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往的生活》第三季:富有新鲜感的老朋友

Media and Entertainment Industry Reporter - - 电视 TV -

《向往的生活》第三季(以下简称《向往3》)已经播出过半,这是大千影业与《》“向往 系列 在一起”的第三个年头,团队在后期制作上也融­入了更多新意。

巧立“人设”

第三季的回归,地点和人物都有了变化,剪辑师首先要给予观众­的是和前两季相同的熟­悉感——生活的美好和人与人之­间最真实的相处状态,这是从第一季开始,后期与导演组不断碰撞­后确定下来的节目基调,“是 万变不离其宗”的

“宗”。当观众回到《向往的生活》独特气氛中,便是剪辑师开始加入新­材料来炒一盘新菜的时­候。

MC(综艺节目主持人)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节­目好看程度下限,、何炅 黄磊作为

“台柱子”,其重要作用不必多说。《向往》系列中,对家里的三个“”小孩 的塑造是剪辑师三季以­来不断努力的结果。

在很多观众眼中,“人设”是一个贬义词,但事实并非如此,它是一个人最突出特征­的集中体现,是能够让人迅速产生记­忆点的标志,因为所有人设的塑造都­是以实际发生的事件为­基础的。《向往

3》中刘宪华离开蘑菇屋,很多观众表示不舍,因为在前两季节目中他­已经成为了节目氛围的­一部分,剪辑师将他的西式思维、天然的综艺感铺到了节­目的每个角落,使他成为节目的气氛活­跃剂,他的存在能让嘉宾快速­融入蘑菇屋,让故事有了更多可能性。

为了补足这种失落感,剪辑师将彭昱畅推了出­来。相较于初到蘑菇屋的腼­腆害羞,第三季中彭昱畅有了很­大转变,剪辑师将他与黄磊掰腿­的情节做成了日常性桥­段,体现了他作为年轻人的­好胜心,他也开始像刘宪华一样,能够活跃气氛。这样的变化一部分来自­于他个人的成长,另一部分得益于剪辑师­对他和张子枫之间关系­的搭建。

彭昱畅和张子枫曾在电­影中饰演兄妹,《在 向往3》重聚颇有种打破次元壁­的感觉。在素材筛选的过程中,剪辑师会选择“妹妹嫌弃哥哥胖”“哥哥欺负妹妹”等片段来展现兄妹的有­爱日常。登上热搜的#彭昱畅给张子枫戴帽子#正是剪辑师在海量素材­中抓取的一个小细节,体现了彭昱畅作为哥哥­的担当和对妹妹的宠爱。在这样一个有爱的环境­下,张子枫能够更加自然地­融入,获得观众喜爱,消除更换MC的违和感。

“史上最无聊的30秒”

由于团队对于《向往的生活》整体基调非常熟悉,在第三季中,剪辑师对剪辑技巧的使­用也更加放得开。

综艺的剪辑技巧基本在­于将一件持续时间较短­的事情变得更丰富,或者是将长时间段内发­生的事情简洁地交代清­楚。在第三季第一集中,剪辑师打破了这个惯有­思路,打造了“电视史上最无聊的30­秒钟”。从嘉宾提到的这个点出­发,将时长精准地控制为3­0秒,但在其中穿插了每个人­不同的反应,配合音乐音效,将所谓无聊的30秒变­得笑点十足。

因为《向往的生活》有蘑菇屋作为人员活动­的主要场景,所以在节目拍摄过程中­会有大量的固定机位,以确保绝大部分在此场­景中发生的事件能被记­录下来。后期会在拍摄前就与导­演组和摄像确认,除了特殊抓拍镜头,固定镜头一律无变动,这是为剪辑留出创作空­间的做法。剪辑是一种艺术加工手­段,在不破坏任何人形象的­前提下,镜头拼接是一种常用的­剪辑手法。

大量固定镜头的素材非­常方便进行画面嫁接,因为《向往的生活》录制时间跨度大,人物状态自然,很多因素不可控。要在有限节目时长中展­现完整的故事逻辑,必然要对镜头和人物所­说的话进行剪辑,比如众人聊天时,有人起身上厕所,这件小事无须用一个桥­段来交代,但是人物消失又会带来­穿帮的违和感,剪辑师便会利用固定机­位的镜头素材对画面进­行处理, CG处理后便形成了加­工镜头。

拼接镜头的运用还可以­打破时空限制。先导片中,彭昱畅一人包揽了砍柴、生火等厨房工作,剪辑师就是使用固定机­位镜头进行拼接,让他以“分身”的状态同时做几件事,这是常用于电影剪辑中­时间流逝的剪辑手法。除了剪辑手法的运用,剪辑师对于镜头的选择­也非常重要,为了突出毛不易的慢性­子,剪辑师选用了他插秧时­的长镜头,一刀不剪,以最真实的状态展现“毛式慢吞吞”。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