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只老虎》:探寻荒诞喜剧的合情表­达

Media and Entertainment Industry Reporter - - FILM - 文/纪文彬

20

19年贺岁档如期开启,葛优带着喜剧电影《两只老虎》重回贺岁档,这一次他选择了与新人­导演李非合作。作为编剧,李非曾为王小帅写《闯入者》、为姜文打磨《邪不压正》。作为导演,他的导演处女作《命运速递》曾获FIRST青年电­影展四项提名,第二部作品《两只老虎》延续了《命运速递》荒诞幽默的风格,在讲述诙谐别样绑架案­的同时,探讨人性抉择和人物命­运的复杂性。“每个人骨子深处其实都­有两只虎,一只是乐观虎,一只是悲观虎。《两只老虎》就像生活,既有温暖快乐的一面,也有残酷流泪的一面。”李非如是说。

片名歌词两相合

《两只老虎》讲述了葛优饰演的人质­张成功和乔杉饰演的绑­匪余凯旋,因为一场荒诞的绑架案,从原本敌对的关系,逐渐惺惺相惜,走上互相救赎的旅程。这对“不高兴”“和 没头脑”的绑匪人质组合,通过四件事弥补自己年­轻时错过的人和事。李非介绍,片中讲述的绑架案是故­事的外壳,通过绑架关系背后的谁­绑架谁以及谁说了算的­命题,隐喻表达故事主题。余凯

旋和张成功是绑架与被­绑架的关系,也是彼此在低谷时能拉­对方一把的人。两人虽站在对立面,看似一山不容二虎,但又是二虎缺一不可。

《两只老虎》剧本原名为《撕票》,李非介绍,改片名源于故事最后一­个章节,乔杉帮葛优送信唱的那­首歌,他曾考虑唱《小燕子》,后来发现《两只老虎》更耳熟能详,而且“一只没有眼睛,一只没有尾巴”,还“跑得快”的歌词,《如 两只老虎》的监制、主演赵薇形容的, “生活中,别人看我们很奇怪,但我们还是会不管别人­的看法,奋勇向前奔跑。”

创作准则:幽默+温暖+酷

李非认为自己不管是写­剧本,还是拍电影,总有三样东西延续其中:一样是幽默,但不一定是喜剧,这与李非的生活态度有­关;另一样是温暖;还有一样是酷,不矫情,表达直接。“这三样东西会一直延续­下去,”李非表示,“即使是类型片,我也希望观众看完我的­作品后,不管是笑还是哭,都能感受到温暖,同时引发思考和共鸣。”

以这三点作为自己的创­作准则,李非认为自己在《两只老虎》中做到了。“虽然影片里面有幽默、有嬉笑怒骂,但它骨子里是一个非常­认真的故事,呈现一份非常真挚的情­感。”赵薇形容本片是一部“又幽默、又温暖、”又酷 的电影。

李非自评《两只老虎》相比自己过往作品“更成熟”,没有花哨的叙事方式,而是用相对朴素的语言­讲故事。“故事本身就挺荒诞,所以我想用常规手法去­表现它。”

荒诞故事的合情表达

“所谓荒诞,它是不合常理、没逻辑的。为了还原生活的荒诞性,首先要让观众相信这个­故事,这时我选择不合理事情­但合情的表达方式,让观众知道绑匪余凯旋­本质上并非坏人,因为缺钱导致恋情失败­的绑架理由在情感上说­得通。”本片中,李非通过放大荒诞感,引导观众进入看似不合­理的世界,感受人物的内心。

李非觉得,合情又合理的表达方式­会令故事稍显平庸,合理不合情的表达方式­会令观众感觉索然无味。因此,“让余凯旋和张成功的关­系不合理,但情感上通过一个看法、一首诗、一个人、一封信,让观众感动从而相信这­么‘’扯 的事情,这正是我想追求的作者­风格。”

为让故事情感合乎观众­认知,李非还将绑架地设置在­干涸的泳池,用庄子“相濡以沫”的典故影响观众。他解释道:“在庄子的描述中,水干了,两条鱼互相给对方吐唾­沫来维持生存,水来了,两条鱼各自游走,相忘于江湖。片中泳池干涸时,张成功和余凯旋聚在一­起,影片结尾雨水灌进泳池,隐喻两人最后告别:两人完成了关于爱情、成长、友情、亲情的四件事,对方的心灵得到救赎,也就各自离开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