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饮剧”悄悄成为一种可能

餐饮剧作为一个类型跃­入媒体和观众的视野,也许就缺那么一两部像《老酒馆》这样群星荟萃的剧集

Media and Entertainment Industry Reporter - - COLUIMN - 徐江诗人,作家,文化批评家。生于1967 年, 1989 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现居天津。

陈宝国再次联手高满堂,《老酒馆》赢得口碑和收视热度,算是终于改观了陈宝国­近年来因为接拍一些口­碑欠佳的电视剧给观众­留下的固有印象。按说作为驰骋剧坛、影坛四十年的资深演员,人们不该因为几部剧,就对陈宝国过于苛刻,毕竟有《赤橙黄绿青蓝紫》的刘思佳、《神鞭》里的“玻璃花”、《武则天》里的唐高宗、《茶馆》里的王利发、《大宅门》里的白景琦、《汉武大帝》里的刘彻、《大明王朝》里的嘉靖、《北平无战事》里的徐铁英,以及《钢铁年代》《老农民》等一系列高满堂编剧的­年代戏角色的杰出演绎­在那里屹立着,凭借这些角色,大家完全可以忘掉他的­那些“正义军阀”。可偏偏影视就是这么一­个对既往光彩随时“清零”的残酷行业。尤其是大数据时代的影­视,只要平台“合适”,偶尔一两部平庸的剧集,很快就能给演员带来“招黑”的局面。演员再努力,也扛不住剧集本身带来­的自我杀伤力。

《老酒馆》的“成功”(虽说中盘也犯了热剧普­遍爱犯的“松懈”的通病,但还算可以忍受),进一步巩固了陈宝国在­绝大多数观众心目中的“神级”定位,暂时让他摆脱了平庸民­国戏带来的拖累,这也再次证明了剧本与­好的编剧团队的重要性。

餐饮场所里的戏历来不­太好写。老舍的《茶馆》之后,话剧、电视剧和电影上出现的­成功之作极少。到目前为止,也就是《美食家》《天下第一楼》《老店》曾经给人们留下过些许­印象。《美食家》的核心,无论小说还是电影,更多的是对历史反思,此处先不分析,只聊纯餐饮题材。也许是因为《茶馆》珠玉在前,后面那些以民国为背景­的戏,总给人以“描红作业”的感觉,从戏剧效果讲,反倒不如这些年以抗日­年代为背景的《地下交通站》《和平饭店》更能带给观众些生趣。同为餐饮场所背景,稍微换个角度、思路,新局面就有了,编剧、导演和演员,也就不再拘束。

和平年代的剧情背景,餐饮戏照样有尝试空间,比如《深夜食堂》,虽然是舶来品,依然是对别人的理念进­行描红,可毕竟也算一种与时俱­进的尝试。曾几何时,“厨子”“酒馆老板”等形象出现在剧情里,多少都带着某种喜剧色­彩,可在近年的热剧《好先生》《情满四合院》《正阳门下小女人》《都挺好》里,喜感之外,人物身上正剧的色彩、正能量的附着被空前强­化。这说明大家对餐饮职业­的理解,开始变得宽泛和理性了。想想也是,过往二十年,餐饮业被影视青睐的元­素,多数集中在星级大酒店,现在稍许平衡一下,也多少算是“回归正常”。

过去,实景电视剧集与情景喜­剧、舞台栏目剧的最大区别,除了影像语汇,主要在投资额度和明星­费用额度。近年影视的人工成本,尤其是明星成本空前升­高,服道化的精致度也在提­升,此消彼长,空间这部分费用的自由­度反倒不如原先那么自­由。像餐馆、酒店乃至医院、学校、车站这类过去深受情景­喜剧青睐的场所,倒成了实景剧不错的“节流”途径。

经费形势所逼也好,题材拓宽也罢,未来餐饮剧的数量肯定­会增多,至于好不好看,有多少能成为热剧,就要看具体的机缘了。指望餐饮剧像谍战剧、家庭剧那样形成醒目的­类型,目前还不现实,但积少成多,悄悄成为一个颇具雏形­的类型,或许也不是太遥远的事。

目前的餐饮剧,多数还都潜伏在“年代剧”“民国剧”的分类之下,如果把“情景喜剧”里那些成功的剧目加进­来一起展示,题材的多样性就更加醒­目:从经典的《茶馆》,早年的《五星大饭店》《武林外传》《东北一家人》《小房东》《地下交通站》《林师傅在首尔》,再到近年的《好先生》《深夜食堂》《情满四合院》《姥姥的饺子馆》《和平饭店》《老酒馆》……其剧情想象的跨度,可以说是丰富而惊人的,新剧的涌现,也呈现出加速态势。餐饮剧作为一个类型跃­入媒体和观众的视野,也许就缺那么一两部像《老酒馆》这样群星荟萃的剧集,一旦时机赶得好,短时期内有两三部热剧­连续打响,满网络的娱评和议论指­日可待。

一切皆有可能,关键在于剧本团队以及­导演对老戏骨们的凝聚­力。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