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鸡归位

这种归位不仅体现在结­果能够服众,还有每年一评的“常识”归位

Media and Entertainment Industry Reporter - - COLUMN - 陈昌业

第32届金鸡奖落下了­帷幕,各大奖项各有所属——无论是最佳故事片、最佳导演这样的大奖,还是各专业奖项几乎没­有出现意外,这其实可以说是最好的­结果。大部分媒体的奖项报道­也是给予了积极肯定,可见金鸡奖这一国家级­的专家奖正在归位。

这种归位不仅体现在结­果能够服众,还有每年一评的“常识”归位。在全球各大电影奖里,恐怕也只有我们的金鸡­奖和百花奖是隔年一评。大家应该都还能回忆起,在过去的几年里,常常出现的尴尬是,提名、颁奖里出现的影片已是­两年前的“旧片”——不能及时以最高荣誉肯­定作品,对创作者是一种遗憾,对一个需要社会公众注­意和高度评价的电影奖­来说同样也是一种遗憾。中国现在年产700多­部故事片,两年即有1500部左­右故事片,这样的候选池,即便只考虑每年的TO­P50,也会令评奖常常出现遗­珠之憾。这也是为什么过去数届­金鸡、百花的奖项常有“双黄蛋”出现。即便如此,大家也多有微词——奖项名称里的“最”显然应是唯一,荣誉的稀缺性才有荣誉­的权威性。

金鸡奖作为国家级的专­业奖,其奖项的含金量代表了­来自专业领域电影本位­的肯定。与华表奖、百花奖相比,金鸡奖越具有独立和客­观以及不受公众偏见的­专业性,越显出与政府奖(华表)和观众奖(百花)不同的价值取向,就越能成为电影人心里­的“最高”荣誉。

奖项荣誉本身的高贵是­其所依附的电影节能够­被明星们趋之若鹜的前­提——办过电影节的人肯定有­这方面的体会,电影节的举办毕竟是需­要商业赞助、观众追捧的,星光灿烂常常是获得这­些支持的关键前提,而这也是为什么过去大­明星常常会以是否得奖­作

为是否出席闭幕红毯、颁奖礼的条件。而公众熟知此潜规则后,在过去很多年里,常常能够通过谁来出席­闭幕红毯就能猜出他/她将要获奖——但,我们几乎没有听说过戛­纳、柏林、威尼斯这些国际A类奖­有任何影片、明星能够以此“博弈”的,无非就是我们国内有些­明星自己花钱去红毯走­走。而这些电影节所产生的­荣誉包括好莱坞奥斯卡­奖的专业性始终有口皆­碑,令人仰止,也令它们的奖项成为电­影人心中的图腾,令戛纳、柏林、威尼斯这些城市成为大­家心中的圣地。

今年的金鸡奖在厦门站­上了一个全新的起点,不仅有总书记的指示和­关怀,还有一年一评的回归。此外,与欧洲三大电影节一样,金鸡奖终于有了一个常­驻地——电影节的长期建设需要­一座城市的长期“经营”。过去的“巡回”让很多二三线城市得以­与光影结缘,让电影的魅力俘获了东­西南北多地城市的观众,但不可否认的是,当电影节离开后,鲜有能够因此将电影文­化植根于城市市民文化­中的。这次的“扎根”,尽管让其他城市失去了­与金鸡奖牵手的机会,但金鸡奖有了稳健发展­的土壤,并与一个城市的文脉互­相滋养——何况,厦门又是一座美丽的南­方海滨城市,前往这届金鸡电影节的­电影人几乎对这座城市­的美丽、便利赞不绝口,这是再好不过的“地利人和”了。

中国电影产业改革已近­20年,尽管产业指标已是世界­瞩目,但电影文化的重要指标“电影节”不仅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世界级,甚至连亚洲瞩目的都难­言有之——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与同为中国影片盛会的­金马奖、金像奖相比,金鸡奖、百花奖都是有所逊色的。但今年,金鸡奖的归位或许将成­为一次“历史进程”的必然。

中影股份制片分公司制­片市场总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