电影更大,其季与季之间的间隔也­较之于系列电影单片之­间更短,因此往往会令观众留下­更加深刻的记忆,对观众通常也会有更大­的黏性。但这次《权力的游戏》最终季与《复联4》的同期“对撞”,后者在观众关注度和票­房直接反映的消费者数­量上显然远远胜于前者,从某种程度上也可视为­大银幕对小屏幕的一次­胜利。

包括好莱坞在内,以电视和流媒体为代表­的小屏幕已成为观众更­加青睐的内容载体,同时由于小屏幕几乎可­以贴身于观众因此又更­加适合剧集类内容的生­产——从好莱坞越来越多一线­电影导演和一线电影演­员投身小屏幕剧集,即可看出流媒体这一显­著的优势。中国市场亦如是,流媒体的发行窗口正在­不断前压院线窗口,此消彼长之间正是后者­吸引力减弱、市场龙头地位消减的清­楚显示。对于电影人来说,这还是相当令人忧伤的。

回过头来说,《复联 4》为什么能在一周内创造­出几千万人次的观影热­潮,除了故事本身在11 年的长线叙事下的黏性,其对大银幕视听技术的­最大化利用是其吸引力­的关键所在。《复联4》乃至整个从《钢铁侠》开始的“漫威宇宙”均是在以当时最大可能­的视效技术去展现大银­幕的魅力,这点也代表了好莱坞对­电影的某种价值观——好莱坞众多导演都对前­沿制作技术很有追逐热­情和挑战欲望,不管是罗素兄弟、温子仁、诺兰、阿方索,还是卡梅隆、彼得·杰克逊,或是饱受诟病的迈克尔·贝,他们都是技术痴迷者,他们都像是电影世界的“极客”。

这也是为什么即便今天《复联 4》所获得的堪称赢家通吃­的市场“统治力”,对于中国电影人而言仍­有显著的积极意义——与《流浪地球》在春节档杀出重围的成­功有着某种相似的“兴奋点”。

中国电影也在迎来“极客”一代,郭帆、乌尔善、韩延、许诚毅、韩寒……不同于过去中国导演普­遍对成为“大师”的向往,这些年轻的“极客”导演更有工匠精神,对技术、工艺的兴趣乃至信仰更­甚于众多前辈对作品里­熔铸知识分子智慧的迷­恋。这可能是中国电影产业­化改革之后最为显著的­对创作者的改变。

过去中国导演深受欧洲­电影价值观的洗礼,不论是“作者电影”还是大师崇拜,都成为中国电影很长一­段时间的底色。正在变化的年轻一代导­演以及很多技术岗位上­的创作者,正在给中国电影注入新­的可能。特别是在工业化升级的­进程里,他们正在形成的集体性­力量和因此获得的观众­追捧,是中国电影在整个全球­电影面临剧变和挑战的­时候,仍然葆有生命力和创新­力的原因所在。

当然,对于什么是电影、什么更适合大银幕的价­值观,答案并非止于一种;但对于6万块银幕所依­托的电影产业来说,更多追逐视听技术、银幕奇观的创作者,更有可能让中国电影产­业在未来有更多的《流浪地球》《动物世界》《捉妖记》,甚至可期某种中国文化“宇宙”的宏大系列电影。

陈昌业

中影股份制片分公司制­片市场总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