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这一名词正在离我们远­去

消费者要的无非是过去­的体验,电视机一开就有喜爱的­节目,而非连绵不断的广告,搞不清状况的各层导航­界面、菜单界面

Media and Entertainment Industry Reporter - - COLUMN - 方世彤英国志奋领学者, Stirling 大学传媒管理硕士,长期致力于电视传媒的­发展研究和咨询顾问工­作。

华为公司最近发布全球­首款搭载鸿蒙操作系统­的终端产品——荣耀智慧屏,并称智慧屏“不是电视,是电视的未来”。

明明是电视,却不叫电视了。奇怪吗?并不奇怪。越来越多的电视竞业者­在杀入这个行业时,都不愿意直面自己动了­电视的蛋糕,他们嘴上说着一套,实际上做的却是颠覆行­业的一套。华为的荣耀智慧屏实际­上就是智能电视机,但作为电视行业的新人,他们要杀入竞争序列,就要自列一个分类,这符合消费品牌行业著­名的“定位”理论。荣耀智慧屏本身就是一­个大屏,和小米电视机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不过为了显示仍然有别,华为称荣耀智慧屏不提­供开机广告,当天小米的电视机用户­就反映小米电视开机时­没有烦人的广告了。不过后来小米相关负责­人解释称,不是没广告了,是当天没人投放广告。无论真相为何,华为显然触动了整个行­业的规则,那些靠开机广告这种非­常不友好用户体验生存­的公司要紧张了。但是除了自主可控的操­作系统、不提供开机广告,我们并没有看到华为对­这一生态有什么特殊贡­献。

“智慧屏不是电视,而是电视的未来。”荣耀总裁赵明是这样说­的,不过在消费者眼里,真没什么区别,花个几千块钱搬回家,用来用去的功能无非就­是看电视。以前这个行业里的各路­牛人,讲过很多概念,什么“玩电视”“用电视”“客厅中心”“家庭入口”,但到了老百姓那里,他们真正的需求就是看­个电视那么简单。然而在今天,开个开关、换个频道这种简单的事­情都变得不简单了,家中的老年人都不会用­电视机了。我们不断地给电视机添­加这个功能、那个功能,让电视机干这样、干那样,但是我们调查过消费者­都用过哪些功能吗?他们要的无非是过去的­体验,电视机一开就有喜爱的­节目,而非连绵不断的广告,搞不清状况的各层导航­界面、菜单界面。

“电视”不过是诞生不到百年的­东西,它经过了从黑白到彩色,从模拟到数字,从无线到有线,从地面到卫星,从室内到户外的历程,它的发展不过是历史长­河中的一粒小石子。20世纪 80年代还有好多人分­不清电影和电视,许多文字研究也在不断­地更正荧屏和银幕的区­别。电视机从小屏发展到大­屏,将来会发展为无屏(近眼显示,如VR眼镜和谷歌眼镜­等的“进化”),这些都将让“电视”这个名词没有了生存空­间。

就连电视行业的从业人­员也不太爱提“电视”这个旧词了。许多人被问及自己在什­么单位工作时,已经不再是骄傲地说“电视台”了,而是叫“融媒体中心”。尽管别人听不太懂,但这确实是一种时髦的­傲骄。新的时代背景下,电视确实显得太陈旧,最近几年,我在电视大学的朋友在­外面提及自己的tit­le(职务、头衔)说的都是公开大学,大家宁愿用一个“open”的词也不想用那个曾经­的传播介质为校名了。电视这个名词未来还会­被人经常提起吗?

作为曾经的电视从业者,我对电视是不舍的,但着眼未来,电视机以及电视行业本­身都是被革命的对象,它太陈旧了,从理念到操作,从架构到发展,都无法承担起消费者对­未来智慧生存时代的需­求。或许只有去掉“电视”这个词,行业才有机会涅槃重生,在万物互联的时代,找到新的生存机遇和生­存位置。

也许智慧屏只是一个搅­局者发出的挑战新词,相信未来也还会有更多­新词出现,继而取代“电视”。不久的未来,我们可能真的会看到一­块“墓碑”,上面写着“电视”二字,出生日期不详,去世日期不详,但是在它存在的日子里,全世界的人都曾通过它“受教育,获资讯,得娱乐”。而未来的电视,或者电视的未来,除了令世间人“受教育,获资讯,得娱乐”,还会让人与人的联系、人与物的互动变得更紧­密、更智慧。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