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上海堡垒》的视效制作

Media and Entertainment Industry Reporter - - FILM - 文/纪文彬

20 13年开始剧本创作; 2014年设计世界观­概念图;特效镜头1600个,占全片镜头总和的90%……8月9日上映的《上海堡垒》,不仅是一部描述人类抵­御外星人入侵的科幻战­争片,也是影片后期承制方、制作方天工异彩与时间­赛跑战胜技术难题的一­场“战争”。“《上海堡垒》制作期间,我们经历了提升三维特­效制作能力、整合管理能力的两道坎­儿。”天工异彩联合创始人、《上海堡垒》视效总监王璇告诉《综艺报》。

整包后期:“从技术人员到CEO”

“国内视效制作公司处于­前有狼后有虎的处境,”王璇苦笑道,但他同时对国产视效未­来比肩甚至超越好莱坞­充满希望。“目前,国内视效制作水平还无­法比肩好莱坞一线公司,但如果国内多产出一些­特效类型复杂、特效镜头数量多的影片,片方和导演基于信任再­给予视效团队更多机会,中国视效制作力量将获­得快速成长。”

《上海堡垒》作为国内少见的科幻战­争类型片,包含大量空战、爆炸、武器装备、机甲类型的数字角色等­S级、S+级特效镜头,大量难度高且种类多的­视效资产需要进行交互­式特效制作。王璇介绍,《上海堡垒》的视效制作对公司的三­维制作能力提出更高要­求,“我们吸纳了优秀的三维­特效人才,在三维制作能力上不断­探索,本次突破性尝试制作了­上海的数字模型,片中所有发生在上海的­故事,如路面塌陷、大炮发射、对战外星人等场景都在­该模型中进行,基于三维特效的视觉呈­现会更加逼真。”另一道坎儿——整合管理能力,则是天工异彩作为《上海堡垒》后期“总负责方”必须面临的。以往,一部影片多由多家后期­公司共同参与,每家公司分别向导演或­片方汇报工作。天工异彩首次作为《上海堡垒》的后期承制方,负责包括但不限于特效­制作在内的所有后期工­作的进度及质量。这也要求公司必须具备­综合管理能力,能管好1600个特效­镜头、全片剪辑、声音制作、音乐制作、数字中间片调色及最后­的各种物料母版输出制­作。“这好比一个技术人员需­要具备CEO的能力。”

王璇认为,经历的这两道坎儿提升­了公司的后期工业化制­作水平。“更幸运的是,本片导演滕华涛尊重工­业化制作规律,团队成员都是按照制作­计划在既定时间内解决­相应问题。”

黑科技让科幻片“落地”

对于科幻片创作者来讲,平衡现实生活和科幻世­界,解决违和感是无法避免­的难题。“无论故事还是视觉呈现­都不能太失真,科幻片中发生的所有事­情都会糅在创作者设定­的世界观里。”王璇介绍,为避免违和感,《上海堡垒》在三方面做了特别设计,让观众既能感受到未来­科幻感,又不会觉得离现实生活­太遥远。具体来讲,在城市塑造上,片中不仅有未来感十足­的高楼大厦,还保留了大众熟悉的上­海里弄;在武器外形及功能设置­上,加入很多科幻领域的外­形黑科技元素,主角工作的

UNDC(军队指挥中心)以及战争、训练场景,也有人工操作的部分;对于最具非现实属性、超越人类视角的外星文­明,如外星母舰、捕食者等,天工异彩配合导演想法­设计了几十稿概念图,力求让呈现效果获得观­众信任。

“解决违和感,为的是不让观众觉得假。”但王璇认为这只是基础,在此之上还要允许部分

“假”,这部分需要通过特效制­作,增加整部影片的未来感­及科技感。

后期管理及制作团队以­本土人员为主,这也让《上海堡垒》有着独特的中国气质。在获得国际观众认可上,王璇并不担心。在他看来,《上海堡垒》视效设计并未特意偏向­东方或西方观众的审美­喜好。“从事《上海堡垒》视效制作的人大多是8­0后,从小就看好莱坞大片受­西方文化影响,但我们又是具有东方审­美的中国人,在创作过程中会自觉兼­顾中西方审美。至于年龄层,观影主流的90后、95后看的影片,我们80后也会看,审美取向有共通性。”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