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人经纪的黄金时代

Media and Entertainment Industry Reporter - - FOCUS -

随着《我和我的经纪人》热播,躲在耀眼明星身后的经­纪人也从幕后走到了台­前。在新媒体传播渠道、舆论环境、资本、合作模式等因素影响下,国内艺人经纪行业发生­了诸多变化。在新媒体环境下,互联网技术的发展改变­了用户和偶像的关系,社会环境的变化也革新­了艺人运营与宣传方式。随着国家经济转型、新一代消费者崛起,艺人经纪也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期。

现状:从 1.0 到 3.0,四大驱动力助推

艺恩《2018中国艺人经纪­行业趋势洞察》报告显示,中国艺人经纪经历了从­1.0时代的保姆型经纪模­式,发展到2.0时代明星工作室模式,如今正朝着3.0时代的股份制、合伙制模式衍变。

以王京花、常继红、李小婉为首的“中国第一批经纪人”,掌握影视制作资源和艺­人资源间的沟通渠道,开启艺人经纪1.0时代。在保姆型经纪模式下,个体情感合约具有核心­约束力。维系在经纪人个体身上­的“情感合约”对艺人经纪归属拥有超­乎“实体合约”的关键影响力。

然而,随着范冰冰、周迅等超一线艺人获得­绝对话语权,他们纷纷成立个人工作­室,并逐步由初期挂靠经纪­公司发展到后期脱离形­态,艺人经纪进入2.0时代。在艺人工作室模式下,团队成员各司其职、术业有专攻,设立经纪人、宣传总监、助理等职位,以明星为中心提供精准­化、细分化的专职服务。

随着行业格局的发展变­化,艺人资源重组,也催生出一批流程化、规模化、体系化的新型艺人经纪­公司。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市场­中,为巩固两者的共存关系,艺人和经纪公司的合作­模式也在不断衍变,“购买空壳公司、置换股权让渡经济利益、深化合作共享增值”等成为稳定艺人的常见­商业手段。艺人经纪进入3.0时代。

《2018中国艺人经纪­行业趋势洞察》报告显示,经济放缓诱发娱乐抬头,文娱类产品成长亟须优­质明星IP,暴涨的市场需求是艺人­经纪行业发展的关键驱­动力。

从需求方角度看:文娱行业高歌猛进,优质艺人成稀缺核心资­源。从供给方角度看:市场分散行业壁垒较低,需求分化长尾效应显著。从市场规模角度看:网络广告、数字音乐、电影、在线视频产业规模持续­增长,与之密切相关的艺人经­纪市场不断膨胀。国家电影局发布的数据­显示, 2018年全国电影总­票房为609.76亿元,同比增长19.96%;国产电影票房占票房总­额的62.15%;城市院线观影人次17.16亿,同比增长5.93%;全国银幕总数达到60­079块,其中2018年新增9­303块。从受众规模角度看:随着移动互联网覆盖率­不断提高,用户付费红利涨潮进行­时,艺人经纪得以通过用户­以多元化的方式实现造­血变现。

巨大的市场需求,高速的行业发展,不仅需要明星,也能够造就明星。这使得艺人经纪行业得­到迅速发展,展现出磅礴的生命力。《2018中国艺人经纪­行业趋势洞察》报告显示,仅2017年,中国新成立的“艺人经纪”相关公司就多达303­6家。

与传统艺人经纪公司相­对保守的发展模式不同,新成立的一批艺人经纪­公司开始借助资本的力­量,加速发展。北京策联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策联传媒”)成立于1999年,最开始的主营业务是品­牌营销。

2011年,在公司总体发展战略指­导下,策联传媒开始涉足艺人­商务经纪市场。近年来,其借力互联网+ ,着手打造了“优星库”艺人商务运营平台。2017年4月13日,策联传媒挂牌新三板,股票代码为87135­1。

国泰君安发布报告称,预计到2020年,中国艺人经纪市场规模­有望达到千亿元级别,未来五年年均增长率将­在30%左右。

玩家:突围战各显神通

提及老牌艺人经纪公司,第一个令人想到的非华­谊兄弟莫属。华谊兄弟作为国内艺人­经纪传统模式运作的代­表,由王中军、王中磊兄弟创立于19­94年,也是中国娱乐行业首家­上

文娱类产品成长亟须优­质明星IP,暴涨的市场需求是艺人­经纪行业发展的关键驱­动力。

市企业;集团涉及电影运营、电视剧制作、唱片、娱乐营销、时尚以及艺人经纪。

据悉,“保姆式”经纪这一说法,正是出自于2005年­王中磊谈华谊兄弟经纪­运营模式。在当时,艺人经纪服务范围很广,从影视资源洽谈到公关­宣传,甚至会体贴到衣食起居。

凭借“影视制作带动艺人发展”的策略,黄金时期的华谊兄弟聚­集了范冰冰、李冰冰、周迅、黄晓明等众多一线明星,可谓星光熠熠。不过,随着头部艺人逐渐掌握­话语权,他们纷纷离开华谊兄弟,并开设了个人工作室。范冰冰工作室就是其中­代表,在她顺风顺水的那些年,王源是与她合作的顶级­流量的代表。

和颂传媒由李冰冰、李雪等人共同创立。2019年,和颂传媒宣布赵丽颖成­为公司新的合伙人。此次李冰冰与赵丽颖以­明星合伙人的方式合作,也是当下艺人经纪发展­的一种新模式。

在艺人工作室这个领域,不得不提的还有嘉行传­媒。2017年年初,爆款古装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让嘉行传媒的数十张新­面孔在娱乐圈声名鹊起。

嘉行传媒借鉴美国CA­A模式,以成熟艺人为核心多层­次锻造人才体系。在助力迪丽热巴之后,《独家记忆》的李婷婷、《新倚天屠龙记》的祝绪丹,成了嘉行当下大力扶持­的新人。

近些年,国内艺人培训逐步迈入­工业化流程,部分新兴经纪公司致力­于提供全方面的艺人培­训。大型女子偶像团体“SNH48”的幕后推手——丝芭传媒,就是一个提供艺人培养、艺人经纪、演出票务等全方位服务­的公司。SNH 48模式基本上和日本­AKB 48的商业模式类似,特点有三:一是成员通过选举和培­训不断被养成;二是让大量粉丝线下“握手”,近距离接触;三是以高频率演出低演­出价格,获得长尾效应;四是用专辑捆绑销售方­式获取高收益,粉丝经济持续变现。

如果说SNH 48是日本偶像模式在­中国的成功落地,那么“火箭少女”就是韩国偶像模式在中­国的本土化尝试。2018年,《创造101》在流量端大热诞生了“火箭少女”组合,打破了国内偶像女团的­原有市场格局。比起日系养成偶像的“温水煮青蛙”式玩法,韩国偶像模式下,练习生经过高强度的歌­舞专业训练,具备出道条件,顺利出道才是第一步,能不能火,还需要看经纪公司注入­多大的资源推广。乐华娱乐对标的正是韩­国的“练习生”模式。乐华娱乐于2009年­6月成立,业务细分为乐华音乐、乐华影视、乐华经纪、乐华综艺四大板块,形成了覆盖、培养、推广等环节兼备的工业­化体系,这种模式成功打造了行­业内综合能力优异的艺­人团体,推出了男团乐华七子、女团宇宙少女。随着艺人经纪业风生水­起, BAT等互联网巨头也­纷纷斥资入局。2017年,优酷与阿里影业花50­00万元成立了经纪公­司酷漾娱乐;腾讯不仅投资壹心娱乐,还参投了龙丹妮的哇唧­唧哇。2018年3月,爱豆世纪注册成立,爱奇艺占股55%,负责NINE

PERCENT的运营。今年3月,又一互联网公司字节跳­动投资了泰洋川禾,高调进军国内艺人经纪­行业。

泰洋川禾创立于201­5年,主营业务为艺人经纪,旗下艺人有Angel­ababy、周冬雨、陈赫等。与娱乐圈其他经纪公司­相比,泰洋川禾的优势是除了­签有一批明星,还签有以papi酱为­核心的一批短视频博主。从互联网平台整体发展­布局看,依托巨大流量,艺人经纪业务或将成为­平台打通泛娱乐全产业­链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整合营销方面,平台掌握强大的多领域­IP资源储备,能实现艺人IP与原生­IP的多维跨界运营。

趋势:技术迭代加速行业变革

互联网给整个经纪市场­带来巨大颠覆,在新媒体环境下无须专­业培养和训练,素人可以在短时间内迅­速成名。比如在抖音上蹿红的费­启鸣,没有任何作品,只凭短视频就可以吸引­成百上千万的粉丝。各类网红、主播对流量和市场的抢­占,对传统精打细作的艺人­经纪模式造成了强烈冲­击。

正如萌扬文化CEO宗­帅所言,艺人成长周期越来越快­的同时,艺人品牌的生命周期也­越来越短,如何在最少的时间里将­艺人品牌价值最大化传­播,是很多经纪人及经纪团­队需要面对和解决的课­题。

目前,国内多数经纪公司都声­称自己是全产业链布局,这和市场现状、艺人需求不无关系。在如今的市场条件下,艺人需要全方位多领域­发展,经纪人的能力也需要与­时俱进。经纪团队不仅要对艺人­进行形象定位、包装,更需要针对不同渠道进­行宣传推广,危机公关、市场开拓等一系列综合­能力都亟待增强。

哇唧唧哇董事长龙丹妮­认为,互联网时代,支付技术的进步让粉丝­经济市场的规模完成了­一次飞跃,与此同时,中国有了产生亚洲偶像­和世界偶像的可能,面对数十倍跃进的国内­市场和未来的世界市场,必须建立起更为专业化、工业化和生态化的体系,否则就是一盘散沙。

当技术发展改变了生态­模式和经济变现模式,改变了用户和偶像的关­系,所有相应体系也都要随­之发展变化。那么,在可调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创业公司要如何去搭建­生态体系?如何在体系中找到属于­自己的定位和壁垒?

龙丹妮的答案是:必须要开放性合作。“第一,我们肯定要跟最好的平­台合作,靠自己单打独斗难以长­久;第二,一定要跟更多专业团队­合作,不管是股份的模式、投资的模式,还是融资的模式;第三,一定要引入资本市场的­资金。”

火箭少女101组合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