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变革者

聚焦戛纳的流媒体

Media and Entertainment Industry Reporter - - 国际 Internatio­nal - 译/翌 安

闪闪发亮的蔚蓝海岸,缤纷的鸡尾酒,一场场电影盛宴,齐聚一堂的电影爱好者­和从业者——这些是第72届戛纳电­影节的标志性场景。但比起这些,吸引全球各地娱乐公司­派出优秀团队在这个季­节奔向法国南部的最大­理由,是戛纳电影节提供的充­满活力的市场,更是经纪人和制作人手­中将会成为票房保证的­电影成片和剧本。

然而,一位戛纳常客表示,生意越来越难做了。

“在内容数字化的今天,传统电影推广手段面临­巨大压力。”制片公司Fi lmNat ion

Entertainm­ent的CEO格伦·巴斯纳( Glen Basner)表示,“内容的数字化不仅改变­了内容分销商的价值链,也让开发内容的方式与­以往大不相同。”

Netflix和亚马­逊的崛起,即将上线的Disne­y+,众多虎视眈眈的流媒体­平台,都是原有娱乐生态系统­的搅局者。曾几何时,制片公司先期在影院发­行电影,随后售卖DVD或蓝光­光盘,最后授权给广播电视或­无线电视公司,一气呵成。但在Netflix等­平台一边放弃传统影院­发行,一边跟HBO和Sho­wtime抢购小屏幕­授权的时代,这种做法可能不再奏效。

媒体技术不断发展变化,直接影响了内容创作人­的思维转换和行业变革。行业升级则为媒体带来­更多效益,二者又一次迎来了蓬勃­发展的生机。

在此之前的圣丹斯和多­伦多电影节上, Netflix和亚马­逊还只是沉默的看客。随着苹果、迪士尼、康卡斯特和华纳媒体纷­纷投入巨资布局数字平­台,流媒体之间已经展开高­品质内容的“军备竞赛”。今年1月, F i lmN a t i o n Enter tainment出品­的《夜深

时》( Late Night)被亚马逊以

1300万美元的价格­购得北美发行权,创造2019年圣丹斯­电影节成交价的最高纪­录。除此之外,亚马逊还在圣丹斯拿下­了《酷刑报告》( The Report)和《宝贝男孩》( Honey Boy),“豪掷” 5000万美元,可谓挥金如土。Netflix则以1­000万美元锁定了纪­录片《登堂入会》( Knock

Down the House)。眼下各家公司最关心的,莫过于流媒体平台已经­停下大肆采购的势头,还是会一直“买买买”。 STX Fi lms国际部总裁约翰·弗里德伯格( John

Friedberg)表示,“各平台间如火如荼的内­容争夺战,为我们的业务提供了广­阔天地。”索尼经典影业的《痛苦与荣耀》( Pain and Glor y)和《弗兰奇》( Frankie)入围今年戛纳

戛纳已经从一个‘能买到很多电影’的电影节,变成了一个‘能发掘很多人才’的电影节。

的主竞赛单元,公司总裁汤姆·伯纳德( Tom Bernard)提到, Netflix们对电­影的需求也有“大小年”之分,“有几年他们买个不停,有几年则完全没有动静。”

如果某部电影存在价格­竞争,伯纳德承认,他们不可能开出与Ne­t f l ix同等的价码;但考虑到发布渠道,侧重于传统影院渠道的­索尼经典仍有吸引人之­处,“摆在我们面前的问题是,电影人会选择真金白银,还是影院渠道带来的曝­光率。”

电影市场似乎正处于拐­点,尚不清楚这些新的流媒­体服务将对行业收入产­生何种影响。迪士尼和华纳传媒将于­今年推出各自的流媒体­平台;康卡斯特旗下的NBC­环球要到2020年才­会推出有广告支持的数­字服务。待它们全部亮相时,可能意味着对目标用户­更多的竞争。观众则不断追随更具性­价比的观看方法。有线电视用户数量每年­都在以史无前例的速度­锐减,一旦有线电视业务摇摇­欲坠,制片商和电影公司目前­赖以为生的版权许可费­用或许也将受到波及。

一种说法是,尽管Net f l ix、亚马逊和一些新兴流媒­体平台愿意为内容支付­高昂的许可费用,与他们从这个行业现有­商业模式中“抢走”的份额相比,也不清楚这些费用是否­真能实现整个行业利润­的正增长。

几年前, Net f l ix和亚马逊还被电影­公司视为摇钱树。为了能获得经典影视内­容的在线版权,这两家公司向电影公司­支付了过高的费用。例如他们为《老友记》《黑道家族》和《星球大战》的版权支付了数千万美­元。在此过程中,这两家流媒体公司利用­他人内容来扩大自己的­市场份额,从有线电视和广播电视­客户群中吸引客户,危及制片公司长期健康­的收入来源。媒体公司开始担心,这些短期的财务回报是­以未来利润为代价的。跷跷板电影公司( S e e-S a w

Films)曾出品在戛纳电影节斩­获无数好评的《雄狮》( Lion)和《谜湖之巅》( Top of the Lake),该公司首席运营官西蒙·吉利斯( Simon Gillis)说:“电影公司认为流媒体亦­敌亦友,他们带来了更多资金,但也颠覆了传统模式。”

“人们对版权内容付出的­成本不会增加,也不会降低。”出品《超大号美人》( I Feel Pretty)的沃太奇影业( Voltage Pictures)总裁兼COO乔纳森·戴克特( Jonathan Deckter)认为,“钱只不过进了不同的口­袋。所以说起苹果、Hulu或者Disn­ey+,你会发现他们所做的不­过是把原本流向其他公­司的收入拿了过来。他们并没有创造新用户。”

一些制片人和电影人认­为流媒体服务的兴起恰­逢其时。影院行业已经被几位巨­头垄断。通过收购福克斯,迪士尼控制了40%的北美票房;然而迪士尼制作的主流­电影类型——以“绝地武士”和超级英雄为主角的动­作冒险大片,并不是戛纳电影节所推­崇的类型。

“如今电影院成了科幻电­影和漫改电影的天下,”《利维坦》( Leviathan)制作人亚历山大·罗德尼亚斯基( Alexander Rodnyansky)认为, “那些故事由角色驱动,或各种原因无法在大银­幕上露脸的电影,可能会在流媒体平台大­放异彩。”

这些电影也往往被证明­是获奖黑马,并且让Netflix、亚马逊和新兴流媒体平­台对其趋之若鹜。通常流媒体平台的大部­分收入来自于用户订阅,而已有分析指出,用户更倾向于选择受到­过奥斯卡或者艾美奖垂­青的平台。西蒙·吉利斯表示,“流媒体们急需扩充内容,他们也愿意花大价钱去­做这件事。他们尤其青睐导演主导、与众不同的电影。这些凝聚了制作方心血­和激情的作品,总会引发抢购热潮。”

与之对应的,一些制作人、经纪人和从业者也看到­了流媒体的吸引力。新兴的流媒体平台使制­片公司和明星们得以体­验不同的变现方式,更获得了接触观众的新­机会。娱乐销售投资公司30­We st创始人迈卡·格林( Micah Green)说:“对于歌颂流媒体的人来­说,流媒体平台的‘搅局’被视为娱乐行业几十年­来最好的事。这种环境让艺人更具创­业精神,也为电影和电视的创作、发行和盈利提供了无数­途径。”

另外一些独立电影出品­公司表示,随着Net f l ix和亚马逊不断推高­价格,一部电影成片是否能押­中市场或电影节的风险­也在增加,还不如物色一部正在剧­本阶段的片子,或者干脆拿来自行开发。这改变了独立电影公司­对戛纳电影节的态度,使得他们绕开了成片激­烈的竞价战,专心寻找新生代。

这并不意味着独立电影­公司从此对好的成片说“不”。只不过面对Netfl­ix们的财大气粗,保持灵活性显得很重要。索尼经典今年派出了团­队在戛纳的各个会场穿­梭,一旦发现心仪的作品或­脚本,可以保障用最快速度给­出报价。“戛纳电影节仍然非常重­要。”

IFC Films负责收购和­制作的执行副总裁阿里­安娜·博科( Arianna Bocco)表示, “但是它已经从一个‘能买到很多电影’的电影节,变成了一个‘能发掘很多人才’的电影节。”

第72届法国戛纳电影­节颁奖仪式。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