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导演张同道:完全依靠叙事的纪录片,是严峻考验

Media and Entertainment Industry Reporter - - 视点 HIGHLIGHT -

《综艺报》:一些观众反映电影只截­取了两个中产阶层的“零零后”孩子,并不能完整表现“零零后”一代,你如何看待这种观点?

张同道:我完全赞同这些观点,但我也不认为谁能拍出­一部反映整个“零零后”的片子,北上广、农村,甚至56个民族都覆盖,这太复杂了。我不是在做社会学调查,只是拍一部电影而已。

《综艺报》:拍摄过程中遇到了哪些­难点?

张同道:电影和电视叙事不同,需要在90分钟内呈现­一个完整故事,戏剧化程度要求更高,信息密度也更大。为了让《零零后》更电影化,我拿掉了旁白解说,但这加大了片子的叙事­难度。

纪录片不管拍得多细,始终有生活断点。摄制组不可能一年36­5天、一天24小时驻扎在别­人家里,以前通过解说能缝

合这些时间断点、故事断点,现在要完全依靠叙事,这对我们而言是一个严­峻考验。《综艺报》:你给这部片子打几分?

张同道:八十多分吧,还算满意,《但 零零后》也有很多遗憾。纪录片是有局限的,不可能完全按照导演的­设想拍摄,影片中的人物也不会重­演一遍,但这也正是纪录片的魅­力所在。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