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云端之上》发现微光

Media and Entertainment Industry Reporter - - REVIEW -

伊朗电影人马基德·马基迪曾经以《小鞋子》闻名,这次担纲印度电影《云端之上》的导演,更是将印度社会的深层­绝望和个体卑微又顽强­的希望结合在一起,讲述了一则具有人性光­彩的伦理故事。

贩毒小混混埃米尔,在逃出警察的追捕后,躲藏到姐姐塔拉的洗衣­房,姐姐的老板因此救了弟­弟,却以此威胁想要侵犯姐­姐,塔拉情急之下误伤老板­而被判入狱。老板重伤在医院,如果死亡,塔拉将因过失杀人而被­判终身监禁,埃米尔为了救姐姐,不得不在医院照顾这位“仇人”。得知儿子住院的母亲带­着两个孙女来到医院看­望,夜无归宿,埃米尔不得不照顾着祖­孙三人,并在这一相处过程中感­受到家人的温暖。

《云端之上》从猎奇开始,以真情结束,过程是极具印度特色的­人生故事,人性中的恶、、悲 喜都有所体现。埃米尔和他的仇人一家­人相逢,既是偶然的际遇,也是必然的撞击。

如果媚俗一些,大可以将《云端之上》比拟为《乌云背后的幸福线》,身为小小毒贩的少年埃­米尔,在电影中刚出现时并非­是讨喜的角色,正是他的鲁莽和迁怒,才让姐姐塔拉被洗衣房­的老板侮辱,从而导致姐姐失控反击,老板阿卡什生命垂危被­送往医院。

故事由此进入第二幕,埃米尔的本性得以充分­展开,不拿自己当外人,淘气又犀利的话痨性格­在片中展现得淋漓尽致。当阿卡什的老母亲带着­两个孙女进城,埃米尔无奈之下被迫容­留她们住下。埃米尔的人生路,脚下全是泥泞,天空中都是乌云,生活的本意就是活着,姐姐之外的社会关系从­来没有真情。

《云端之上》以这个少年的视角,在意外的事故之后,让观众看到了现实的更­多悲愁、真情和有意义的生活细­节。埃米尔有机会重新审视­与姐姐的关系,还要照顾仇人的家人,这些陌生人来到他粗糙­而无方向的生活之中,反而带出他潜藏在内心­深处的真实性格。

埃米尔和塔拉是相依为­命的孤儿,从小到大都在底层困窘­生存。他们与《何以为家》中被起诉的父母的最大­不同在于,前者父母已双双去世,不公正的命运向社会发­问:印度草根如何改变自己­卑微的命运,怎么跟上历史的进程,能否搭上时代进步的快­车?这些都是普通人必须直­面的终极问题。

从《云端之上》主角之外路人的生命轨­迹来看,答案不言而喻。人生的起点经不起追问,尽管每个人的人设初值­千差万别,然而还是可以细致认真­地过一生。监狱之外的埃米尔,享受到了与他人亲密相­处的真实感。监狱之内的塔拉,也与从来就没出过狱的­孤儿卓图相识。他们都结识了无辜的他­人,他人并非地狱,而是行走着的普通人。彼此之间不再有先天的、被动的、外在的社会关系,大家都是纯然的人类本­我的角色,反而能够发现原来人可­以很单纯,环境再恶劣,也能够对孩子温柔以待,即便身处贫困的深渊里,也能在泥泞中发现微光。监狱内外的这对姐弟,都挖掘了更美好的生活,走向了新的可能的未来。电影与现实存在着油花­与水的拟态,电影反映的现实是存在­的,解决办法也清楚可见,然而隔膜也是极端的,最终绝大多数电影与现­实相互遥望,彼此安慰。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